白金会员

四海名家
积分:1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专业 环境优美 赶超静笃斋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4年
  • 展厅面积:
    200平米
  • 地  区:
    四川-成都-其他

分支机构

您所在的位置:四海名家>画廊动态>正文

我的收藏经历及收藏故事(连载三)

2019-12-04 16:54:59 来源: 四海画院     作者: 李任仕

收藏程丛林《静物》

    我虽然也算个书画艺术品的“收藏家”,但长时间里基本是收藏书法和国画,这主要是因为朋友群多在这两个领域。直到1990年代初,我有幸认识了一些中青年油画家朋友,比如现在已经很有名气了的北京油画家徐天离、何力怀、颛孙中华、周瑾、林茂、陶虹、刘明孝、王学亮,四川油画家张国平等,又通过他们认识了他们的几位老师辈,比如油画大家冯法祀、著名油画家施秉铭等,才开始涉足收藏油画艺术品,并在此过程中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他们中大部分以后都支持我办画院,成为四海画院的加盟艺术家。此后,我还曾邀请施秉铭夫妇、徐天离、何力怀、颛孙中华等来四川、成都采风、写生。

    在2006年创办四海画院前后,我认识的油画家朋友较多增加。在我当时的设计中,四海画院应是一个全方位、多画种、结缘四海书画艺术家的画院,在画种上,除了书法、国画外,必须有油画,还要有版画、水粉等。为此,我专门邀请了冯法祀、何多苓、程丛林、何哲生等著名油画家为画院的名誉院长、顾问和艺委会负责人。

    也就是在这一过程中,我除继续结交了李宗君、赵瀛州等北京的著名油画家外,还相继认识了一批川籍油画家,比如在海内外享有很高声誉、堪称大家的何多苓、程丛林、周春芽等,还有著名油画家何哲生、刘虹、蔡振辉、万启仁、王成云、肖涛生、杨寒梅、林跃、邱光平、郭燕、廉学洺、陈林、杨受安、肖继东、钟刚、熊志鸿,张中亮,著名版画家阿鸽、董小庄、武海澄,著名水粉画家殷茀康等。他们中的一些人,还积极参加了四川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后我组织的“爱心捐赠竞价认购”活动,涌跃捐画救灾赈灾。其中同我颇有缘份的一个群体,就是程丛林、杨寒梅教授,从及他们所带的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第一届油画研究生,包括邱光平、贺阳、郑越、张金弦、徐燕、唐琳等一批小朋友。这批研究生中的好些人,现在也已经成为中国油画界的后起之秀。

    记得大约是2006年中,程丛林、杨寒梅老师所带的这一届研究生毕业,拟举办一个“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春沙油画展”,邱光平参与画展的筹备工作。其间光平打电话给我,说他们为此拟编印一本油画集,他四处联系所需款项,但均告无着,询问我能否提供帮助?程丛林何许人也?著名旅德油画家,曾名躁一时的“伤痕美术”代表人物之一,其成名作之一的《1968年×月×日雪》,早就饮誉海内外;他的这一届学生即如邱光平等,也是具有一定功力和水平的潜力派画家,何会连出一本画册也如此艰难呢?我当即联系四川聚力建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赵彬,详细介绍了程丛林其人及他的研究生,请他给予支持。我的这位企业家好友,是一位从铁路部门机关处长位置上下海从商的实业家,有很高的文化素养,也热心随缘收藏,特别是人品极好,乐于助人。他当即答应提供资助。我回告光平,也希望他的同学能给赵总几幅小画作为回报。此事就这样一锤定音,光平亦觉得非常高兴。要知道,他们当时还并未成名,是多么希望得到社会关注和支持啊!

    也许是光平当时将此事告诉了丛林教授,不多久,光平电话告诉我,丛林教授拟约一见。又过了不几天,我同丛林就在川大对面一间咖啡店见面,作了第一场愉快的交谈。其后,我们又有过多次交往。我还应邀去川大艺术学院,听他给研究生们讲课;我也因寻求他对画院的支持,以及购藏他的作品,多次邀其见面,他也都拨冗给予了支持。

    其实在此之前,我对蜚声油画界的程教授已有一些了解。他是成都本土人,1970年代在成都市五七艺校学习美术,师从著名画家万启仁,毕业后被分配到成都市美术社工作;以后又考上四川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毕业后曾任教于四川美院和中央美院;1980年代后期移居德国,成为自由艺术家。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时的同学好友、1980年代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学生部部长、公共课系主任的孙浩良告诉我,当年程丛林赴德前到北京,就住在他的办公室。以后我还曾在一本美术刊物上,看到时任中央美院院长靳尚宜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一段谈话,大意是说当时中国油画总体上处于一种衰落,但是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程丛林。其中特别谈到程丛林在德国画的高2米、长62米的油画《送葬和迎亲的人们》,对其评价甚高(因时隔久远,现在记得可能不甚准确了),足见其水平之高,影响之大。

    同程教授接触多了,对其为艺、为人、为师也就有了更多的了解。比较强烈的印象,首先是他为人随和、大气、讲义气,没有某些著名画家那种派头、矜持乃至傲气。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一身便装,一副眼镜,一顶棒球帽罩住额头,从骨子里透出和气、真诚和友善。听他谈活,绝对真诚,实话实说,没有一点娇柔造作,让人觉得有“相逢便金石”之感。

    特别让我钦佩的,是在市场大潮下书画市场炒作成风的环境中,程教授不事炒作、潜心钻研艺术、凭艺术稳定开拓市场的精神和定力。

    同好些当代大家一样,程教授的作品也有天价的价位,他的代表作《华工船》,就曾在北京嘉德2007年秋拍中,拍出2296万元的高价;在北京保利今年的春拍会上,他的《码头的台阶》又以2875万元成交;他自已也从来不讳言卖画和市场,希望国内有更多的人看到他的作品,收藏他的艺术品;但我们却很难听到他大事炒作的议论。我就曾经听说,一家成功运作过国内好些当代艺术家的艺术机构,当初也曾大量收购他的作品,连草稿都收,但几年过去,国内展览中却看不到他的作品,他于是不再卖画给这家机构,而着力于在民间扎扎实实培养自已的收藏群。实践证明他独具慧眼,也是十分成功的。

    当然,程丛林的成功,最根本的还在于他的艺术的品质和品位。程丛林的油画艺术倾向严肃、庄重、崇高,着意追求深厚的内涵和艺术感染力,画风以朴实无华的写实主义艺术手法见长。业界普遍认为,“他关注极其普通、极其平凡的人们的生存状态,如实描绘他们的悲欢离合,不作夸张,不加美化,……赋予他们人性的关怀,表现出人物内心的精神力量”。他“用色凝重、单纯、强调画面深沉的色调感,使得人物形象的心理层面和视觉的效果强烈”。我以为,正是这种严肃、庄重和崇高的艺术态度,奠定了他的油画艺术的独特魅力,使其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前两年,我一个收藏家朋友告诉我,北京一家著名的拍卖公司,因市场因素取消了上拍某大腕的作品,却独青睐程丛林的作品,这当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据我所知,程丛林十分支持成都一些年轻的书画经纪人及他们开办的画廊。现在已有一定名气的了了阁,当年就是程老师一力扶持起来的。程丛林对自己的研究生们,更是关心有加,扶持到位,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和心血。他对学生们举办一个规模不大的画展,都亲历亲为,亲自指点和帮助。2006年那场毕业生春沙展,就在他精心组织指导下,在四川大学美术馆如期举行。我应邀出席了那场展览,丛林亲自陪同我参观并作解说。在我记忆中,似乎他还拿出了几件小品参加展览,而且购藏过其学生的小画以示支持

    让我感动的是,展览结束后,丛林专门组织其这届学生们,开了一个隆重的答谢会,把我和赵彬请过去,将这届毕业生的一批油画郑重地赠送给赵总, 并将他和杨寒梅教授的各一幅静物作品送给我。丛林告诉我,这是他从其一批静物作品中精心挑选出来,并亲自选材装框的。赵彬以后告诉我,有感于同教授和其学生们投缘,他以后又曾两次资助了他们的这种展事活动。

    这以后,大概是2008年左右,丛林在一次同我见面时告诉我,他准备再画一批静物后, 以后就不再画这样的作品了。在他的指点、帮助下,我又及时收藏了他的两幅静物。现在他的这种小画,市场价也已经稳定在一幅20万元左右。

    多年过去了,我一位收藏家朋友在我珍藏的这3幅作品中左比右较,执意要购藏当年程老师送我的那一幅,反复扭着我“割爱”。我当然还是微笑着一再婉拒了,原因仍然是,这代表着我与丛林这位油画大家的一段友谊。

    遗憾的是,因为经济的原因,当初我未能收藏一幅他较大尺幅的作品。有一次在他支持的一家画廊看见他两幅画,价格当然远比现在低,心动了几次,但最终还是因为囊中羞涩未敢买。这个遗憾今生可能是不可弥补了。但尽管如比,连这样的遗憾也是一个美好的回忆,足矣。

                                               2014年6月21日赶成于锦官城聚园淡泊斋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