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迪迪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7年
  • 展厅面积:
    100平米
  • 地  区:
    上海-徐汇-其他
您所在的位置:迪迪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雅昌专访】姜德溥:画在似与不似之间

2016-10-04 12:35:04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 潇然

【专访】姜德溥:画在似与不似之间

2014-11-30 23:18:37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潇然

摘要: 姜德溥的画里,有一种穿越岁月的沉静,透彻明亮的用色,似又饱含着某种冲动和激情。老先生今年八十岁,一生奔波,可始终坚持走在绘画的道路上,万般歧路终归于一。老先生如今定居家乡上海,如果不是他娓娓道来,那些精彩的故事恐怕将埋没在历史的烟尘里。他是五十年代中国美院的毕业生,受林风眠诸师之教,兼学中西绘…

姜德溥的画里,有一种穿越岁月的沉静,透彻明亮的用色,似又饱含着某种冲动和激情。老先生今年八十岁,一生奔波,可始终坚持走在绘画的道路上,万般歧路终归于一。

老先生如今定居家乡上海,如果不是他娓娓道来,那些精彩的故事恐怕将埋没在历史的烟尘里。他是五十年代中国美院的毕业生,受林风眠诸师之教,兼学中西绘画。此后,成为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批“职业画家”。动荡年代,辗转东北、武汉、上海等地,唯一没有放下的,是绘画。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和一帮热爱绘画的朋友们创办了“草草社”,做做画展,搞搞活动,自己则教书、创作,颇得其乐。

终其一生,姜德溥都在形象与抽象,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张力中,探索绘画的本质。

 

雅昌艺术网:五十年代的中国美院,有很多非常著名的老师,比如说林风眠、关良等等,当时课堂的场景是什么样的?都教些什么样的内容?

姜德溥:那时候可真是黄金时代。老一辈的大师都在,比如说国画系的黄宾虹老师、潘天寿老师。虽然他们那个时候已经高龄了,很少去具体上课,但是可以拜访,可以听听他们对艺术方面的见解,甚至有的时候可以看到他们的挥毫,这是非常难得的机遇。

解放初大家生活很朴素,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比较好,没有什么距离,老师之间也是。他们住在一栋小楼里边,晚上经常互相串串门,同学们也能够经常去拜访老师。

雅昌艺术网:现在回忆当时在杭州的学习,给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姜德溥:学校对我一生都有重要的影响。我记得刚刚到学校的时候,在学校的陈列馆门口,倪贻德老师在画画,他是我们学院的副院长,他在画一个很大的油画《和平签名》,让我们亲自去看真切了,而不是在工作室里独自画画。

那时候,我们基础练习抓得比较紧,由最好的老师担任第一线的课程,所以当时毕业的同学画素描、写生一般来说都相当有水平,这也给我自己的绘画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雅昌艺术网:五十年代您成为新中国第一批职业画家,历史背景是什么?

姜德溥:1956年所谓“双百”时期,美术界掀起了职业化的运动。为什么要搞职业化,因为如果单位里行政事务比较多,画家就不可能有主动的创作计划,所以当时兴起了搞职业化的运动,从北京到地方上都很热烈。当时我很年轻,二十几岁,没有家庭,胆子也比较大,不大容忍时间被浪费,心里比较急躁,所以申请了职业化。

   

雅昌艺术网:那个时候职业画家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姜德溥:当时职业化主要学习的对象是苏联模式,画家不管别的事就是搞创作,你的基础生活,国家有一定的津贴,给你必要的创作条件,比如工作室等等。当时体验生活要到农村、工厂去,出差旅费国家给你报销。不过,当时有一种误解,认为职业画家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不像现在职业画家很多,很风光的,那个时候社会上还没有太多人理解。

雅昌艺术网:后来六七十年代文革了,您在工厂里工作,怎么坚持画画?

姜德溥:那个时候劳动三班制,自己抽一点时间还是可以画画的,早中晚会抽一点时间。我工作不是很稳定,走的地方比较多,可以有机会寻师访友,比如刘海粟老师、关良老师、林风眠老师等等。拜访刘海粟老师的时间还算比较长。

 

雅昌艺术网:您和刘海粟老师的交往持续了多久?

姜德溥:大概是1962年,很偶然的,有一个老先生偶谈起他是留学日本的,刘先生在日本开画展的时候做过翻译,我就问他刘先生住在哪里,年轻好闯,他也没有讲什么路,大概讲一下方位,第二天去看,大概对了,因为窗口看了几张油画布放在那里,就很对了。

后来,我根据门牌号码写信给刘先生,然后就去见他了。他看到我在哈尔滨画的画,说很好,基础都有了,但是后面还有一句“独缺东风”,艺术性不够,我们的交往就这样开始了。

有一次我到朱家角去写生后回来看刘先生,把画放在墙角边上,他出来的时候看到说,这是谁画的,我说我画的,他说好,成就了,老先生声音很洪亮,觉得我的画有进步了。

文革的时候,画油画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不可能背着画箱到外面去写生,只能自己躲在家里临摹一些古画,或者根据过去写生稿画一些画。那个时候应该说自己还是抓紧了一点时间,没有完全浪费,尽量沉下来做一些艺术方面的工作。

 

雅昌艺术网:当时从油画转到中国画都临摹了哪些古画?

姜德溥:石涛、王蒙、黄公望的画都临摹过,不过,那时候临摹也是根据印刷品临的。

 

雅昌艺术网:文革之后您和一批年轻人发起成立了“草草社”,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社团的情况吗?

姜德溥:草草社是79年、80年左右,当时社会上很多搞美术的青年,学习绘画的条件很苦,出版物也没有,更不要说看原作了。印刷品都是很旧很旧的,民国时代发黄的印刷品,围在一起看很过瘾。那些年轻人对艺术的本能愿望,就是能够一起多多交流,所以我们自己搞起来“草草社”,大家一起经常谈谈画什么的。

 

雅昌艺术网:您的画里有一种音乐的韵律感,您是不是经常听音乐?

姜德溥:是这样的,欧洲的大画家,比如马蒂斯,常常觉得绘画里边文学过多是不好的,这个和中国的传统有点儿像,中国文人画画好了以后要题点儿诗、词什么的,外国现代画派觉得绘画里边文学不要太多,西洋画块面色彩的变化好像音乐一样,绘画应该倾向于音乐性,节奏性。文学性有故事,有具体的东西,一般现代绘画不太强调。他这个说法相对有道理,绘画上面写很多故事,这不是绘画最本质的东西。

除了古典绘画,现代绘画没有什么故事,绘画手段就是色彩、素描、块面,绘画手段形成一种节奏,这个节奏怎么去体会是你的事情,你也可以体会出有故事,但是绘画不太靠近文学,应该是这样的,这是欧洲现代绘画普遍的观念。

 

雅昌艺术网:再来说说色彩,您画面的色彩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民国时候有一位老先生叫颜文樑,他写过一本书叫《色彩琐谈》,用科学的态度来研究色彩。您是怎么研究和处理色彩的呢?

姜德溥:颜先生是我的老师,他原来是苏州美专校长,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调整的时候来我们这里做副院长,给我们上了好多次课。他的画基本上是以写实为主的,色彩通俗地讲是杂色,杂七杂八,非常丰富。这是印象主义延伸下来的,过去有固有色,红的就是红的,黄的就是红的,印象主义的观念下,红的在一定的光线下面有什么颜色,不离开具体对象,但是不是概念当中的颜色。

他说画一个猪也可以用红颜色,画一个美人也可以用黑颜色,色彩是靠色彩本身的调和在一定的环境形成的,不是说一个小姑娘皮肤一定是黄颜色,不一定用黄颜色,现在我看你就是有一些冷颜色、绿颜色、蓝颜色系统的,这样色彩就丰富了。

 

雅昌艺术网: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绘画中主要使用的技法吗?

姜德溥:从绘画来讲,总是有延续性,文革的时候画一些传统国画,国画水墨是最基本的东西,加一点颜色,水墨是最本质的东西,开放以后外面信息更多了,看到的东西更多了,感觉到从传统的东西里面应该再进一步搞一些现代的东西,实际上也是朦朦胧胧从这样感觉出发,应该从传统里边加一点现代的因素,从这样的关系一步步走出来的,开始搞一些比较现代的水墨,当时草草社展览也基本上是这些东西。

 

雅昌艺术网:画里边的现代元素到底是什么呢?

姜德溥:现代元素是传统的,但又不完全传统,带一些抽象味道,带一些水墨处理上的特殊技法。宣纸上的水墨,有很多的可能性。大家都知道张大千的泼彩,过去没有,历史上也没有,他利用泼彩做一些宣纸上的东西,外国人都看不懂,好像很新奇,绘画感觉很新鲜。因为中国宣纸特点所能表现的,油画布不能呈现出来,这些东西能够带动一些带现代感觉的东西。

我想固守传统是一方面,也要探索世界性的语言,所以逐渐从传统水墨走到重彩。这个重彩也比较抽象,不过不是外国人的抽象,而是带一点中国山水的皴法,用笔的笔法。中国元素对一个画家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没有中国元素我觉得不可能成功。

改革开放初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学院的副院长,从欧洲回来给我们同学讲欧洲和国外的情况,说离开巴黎的时候,像赵无极这样的老校友说,回去一定要告诉我们国内的同行,我们在巴黎能够站得住,能够有一席之地,主要依靠的是中国文化的元素,这一点最重要,如果没有这个东西根本没有办法立住。

 

雅昌艺术网:您画里的抽象风格怎么和中国传统结合在一起的?

姜德溥:中国绘画里,本身有很多抽象,一座山、一棵树,中国人都说是山水,甚至不懂画的一般中国普通老百姓都知道这是山,这是水,不过,这个山水和真实的山水距离不晓得多大,差得太远了,也可以说根本不像这个山,是一点像,外国人来看很难认出来。

中国绘画从来也不是斤斤计较于外形的,中国绘画传统是这样的,外国绘画有历史上比较接近于自然,甚至有一段照相现实主义,超级写实,画的比照片还像,里面一根根头发牙齿、胡须都给你画出来,国外有过这一段,美术史上也成立,这一段很迅速地就过去了,因为究竟不是绘画太主流的东西。为什么会产生这个呢?这是对抽象派的反动,抽象派一点形象没有。中国的传统,是齐白石老人说的似与不似之间,若即若离,这个很好。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