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迪迪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7年
  • 展厅面积:
    100平米
  • 地  区:
    上海-徐汇-其他
您所在的位置:迪迪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姜德溥的绘画艺术——山水印象 笔墨光华

2016-10-04 12:33:28 来源: 作者     作者: 著名画家艺术评奚耀艺

山水印象 笔墨光华

——姜德溥的绘画艺术

   作者:奚耀艺

    印象派绘画诞生于19世纪中期的欧洲,她拉开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运动的序幕。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许多从欧洲或日本学成归来的画家,带回来最多的绘画技术,就是印象派的画面表现。如林风眠、吴大羽、颜文樑、刘海粟、关良、陈抱一等,比他们更早的还有李叔同。

    印象派不仅教化了当时的留洋画家,对本土传统型的中国画家也产生了影响。由于当时的国内画家看不到印象派的原作,又因照相印刷技术所限,人们能看到的只是些黑白或颜色并不准的图片。然而,图片中印象派作品灵动顿挫的笔触或混沌朦胧的色调,在他们看来似乎达到了宣纸水墨画气韵生动的画面效果,与中国文人画笔墨简约、率意天真等某些方面有了相通之处,很快就得到了一些中国画家的理解和认同。

    被誉为近世最具传统学养的中国画家黄宾虹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就对印象派绘画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在1934年发表的《论中国艺术之将来》一文中说道:“泰西绘事,亦由印象而谈抽象;因积点而事线条。艺力既臻,渐与东方契合”。他把印象派的出现视之为与东方艺术契合的艺术进步。他认为印象派绘画和中国画的原理极其相通,印象派的笔触和中国画的笔法也存在一定的联系,“笔法西人言积点成线,即古书法中秘传之屋漏痕”。他认为中西艺术“所不同者面貌,而于精神,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无一不合”,又说“中国之画,其与西方相同之处甚多,所不同者工具物质而已”。所以说黄宾虹的晚年变法,深受印象派的启发,亦皴亦点的短笔触层层积墨,繁重而不乱,又将或朱砂,或石青,或石绿厚厚地点染到黑密的水墨之中,“丹青隐墨,墨隐丹青”,这与印象派绘画中光色笔触直接造型有异曲同工之妙。

    黄宾虹言:“画无中西之分,有笔有墨,纯任自然,由形似进于神似,即西法之印象抽象,近言野兽派,……野兽派思改变,向中国古画线条着力”。印象派除了对中国水墨画家的影响,海归画家们如刘海粟等更是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重要推介者。吴冠中也曾感慨地说:“学过西方绘画的,不管你是直接或是间接,专业或业余,教授或学生……都吃过印象主义的奶”。

    姜德溥,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进入国立杭州艺专学习,数年后毕业于该校,其时学校已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院)。在学校,他受到了黄宾虹、潘天寿等中国传统水墨大家的教育培养,离校后,他曾二上东北,从事美术创作和教学,六十年代返沪后,又得到了刘海粟的悉心指导。他的老校友吴冠中曾把油画和水墨创作比作是陆路和水路,在这些前辈大师的艺术滋养下,姜德溥同样也成为了一位水陆兼程、中西学养兼修的画家。

    如果说黄宾虹的山水呈现了“黑墨团中天地宽”的水墨境界,那么姜德溥的油画风景就犹如“缤纷印象山水间”的彩色浪漫。黄氏山水中亦皴亦点的笔触灵动自如,画面中墨色深浅、墨点大小、墨线长短、笔势顿挫、色墨晕染如浑然天成。而姜德溥的风景油画也已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风景画,他已经把中国山水画创作的精神融汇在了油画布上,笔触纵横交错、油彩恣肆交织,冷暖色调变化丰富,把黄宾虹的水墨天地扩展到了更大的光色表现空间。

    在西方的传统绘画中,包括印象派似乎更注重外在真实的自然。其实印象派绘画也就是在外光下对景物或对人物进行写生,画家把对自然光和色的直接感受放到了首位,感受沐浴在阳光下的自然景色,把随光变色的效果记录在画布上。而中国山水画创作“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体现的是中国哲学思想,创作意图乃寄情山水,又超然物外。所以,在表现手法上,如果说西方传统绘画是“再现自然”,那么中国绘画就是“再造自然”,追求更高层面的意象境界。

    姜德溥的油画风景,也是油画山水,他通过斑斓的油画色彩在画布上再造了一个山水光色境界,他把印象派的绘画技术与山水画创作相融合,是写生也非写生,是自然的模拟也非模拟,如同中国古典山水精神,已超然于画外,寻求精神的超越和情感的升华。如油画《黄山天海》、《桃花溪》、《雪山飞瀑》、《黄山人字瀑》等,这些作品与其说是对自然风景的描绘,还不如说是营构了山水光色的意象空间,写意而抒情,有明确的主观表现倾向,在艺术气质上或更与后期印象主义靠拢。

    黄宾虹曾说,“欧风东渐,心理契合,不出二十年,画当无中西之分,其精神同也”。从他说这句话到其弟子姜德溥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投入水墨、彩墨画创作,二十年早过去了。今天,再回看姜德溥数十年来的水墨、彩墨画创作历程,我们可以发现他的绘画已经和西方的现代表现主义风格有了某种默契,似乎他一直在印证和实践着宾虹先生对中国画未来的预测。

    在水墨画创作方面,姜德溥把水与墨在宣纸上交融的渗透性和积渍性发挥到了极致,让人们欣赏到了宣纸极具表现力的水墨晕染效果,同时,也凸显了姜德溥对中国画材料游刃有余的驾驭才能;在笔墨技术上,水与墨碰撞产生的抽象意趣,黑墨、留白、灰氲层次分明,有着如黑白摄影般的光感,再局部勾勒、皴点山、石、树木、房屋等景致,在具有现代表现的水墨张力中显现了古典文人画的诗意境界。

    深厚的中、西艺术学养和敏锐的色彩感觉,使得姜德溥的彩墨创作更倾向于现代表现主义的风格,画面上流淌的色彩,或透明,或不透明,相互呼应而色韵斑斓;层层渍墨又层层泼彩,色不掩墨,墨不盖色,相互渗透而形成元气淋漓的墨彩光华。“泼、破、擦、拓”等各种绘画表现手段运用自如,使画面彩墨肌理丰富多姿,似抽象也非抽象,已通达到了一种墨、色交融的自由境界。如《梦中江南》、《红云》、《远村在望》、《山眠》、《瀑声山更幽》、《荷花》等作品,气势整体与细微局部呼应关照、和谐统一。绚丽的彩云、绵延的山峦、深邃的峡谷、茂密的森林或朴实的农舍,随着墨彩的浓淡、深浅变化而自由营构,满纸氤氲散发出气韵生动的笔墨情趣,隐约的自然神韵和抽象意念在笔墨虚实之间交相辉映而生机盎然。

    姜德溥1982年在其《塔希主义与中国当代水墨画家》一文中写道:“以塔希主义为原理,抽象表现派为风格的新的造型法则,使画面的表现力达到更加猛烈、有动感、以及富于变幻的偶发性效果,而其更深一层的本质,则是发展了画面内在的构成和节奏感”。可见,姜德溥的绘画实践和其艺术理论是统一和一贯的。人们评价他的作品“非常中国的,同时又非常现代的”,大概就是赞美姜德溥的艺术在中国传统美学中散发出现代人文精神的光芒吧!

 2014-4-18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