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迪迪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7年
  • 展厅面积:
    100平米
  • 地  区:
    上海-徐汇-其他
您所在的位置:迪迪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我写:姜德溥先生的绘画”综合系”

2016-10-04 11:56:47 来源: 作者     作者: 姚朋伟

写:姜德溥先生的绘画”综合系”

姜德溥的油画:

50年代的(杭州国立艺专)今中国美术学院把国画和油画二系合并为“综合系”。但实际上乃是以有油画、素描为主,国画的课程较少,皆以“写实”为原则,不允许搞现代派。对基础练习要求较高,学生程度似胜于往昔。但油画的课程相对较少,只学一些基础的方法。

参加工作以后为人民大会堂湖北厅(三人合作)画过大型油画“长江大桥”作品,也为综合性展览画过壁画。但在当时特殊环境下大部分时间只从事年画、连环画、宣传画之类普及工作。

    61年从哈尔滨艺术学院回沪有机会看到了刘海粟大师大作后投书求见,他看到我在北方写生作品说:基础很好,只是“独缺东风”意艺术性不够高,还未进艺术之门。我百思之 ,並努力实践以求突破,但有时反而不及从前,这样进进退退,偶然有一次去有友人家朱家角写生,觉得特别舒畅,立在“放生桥”巅,风吹乱发,挥笔豪放......自觉很过瘾,回沪后去”存天阁”,怯生生把画放在墙根,待海老下楼,注视一番问“啥人画的呀?”知道是我习作,他竟大声说:“成就了,成就了......”。这使我信心倍增。有一次,我在复兴公园写生,画几颗大的梧桐树,正调朱弄墨,动情专注,听到边人说:“还嫩……”一看竟是刘老师,他随手拿起画笔,随意涂了几下,即感动生动起来。回想那张“周庄”的画他曾夸奖天空几笔画得好,目觉那几笔很泼辣有动,而和真实乃是有距离的,画学三味,应予深叁!

待我重挥油色,已是退休以后

“油画中国风”即是中国风,又离不开“世界风”“现代风”学术是教流的,即日“风”那是年时还在流动的,互动的吧!

 

姜德溥的国画:

学国画一定要有“传统”要强调“正宗”。依历史大源流而下。

“笔墨”即是现代说的“绘画性”这当是画色的本质。而它是有中国特色的绘画性—即与书法之道相辅相成,而没有了这点,传统画学就被淘空了。深一步说,绘画性的归宿必是“造型”,中国的说法即“章法”章法即是造型节奏。这就是“绘画”—无论中西。

在学校时黄宾虹、潘天寿大师还在,有机会聆其教並亲见挥豪,是天大的幸运。甚至看到黄老创做的环境和气氛。他习惯把一些成品或半成品挂着,时有体负,时即加点染,层层迭造,黑里透光,中国说法应是“园日涉以成趣”外国说法“绘画有自己的生命,我试图让这生命出现”书画即笔墨关系与关系之相互发生,自然水到渠成,而产生艺术的生命力。

 

姜德溥的宣纸重彩:

改革开放以来,新潮迭起,枯木逢春。

有一次我院王德成副院长出国考察归来,在自然博物馆给我们做报告,放幻灯片,最后他说归国前很多旅法画家来相送,语重心长地说:请你们回去后务必转告国内的同行,我们能在这艺术之都巴黎能够立足,主要靠的是我们中国文化……。我记得朱德群先生也说过“你们(指国外画家)有的我亦有,我们有的你们没有”.这是多么大的强势呀!

要创新才能立足世界,要有中国的文化跟才能够立足世界!这也是创新的灵魂。

在89年第一期“美术”杂志上发表我的“塔希主义和当代中国水墨画家”开卷引用一段波洛克的话。大意是“当我进入画面之初不知在干什么,—我不怕涂改,破画面—绘画有自己的生命,我试图让绘画的生命自己出现”。称为行动派。我还结合中国画家张大千、傅抱石、陆俨少等创作方法来论述这种新的绘画观点和方法。同时以自己的工作来实验这种新的绘画理念。在手法上亦必须有新的发现:泼色、滴色、水拓、指画……等。一旦探索打开思路好天马行空,但这内含中国绘画之道,书法关系之道,乃隐约活跃在其中。

从号为“正宗”的中国画学,到笔与非笔的重彩画之开创,是矛盾统一的。而画学也就是在这阴阳相否中前进。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