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您所在的位置:画家董牧溪之牧溪草堂>作品>作品详细
《舟行入剡二》画家董牧溪唐诗之路山水画系列

《舟行入剡二》画家董牧溪唐诗之路山水画系列

  • 编  号:784937
  • 作  者:董牧溪 查看拍卖记录
  • 销售状态:待售(不可在线交易)  
  • 库  存: 1
  • 售  价:¥12000
买家服务热线:
《舟行入剡二》画家董牧溪唐诗之路山水画系列
画家董牧溪之牧溪草堂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年
  • 展厅面积:
    20平米
  • 地  区:
    浙江-绍兴
作品信息 作者信息 交易评论 本画廊其他作品
尺寸 180x69(cm) 创作年代 2018年
作品分类 国画 形制 镜心 技法 设色
材质 纸本 题材 山水
作品标签
适用空间

作品介绍

铃印:山阴逸民、真率、少勇印信;少勇;竹溪,董

尺寸:69*180

 

董牧溪

董牧溪

出生年份: 1964
籍  贯:

作者介绍

牧溪草堂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金沙洲恒大御景半岛4栋1702(浙东唐诗之路山水画工作室)

联系电话:13711470677

董牧溪山水画

董君,名少勇,号牧溪,越人,斋名牧溪草堂。 

  幼时出身书香,父(董庆云)与黄宾虹、郑午昌先生旧交,平时也喜舞文弄墨,因此家里也有不少他们的画作。儿时只认为邓白之画好看,就常拿来玩看当儿时玩具。

2005年一2007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贾又福山水画工作室研修,问学于卓鹤君先生至今。力求将传统技法与现代表现、个人情感与观者审美等的探索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 不断地寻求最佳方案,以期进一步丰富、深刻自己的灵魂生活,并通过最为怡当的表达形式得以承载传达。

  其父辈就学于南京中央大学,任职于杭州国立艺专,与黄宾虹、郑午昌、诸乐山先生交谊甚深。

  牧溪幼承庭训,家学渊远;少时问道于诸涵教授;及长则负笈美院,师从谷文达等名家;出道后复游学于北京贾又福门下。一时间,转益多师,兼收并蓄。 上世纪末,牧溪毅然辞去学院教职。从此心无旁骛,专事绘画艺术。数十年荷笔如锄,数十年耕耘山水,数十年乐此不疲。终于水到渠成:竖抹成峰,横扫成岭,寥寥数笔即成意像。 牧溪以楮素放飞情怀,用笔墨寄寓自然。   

  牧溪在驾轻就熟中驰骋画意,在灵动洒脱中抒展胸臆。 他耐得住寂寞,常常在沉默中独尝着苦心孤诣;他醉心于创作,每每在泼墨挥毫时陶然于纵情山水的酣畅淋漓。而在掷笔之后,则在一杯龙井的清香袅袅,或一炷线香的飘飘渺渺云山雾罩中,得以片刻小憩,并在小憩中享受着作品完成所带来的成就与满足。         

  他的笔下,或寸缣尺素,或径丈巨幅,无不山奔峦走,林木滃然。时有湖畔溪流,亦一片葳蕤。他笔下的山水,可卧可游可居,可赏可赞。       

  牧溪,俨然具足了大家风范。       

  牧溪有名门光环,有名师加持,尽可以在黄宾虹的浓密黑重里立足,在陆俨少的勾云划水里徜徉,当然还有谷文达、贾又福、卓鹤君的标高可以观照。但是牧溪在凝视大师背影的同时,最终体认的还是自我。一切的营养,可以发达根系,果实的最终类型则来至于基因的确定。自己的基因,就是对故乡刻骨铭心的记忆,那里是赋予自己生命的地方。穿买来的鞋,走自己的路。      

  自己的路,当在故乡的山重水复中曲折延伸,当在故乡的柳暗花明中豁然一亮。     

  创作的冲动与激情,突然与故乡的情愫发生了共振。       

  所谓外师造化,故乡的山水就是鬼斧神工的杰作;说到中得心源,就是要以自己所理解的笔墨语言将故乡山水个性化地呈现出来。 

  故乡是会稽天姥山。  

  天姥山因唐代诗人李白的一首《梦游天姥吟留别》而让人神往。“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故乡是会稽剡溪。         

  剡溪由南来的澄潭江和西来的长乐江汇流而成。南面,浑浊而浪涌;北面,清亮而波 平。一江两流,中嵌银带,直到极远处才融成一片,堪称奇观。明朝王思任曾经舟游剡溪,他说剡溪一带:江色狎人,渔火村灯,与白月相上下。沙明山静,犬吠声若豹,恍然身在仙境。        

  《世说新语》记述:画家顾恺之从会稽还,人问山川之美?顾云: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         

  故乡是会稽沃洲。            

  白居易在《沃洲山禅院记》中说得更加清晰: “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        

  牧溪的故乡,一个令他梦萦魂绕的地方。         

  生于斯,长于斯。艺术上的寻寻觅觅。蓦然回首,恍然大悟:故乡如梦如幻如此仙美,得天独厚,夫复何求!      

  生我养我的那方故土,蕴含着艺术创作的无限生机。        

  至此,牧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山水基调。他迅速调整方向,将笔墨的根须扎进故乡的厚土,在故乡的厚土里深深地吮吸。这里是自己生命的源头,也是自己艺术的缘起。       

  会稽山、古鉴湖、剡溪、沃洲、天姥。无不了然于胸。故乡的一沟、一壑、一草、一木,无不可以入画。        

  将生命的源头作为艺术的支点,将故乡的山水作为绘画的母本。 这是一个艺术家得天独厚的拥有。        

  牧溪身在南国。日思夜想的地方,是故乡的山水;笔墨体认的取向,是故乡的山水;谋篇布局的意像,是故乡的山水。  

  稽山鉴水,在牧溪的笔下,神思畅游,缓缓展开;剡溪、沃洲、天姥山的大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牧溪博採约收,一一从容撷取到自己的笔下。     

  如果说,五代荆浩笔下危峰重叠、气势雄伟,开创了北派山水。如果说,五代董源笔下疏林远树、平阔幽深,开创了南派山水。那么牧溪在两座大山之间徘徊,仰望弥高,心生敬意。遂在师法荆关、董巨的同时,参以现代意识与个性审美,尤其关注渗透在故乡山水中的文化意趣和人文审美。   

  牧溪的山水画清奇多变,古道、药径、幽谭、瀑布、溪水、竹篱茅舍、炊烟人家随他的笔墨缓缓呈现,意境幽静而恬淡。画里时常出现的渔翁、牧童、樵夫、野鸭等又让画面变得鲜活生动而充满趣味。让人感受牧歌声声,于峡江清流里载酒放舟,涧谷平川里稻作桑麻。   

  牧溪的笔墨能厚重也能清逸,厚重也兼空灵,墨色有层次感和透明感。浓淡干湿富有节奏和统一性。画林木烟岚墨气厚重,画院落房屋笔意幽淡。两方面形成对比,又和谐统一。   

  牧溪从顾恺之当年的赞叹里,找到了故乡山水的清音与历史的厚重。我们也从牧溪的厚积薄发里看到了那一方山水对他的恩养,我们还从牧溪的笔墨呈现中看到了他对故乡山水的一份赤子之心与回报之情。 

  天姥是会稽古嵊州的父亲山。人们说:一座天姥山,半部全唐诗。   

  剡溪是会稽古嵊州的母亲河。李白说: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沃州是会稽古嵊州生生不息的一方福地。闲云野鹤一般的支遁,在这里诠释了逍遥的含义。   

  画家牧溪,正是根植在故乡的深厚里,以自己个性浓郁的笔墨色彩,向世人呈现出天姥的雄耸、剡溪的风雅、沃洲的悠闲。  

  真山实水,常常会有令笔墨意想不到的奇妙。而笔墨的精彩,也常常会让真山实水格外地灵动。  

  故乡山水的大美之境与牧溪笔下董家山水的生发,当会有助于浙东唐诗之路当年的盛况,再一次悄悄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来。 

  这或许是牧溪不懈的追求,这也是笔者真诚的期待。

交易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