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锦圆文化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
  • 印象:
    名家真迹 有诚信 有实力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22年
  • 展厅面积:
    3000平米
  • 地  区:
    甘肃-白银
您所在的位置:锦圆文化>画廊动态>正文

艺术家与画廊的“五年之痒”

2015-11-22 12:14:38 来源: 雅昌艺术网    

导言:国内画廊有签约代理艺术家的机制时间并不长,在以80后为主的新一批青年艺术家成长起来之后,目前,国内画廊逐渐开始尝试与青年艺术家三至五年签约代理合作的模式。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走市场、走学术的各种各样的青年艺术家推广平台不断涌现,对画廊与青年艺术家的签约合作模式的有效性带来挑战。究竟画廊与艺术家的“五年之期”一般是如何定制的?面对多样的选择,艺术家在画廊去留关键点何在?随着青年艺术家自身的成长与视野的拓宽,曾经珍贵的签约合作模式是否还是艺术家最看重的一条出路?

  画廊与艺术家的“五年之期”

  观察国内运营时间最久的香格纳画廊与艺术家的合作之路,几乎可以看到这样的一条路径:从最初群展式的项目合作到有计划,分阶段地筹备个展,再通过国际性的艺博会,国际重要的美术馆展览的输送,打造出一条艺术家推广的相对标准,并且成功的模式。

  2007年,在艺术家孙逊毕业两年之后,画廊开始了与他的合作。其第一个个展便发生在香格纳画廊。在此之前,艺术家以群展的方式曾在北京阿拉里奥画廊以及站台中国亮相。可以说,伴随艺术家职业道路成长的是与香格纳画廊的一路合作。从2010年左右至今的五年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一条画廊对艺术家推广的比较清晰的道路。

孙逊2007年在香格纳画廊上海F空间举办的第一个个展“异邦”

  从2007年第一个个展“异邦”开始,之后艺术家几乎每年都会有群展在画廊发生,个展则是基本以2年的频率举行:2009年在香格纳画廊上海H空间举办的“他的故事”,2011年在画廊的北京空间举办的“主义之外”,2013同样在北京举办的驻留项目“魔术师党与死乌鸦”,以及2014年和2015年在新加坡空间连续举办的两个个展“隐者之书”、“不设预期”。伴随艺术家个展不断地举行,艺术家的创作也在不断地推进。

孙逊2009年在香格纳画廊上海H空间举办的个展“他的故事”

  在个展的同时,画廊还会将艺术家的作品带去参加国际重要的艺博会,并支持艺术家在国外美术馆的展览项目。比如国际重要的瑞士巴塞尔艺博会,伦敦弗瑞兹博览会等;以及国内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西岸艺博会等。在多年的推广之后,据画廊介绍,目前孙逊的作品是画廊参加艺博会最受关注,也是最热卖的艺术家之一。与此同时,画廊对艺术家参加的国际重要的美术馆,双年展的支持,不仅帮助艺术家树立了学术上的地位,也扩大了艺术家国际上的影响力。比如去年一年发生在包括纽约肖恩·凯利画廊的“时间公园”个展,伦敦海沃德美术馆的“昨日即明日”个展等,使得艺术家在过去的一年中国际上的影响力进一步彰显。

孙逊2011年在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举办的“主义之外”

孙逊2013在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举办的驻留项目“魔术师党与死乌鸦”

孙逊2014年在香格纳画廊新加坡空间举办的个展“隐者之书”

孙逊2015年在香格纳画廊新加坡空间举办的个展“不设预期”

  对一位青年艺术家成功的推广,在许多画廊主看来,五年是一个相对比较完整的周期:从发现,到第一次展览的合作,确定彼此的基本性格,再到进一步的合作,适应彼此的节奏,是前两年需要完成的。这之后,更深一步的推广动作也许会发生在由画廊推荐进入重要的国际双年展,艺博会上。在有了一定的积累之后,选择重要的美术馆对艺术家的作品进行学术上的梳理则成为很有必要的事情。同时,定期在画廊发布艺术家的新作品。这是许多画廊目前在一个五年合作之期对艺术家推广的普遍模式。

  当然不同的画廊会根据艺术家的具体情况进行调整,北京公社总监吕静静认为目前没有一个绝对标准的推广模式,但对他们画廊来说,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艺术家的推广不仅仅只是为了一次性的销售,而是需要从他的整体艺术生涯出发进行规划。除了根据艺术家本身作品特性,有方向,有目标的筹办艺术家的个展,另外还包括怎样在博览会上进行推广,包括把他们推荐给全球重要的美术馆和策展人。在我们的关系网里面一直都与这些人有很好的联系。通过这些方式不断地扩大艺术家的影响力,被全世界发现。”

2015年11月15日在北京公社开幕的胡晓媛个展“蚁骨”现场

  蜜月之后,“五年之痒”?

  这样的故事也许在当下画廊界并不少见:一位美院毕业的青年艺术家,在美院毕业展时被一位画廊主看中,面对百万分之一的竞争机会,这位年轻人与画廊签订了一个为期五年的长期代理关系,从此走上职业艺术家之路。

  当然这其中有的艺术家会因此走上一条成功之路,也有的可能因此使其“艺途”多舛。艺术家L便是一位在毕业展时被现在的代理画廊发现的艺术家,在过去与画廊进行合作的三年时间里,画廊每年都会为其举办一场个展。但随着他个人的创作深入,他发现他的创作逐渐与画廊之间存在不合拍的现象:画廊日常所推广的艺术家主要以绘画为主,而他的创作更多的是在新媒体上的探索,并以长期的项目方式进行。他谈到了目前与画廊合作上出现的问题:“我在考虑自己的作品是不是符合画廊的定位,彼此的定位如果不同的话,合作时就会变得比较困难。比如我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在更大的平台上进行展示,但画廊负责人在推广上可能有不一样的想法。因为与画廊签的是独家代理的关系,如果彼此在展览上无法达成共识,就会错失很多展览机会,或是在一个不恰当的点上举办一个还不成熟的展览。”

  眼见自己同龄的许多艺术家有了更好的发展,他显得有的着急。他正在寻找一条与画廊利益不冲突的别的道路不断拓宽自己的平台,比如与商业机构进行跨界合作,参加一些驻留计划等。最近一次见到艺术家,就是他参加的一个驻留计划的展出现场。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另外一位从事雕塑创作的青年艺术家身上。他与现在合作的画廊便是从毕业时开始的。在三年的合作期之后,他成了画廊成功推广的一位艺术家。有了更多选择的他也在尝试与更大的一个商业机构进行合作,参与它们举办的展览,并通过他们的推广,开始在一级市场之外的二级市场崭露头角。

  为了避免这样的损失发生在自己身上,吕静静谈到:“画廊选择签约艺术家,并进行推广,是一件需要深思熟虑的事情。当我们决定跟一位艺术家合作时,对他观察的时间会很长。合作之后的展览也会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当你决定要为这个艺术家做个展的时候,是你对他已经有充分的信心了。比如今年一位艺术家有个展了,可能我们在一、两年前就在跟他谈这个项目了。”

2015年胡晓媛北京公社第三次个展“蚁骨”展出的影像作品

  就像刚刚在画廊举办的胡晓媛个展“蚁骨”,这个展览距离上一次艺术家在画廊的个展已经三年之久。而且这次个展将是一个长期的项目,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还会呈现这个项目的另外两个部分:“草刺”、“石凝”。从2010年开始与画廊合作的胡晓媛在这之前已经在画廊举办了两次个展,并确立了与画廊之间很好的合作默契,目前她总共举办了5次个展,除了一次在台北,一次在上海外滩美术馆,其余的都是在画廊举办的。

2010年,胡晓媛在北京公社举办的首次同名个展

  在吕静静看来,艺术家一直都有主动的选择权。而他们所能做的便是提供给艺术家更大的自由度。“目前,我们在代理艺术家时是以主画廊的概念在操作,这种合作并不是排他的,并不是把艺术家就绑定在我们画廊,比如我们跟很多国际上的画廊也是有合作的。”或许正是她所说的从艺术家的整个职业生涯规划出发的考虑,使得他们的合作艺术家愿意与画廊保持很高的黏度。

2012年,胡晓媛在北京公社举办的第二次个展“根处无果”

2015年7月11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悦廊空间展出的胡为一个展:“两点之间,没有直线”

  “五年”签约模式的有效性?

  近十年以来,不断出现的各种各样青年艺术家的推广机构和平台,使得一位青年艺术家获得认可的途径变得比之前更广,选择也更多,与画廊达成长期的签约合作模式已不再成为他们的唯一选择。就国内来看,比如2004年发起的“折桂枝——中国新锐绘画奖”,2011年启动的“青年艺术100”项目等偏重市场的青年艺术家推广项目;偏重学术的CCAA当代艺术奖、HUGO BOSS亚洲艺术大奖、罗中立奖学金、华宇青年奖、常青藤计划等;以及来自国内外的各种各样青年艺术家驻留项目等;同时,随着青年艺术家国际视野的开阔,以及越来越多的国际平台对他们的关注,为青年艺术家提供了市场及学术发展的多重路径,这些无疑在今后对艺术家与画廊形成代理关系造成了一定的挑战。

  以艺术家孙逊的个案为例,据香格纳画廊介绍,他除了在画廊的个展项目之外,从很早开始,艺术家就主动参加许多在国外的电影节,在他还没有被国内认知之前,就已经开始在国际上崭露头角。除此之外,他参加的展览项目也非常多,包括美术馆的项目。2010年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个展“21克”,是艺术家艺术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个展,这其中展出的作品《21克》是艺术家花费4年的时间创作的迄今为止最长的一部动画作品。与此同时,除了每年筹备各种展览项目,孙逊还会主动参加许多的驻留计划,这些都是由艺术家自己去操作,画廊更多的是在其中给与支持。

  这种多样的选择性也体现在了艺术家L身上,他告诉雅昌艺术网,他现在除了做作品,每年都会参加一些各地的驻留计划,还会与一些商业机构、品牌进行一些跨界的合作,将其作品延伸至画廊之外的地方。比如他会在商场实施他的行为,或者在一个大的艺术节上售卖一些他的艺术概念等,他认为这些尝试让他的创作在画廊的展览之外变得更有意思。

  通过其他的平台不断被推出的青年艺术家更是层出不穷。比如2013创办的华宇青年奖,已经评选出的两位获奖青年艺术家:李瞭、胡为一,不仅在获奖之后获得了媒体的关注,同时也为艺术家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展览机会。90后艺术家胡为一获奖后在今年举办了包括在尤伦斯艺术中心悦廊空间的个展,以及由亚洲艺术中心在台北推出的个展,迅速地走进观众的视线。在此之前,他曾于2012年自己策划过在画廊之外的展览,还参加过驻留项目。

  正如胡为一所获得的机会一样,摆在当下年轻艺术家面前的还有许多条道路,面对这些多样的选择,在没有与画廊之间形成很好的合作模式之前,对青年艺术家来说,或许与画廊的签约合作已经不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