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候鸟空间 MBS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5年
  • 展厅面积:
    110平米
  • 地  区:
    国外-国外地区
您所在的位置:候鸟空间 MBS>画廊动态>正文

候鸟Talk|东方再造物

2017-10-29 02:12:11     

 

 

2016-02-07

        “西方人是设计,中国人是造物,这完全是两个体系。从中国传统的造物文化中说,中国人赋予了物很多寄托:感情的,理想的和追求美好事物的。但西方的设计主要是解决功能性的问题。” 宋涛如是说。

        

       柏林时间1月29日的下午,Designer's Talk “东方再造物”在候鸟举办。本次讲座候鸟邀请了宋涛、张启、魏明辉、吴昊宇四位艺术设计师通过自己和其他优秀作品的全方位展示与解析,讲述中国艺术与欧洲艺术的区别与融合、中国当代艺术设计的新思考以及当代艺术的全方位剖析。

       在讲座开始之前,几位艺术设计师为自己的作品进行了布展。

 

       

       参与讲座的来宾们,陆续对设计品展览进行了参观。随后,以设计师宋涛的《文人设计》为开篇,开始了讲座。

       

       文人设计的起源,就是文人的知识分子阶层。知识分子做设计,再和匠人合作,共同完成外部建筑和室内装饰的作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苏州园林,是文人的想象和匠人的手工艺完美的结合。

   东西方的美学特点完全不同。欧洲的博物馆及美术馆,大多数是讲人性和斗争,西方哲学也慢慢走向一个纠结的状态。但东方人讲究的是追求自然、顺应自然,就像是中国人所说的“修炼”的概念。文化背景的不同导致中国设计和西方设计有完全不一样的出发点。

    太湖石是影响最大的一类收藏,中国人对抽象美有自己的理解,对各种各样石头有特别的感情,反过来石头对中国的设计师影响也特别大。

        书法,是中国独有的一种表达方式。

      中间是师建明老师早期的作品,用草书的概念做了一个像雕塑一样的椅子。右边是上海设计师吕永中的,他用了隶书字体的偏旁做了一个设计,整个椅子的结构是完全西方的插接式,但是它的文化出处来自中国。

       这套作品用书法的偏旁组成结构,做了一套椅子的海报。

      对中国当代家具影响最大的是明式家具。明式家具在中国的设计史上已经走到了最极致简约的境界,结构和比例设计非常的完美。西方的北欧家具在很长的时间里是学习明式家具的,但他们把这些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这几年,中国传统文化在复兴,我们在北京感受到了特别多艺术家对茶的痴迷,从茶这个点可以带出很多文化的现象,比如茶的环境,器皿,文化等等。善于从一个点往后推,我觉得会给中国设计带来完全不一样的面貌。

       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中国出现了艺术设计。艺术设计在西方很早就有了,80年代我在巴黎留学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大量的艺术设计。中国这两年刚刚开始,到目前为止中国真正做艺术设计的也就五六个,但我觉得今后会发展得越来越迅速。

 

       接下来,是设计师吴昊宇的讲解。

 

       我今天要讲的是我创作陶瓷的语言,我把它变成一个潜意识的创作:在作品上呈现人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的思想沉淀。

     以前我受很多西方雕塑家的影响,但我的创作方式和创作方法是完全两个概念:我不会看着画稿画画,而是无意识地、随性地画。以前我总是想着表达,觉得一件作品一定要表达什么,但现在我觉得一种不表达的方式才是创作者心中最轻松的方式。它不需要用太多的言语去解读,而是特别轻松的行为。我买了很多复印纸,然后没有思维、很随性地在上面乱画,所以我说它是一个潜意识的创作。我会在很多图中选我喜欢的造型,做成石膏模后用陶泥印制,把它从平面转换成空间的形式, 但是我想要成品保持线条的流畅性,这是非常难的。烧制后线条可能会拉扯、变形,会遭遇很多不可想象的阻碍,一般做很多件才会成功一件。

 

        这是我2013年做的系列作品《新石器》。中国是瓷器发源地,景德镇的瓷器大多都是拉坯成型,形状非常规矩,而我希望打破这种规矩。这个是中国的纸张,我想赋予它更多中国文化里对石头的感情。中国有深厚的玩石赏石传统,纸张也是中国发明的,所以我觉得它们是中国深厚文化的载体。我用一张纸把一块很坚固的石头打开,想表现当下人们对当代与传统之间矛盾的理解。这张纸看上去很轻薄,但它又很锋利,像一把尖刀把坚固的石头掀开,展露出平时看不到的石头的内部空间。传统和当代是当下很多中国人在思考的问题,它们共生、相互排斥、又相互依存。

 

 

第三位为我们带来讲解的是设计师魏明辉。

        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设计师,不管是哪个行业,都应该不去强调设计品或艺术品的概念,而是做出有文人气质的生活品。

      蓝印花是中国一个非常传统的技艺,它发源于南通地区,是用蜡染、扎染处理蓝靛草工艺。它非常古老,西方人叫它Indigo。

       我们在中国举办了一次“蓝”的展览,为了这次展览,我们去南通拍了很多关于蓝染过程的图片。展览的主题叫做蓝色乡土的声音,我们用了很多蓝染过程中的特写图片,想让观众去思考它的诞生过程,而不是最终蓝印花的图案。

        展览中的所有的印刷品都跟蓝染的布料有关系。

        我们邀请了八位中国年轻服装设计师用蓝染布做了一些服装设计,他们对Indigo重新阐释后的作品也给了我们很多启发。

       中国蓝这个项目从有品牌、有产品到有落地的艺术设计形式,我会一直做,可能第二阶段会开发更成熟的商品,这是我想寻求的跟一些传统平面设计公司不太一样的工作模式。就是从一个点出发把它延展到生活。怎么去做设计品,怎么做文人设计,不管是哪个行业的设计师,不管学的是什么艺术,都要有发现的眼光去看待生活。

 

       这是我的另一件作品《出水壶溶》,是泡茶时垫在茶壶下的一个器具。一般来说是用一个盘子,但是我们做的东西看上去可能跟这个没关系。它的外形完全是几何的,是一个多边形,包括生活中最常见的圆形、正方形、八边形等等。

 

        最后,是来自设计师张启的讲解。

       三年多前,在宋老师的提议和启发下,我开始跟中国当代最有名的一些艺术家探讨研究怎么把他们的艺术作品通过传统的西藏织毯工艺,在毛、丝、麻这样最天然的材料上进行诠释和表达。我们集合了八位中国最顶级的当代艺术家,其中包括曾梵志,方力均,刘野,丁乙,谭平,周春杨,李磊和杨少斌,来进行艺术创造。在前期我们跟这些艺术家进行沟通时内心非常坚定的一点是,我们不想做艺术家作品的复制品,而是寻求在毛、丝、麻这样一种特殊材料上和传统手织地毯的工艺上对艺术品做一个优越性的表达。我们一定要思考什么是手工编织的优越性,什么是传统的绘画技法不能实现而手织地毯擅长实现的东西。

        我们和这八位艺术家合作而成的艺术地毯项目叫“中国大师”。

 

       第一张是与方力均的合作作品,他给我们的作品是他非常有代表性的狰狞的抗争的光头脸庞。我们在他原有的绘画上做了很多背景肌理的创造和加工。他原有的作品是断开的六扇,我们把它们连接到了一起。同时他原有的作品背景是单色,我们做了一个斑驳脱落的墙面的处理。

 

       这是与李磊的合作,选用自他典型的、非常具有张力的、颜色非常鲜亮的油画作品。这几位艺术家提交的作品尺寸其实都非常小,但我们通过艺术化的加工和处理以后,无论颜色、图形还是尺寸,它的艺术张力是非常大的,而且它有纺织品的肌理感。

 

       这是与丁乙的合作作品,他的作品是所有艺术家中合作难度最大的,难点在于他的作品有很多荧光色和暗线,这些暗线是必不可少、但是又隐约可见、似有似无、不能太醒目和突出的。并且,丁乙老师的作品有很多个层次。我们在表达荧光色时选用了丝绸,因为丝绸有反光面。我们在表达暗线时,用了传统染色工艺:段染,让颜色变得柔和、过渡、若隐若现。

 

          这是与刘野的合作作品:匹诺曹。

 


       这是杨少斌为了艺术地毯专门创作的油画。描绘的是艺术家的一个梦境,有霓虹灯等各种影像出现在梦境当中。我们全部用的丝绸去表现这个梦境,因为丝绸和梦境一样是轻柔的、温暖的、若有若无、隐约可见的。

 

          这是与谭平合作的作品,这件作品很有肌理,是一种设计和艺术的融合。

 

       与周春杨的合作作品:《绿狗》。当地毯做出来后,绿狗在上面的表达非常充分,在颜色表达方面做的非常好。舌头全部用的丝绸,用来表达隐约可见的口水。毛发用的毛加麻,赋予它比较坚硬的触感,构成一只非常狂野的德国牧羊犬的形象。

 


       与曾梵志的合作作品:《雪豹》。当站在这张作品前能感受到大雪压顶的感觉,因为我们把漫天的雪花都做成了三维的,有突出的层次,是用丝绸一朵朵剪出来的。

 

       这是与宋涛老师合作的作品,去年十月我们一起去了尼泊尔的工厂,跟那里的编织工人一起创作了这套作品。

 

         这是与潘公凯合作的作品,他比较传统,但也有一些现代设计的语言在里面。

 


       这是颜磊的作品,所有的设计都是在我们工作室完成的,没有设计稿,也没有原作。我们给了他一个有1200个颜色的色箱,然后架着一台摄像机,有设计师在旁边做记录。颜磊是一位观念艺术家,他所有的创造都是根据他的逻辑和概念来做的。当时他就在1200个颜色中即兴选择颜色和排列,然后告诉我们每种颜色要做的大小,我们根据摄像记录整理出了一个创作的结果,再把它呈现了出来。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独立的,都是原创性的艺术创作,而且都只有一件。在地毯的创作上,圆形是最难的,当编织圆形的时候,必须严格按照设计的点位去对位才能做成这样一个圆的图形。

 

 

       

       我表达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融合,一种是自我表达。刚才讲的地毯是属于融合。在自我表达部分,我也有自己的地毯创作,主题是基于敦煌的壁画,希望从一个年轻中国设计师的角度来表达中国和东方的审美。

 

     讲座结束以后,设计师与来宾们进行了愉快的交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无量佛

下一篇:Migrant Ⅰ | 异地而生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