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您所在的位置:闳约艺术中心>作品>作品详细
泫然

泫然

  • 编  号:458568
  • 作  者:李炎修 查看拍卖记录
  • 销售状态:待售(不可在线交易)   展览中 2016.09.02号后可提货
  • 库  存: 1
  • 售  价:议价
买家服务热线: 400-601-8111

(平台服务时间:周一到周五 9:00-17:00)

泫然
闳约艺术中心
积分:-1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8
  • 印象:
    确定
  • 经营时间:
    15年
  • 展厅面积:
    30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798

分支机构

作品信息 作者信息 交易评论 本画廊其他作品
尺寸 1x2(cm) 创作年代 2016年
作品分类 油画 材质 布面 题材 抽象
作品标签
适用空间 客厅 餐厅 书房 卧室 办公室 酒店 广场 购物中心

作品介绍

李炎修 
原名李彦修
1964 生于河北深泽
1985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1991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
1992至今工作生活于北京,职业艺术家

参展经历

2016-08-02 - 2016-09-02 “C-语言”油画艺术家联展 闳约艺术

李炎修

李炎修

出生年份: 1964
籍  贯: 北京-通州

作者介绍

 

李炎修

  本名李彦修

  1964 生于河北深泽

  1985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1991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

  1992至今工作生活于北京,职业艺

李炎修

原名李彦修

1964 生于河北深泽

1985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1991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

1992至今工作生活于北京,职业艺术家

李炎修

原名李彦修

1964 生于河北深泽

1985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1991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

1992至今工作生活于北京,职业艺术家

术家

所谓当代艺术,在西方体系,主要是在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源流基本上派生出来,但在中国大众的认知里,当代艺术其实是区别于传统艺术(书法,国画)的西来艺术形式。包括了西方的古典,现代和当代的各种样式。这当然是肤浅的,但这种肤浅却也在时间的力里发生质变。

我想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抛弃“当代”这个概念,因为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古典艺术一样已成为“过去的经典”,从讲究“先后”关系的西方是没有意义的,从讲究“高深”关系的东方文化更是没有意义。我们应该重新认知,理清脉络,重新定位,重新命名,重新出发。美国有美国的艺术,英国有英国的艺术,法国有法国的艺术,如此等等,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艺术。而艺术随时代的推移,也有时代的面貌和品质,即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艺术,它区别于其他民族,一个民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品质,它一脉相承却又有别于别个时代。所以我们活在自己的世代,也应该做我们这个世代的艺术。

艺术是跨时间,没国界的,但只有高端的艺术如此,在生发的过程,或说于做为个体的艺术家而言,首先是做自己,小小的自己,然后是代表自己的民族和时代,最后是成为世界的丶历史的高度,并在这高度上超越自已,超越民族和世界,成为时间(人世的时间)的永恒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面对是前所未有的境遇,即不仅仅是面对自己民族,而是必须且直接面对了世界。我们知道,过去我们只要画好国画,写好书法就是天下了。我们所知道,所面对的世界是以我们为中心的,我们认知和面对的世界,在强大的自我之外,无非是小日本,小韩国等等,文字,艺术,建筑几乎所有无一不是从我们这里学习。强大如蒙古,却只是蛮族,只是武力。到得当下,英,德,美,法等等不独与我们平起平坐,甚至更强势于我们,世界大同大势已成。

一方面是,传统书画是我们的根本,没了传统书画我们的艺术将一无是处。另一方面是,如果我们只是自以为是,整天关起门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在几张破宣纸上写几张国画书法,以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以为这样便天下来朝,便无异于井底之蛙,不知自己的渺小、可怜。

前面说过,大众对当代的认知是肤浅的。不幸的是,对本土的传统的认知,大众也是肤浅的,譬如当下水墨的两大分野:当代水墨和传统国画。当代水墨在日新月异的世界的艺术推进进程,百分之九十还在现代艺术甚至现代艺术以前的状态中徘徊,少部分更是盲目的自欺欺人,自以为前卫,多么迷失!对国际化艺术的

所谓当代艺术,在西方体系,主要是在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源流基本上派生出来,但在中国大众的认知里,当代艺术其实是区别于传统艺术(书法,国画)的西来艺术形式。包括了西方的古典,现代和当代的各种样式。这当然是肤浅的,但这种肤浅却也在时间的力里发生质变。

我想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抛弃“当代”这个概念,因为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古典艺术一样已成为“过去的经典”,从讲究“先后”关系的西方是没有意义的,从讲究“高深”关系的东方文化更是没有意义。我们应该重新认知,理清脉络,重新定位,重新命名,重新出发。美国有美国的艺术,英国有英国的艺术,法国有法国的艺术,如此等等,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艺术。而艺术随时代的推移,也有时代的面貌和品质,即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艺术,它区别于其他民族,一个民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品质,它一脉相承却又有别于别个时代。所以我们活在自己的世代,也应该做我们这个世代的艺术。

艺术是跨时间,没国界的,但只有高端的艺术如此,在生发的过程,或说于做为个体的艺术家而言,首先是做自己,小小的自己,然后是代表自己的民族和时代,最后是成为世界的丶历史的高度,并在这高度上超越自已,超越民族和世界,成为时间(人世的时间)的永恒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面对是前所未有的境遇,即不仅仅是面对自己民族,而是必须且直接面对了世界。我们知道,过去我们只要画好国画,写好书法就是天下了。我们所知道,所面对的世界是以我们为中心的,我们认知和面对的世界,在强大的自我之外,无非是小日本,小韩国等等,文字,艺术,建筑几乎所有无一不是从我们这里学习。强大如蒙古,却只是蛮族,只是武力。到得当下,英,德,美,法等等不独与我们平起平坐,甚至更强势于我们,世界大同大势已成。

一方面是,传统书画是我们的根本,没了传统书画我们的艺术将一无是处。另一方面是,如果我们只是自以为是,整天关起门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在几张破宣纸上写几张国画书法,以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以为这样便天下来朝,便无异于井底之蛙,不知自己的渺小、可怜。

前面说过,大众对当代的认知是肤浅的。不幸的是,对本土的传统的认知,大众也是肤浅的,譬如当下水墨的两大分野:当代水墨和传统国画。当代水墨在日新月异的世界的艺术推进进程,百分之九十还在现代艺术甚至现代艺术以前的状态中徘徊,少部分更是盲目的自欺欺人,自以为前卫,多么迷失!对国际化艺术的

  艺术活动

  展览

  2013 当代抽象名家10人展/广州美术馆/广州/中国

  2012 从现代出发/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

  中国抽象艺术邀请展 /天津美院美术馆/天津/中国

  “框”里“框”外——宽度5 当代艺术展/北京当代艺术馆/北京/中国

  春和雅集——2012年度学术邀请展 / 海南/中国

  2011 历史新宋庄/上上国际艺术馆/北京/中国

  中国抽象艺术巡展/北京当代艺术馆/北京/中国

  2009 中央美术学院60年素描大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中国

  精神仪式/北京尚堡美术馆/北京/中国

  2006 就一展览/你画廊/北京/中国

  2001 零度计划/桥艺术工场/北京/中国

  2000 艺术现象/凡画廊/北京/中国

  1998 空间与视觉-北京都市生活嬗变之印象 /当代美术馆 /北京/中国

  1997 中国之梦-97中国当代艺术展/炎黄艺术馆/北京/中国

  1993 中国油画双年展/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

  1990 四画室七人展/中央美院画廊/北京/

所谓当代艺术,在西方体系,主要是在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源流基本上派生出来,但在中国大众的认知里,当代艺术其实是区别于传统艺术(书法,国画)的西来艺术形式。包括了西方的古典,现代和当代的各种样式。这当然是肤浅的,但这种肤浅却也在时间的力里发生质变。

我想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抛弃“当代”这个概念,因为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古典艺术一样已成为“过去的经典”,从讲究“先后”关系的西方是没有意义的,从讲究“高深”关系的东方文化更是没有意义。我们应该重新认知,理清脉络,重新定位,重新命名,重新出发。美国有美国的艺术,英国有英国的艺术,法国有法国的艺术,如此等等,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艺术。而艺术随时代的推移,也有时代的面貌和品质,即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艺术,它区别于其他民族,一个民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品质,它一脉相承却又有别于别个时代。所以我们活在自己的世代,也应该做我们这个世代的艺术。

艺术是跨时间,没国界的,但只有高端的艺术如此,在生发的过程,或说于做为个体的艺术家而言,首先是做自己,小小的自己,然后是代表自己的民族和时代,最后是成为世界的丶历史的高度,并在这高度上超越自已,超越民族和世界,成为时间(人世的时间)的永恒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面对是前所未有的境遇,即不仅仅是面对自己民族,而是必须且直接面对了世界。我们知道,过去我们只要画好国画,写好书法就是天下了。我们所知道,所面对的世界是以我们为中心的,我们认知和面对的世界,在强大的自我之外,无非是小日本,小韩国等等,文字,艺术,建筑几乎所有无一不是从我们这里学习。强大如蒙古,却只是蛮族,只是武力。到得当下,英,德,美,法等等不独与我们平起平坐,甚至更强势于我们,世界大同大势已成。

一方面是,传统书画是我们的根本,没了传统书画我们的艺术将一无是处。另一方面是,如果我们只是自以为是,整天关起门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在几张破宣纸上写几张国画书法,以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以为这样便天下来朝,便无异于井底之蛙,不知自己的渺小、可怜。

前面说过,大众对当代的认知是肤浅的。不幸的是,对本土的传统的认知,大众也是肤浅的,譬如当下水墨的两大分野:当代水墨和传统国画。当代水墨在日新月异的世界的艺术推进进程,百分之九十还在现代艺术甚至现代艺术以前的状态中徘徊,少部分更是盲目的自欺欺人,自以为前卫,多么迷失!对国际化艺术的

所谓当代艺术,在西方体系,主要是在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源流基本上派生出来,但在中国大众的认知里,当代艺术其实是区别于传统艺术(书法,国画)的西来艺术形式。包括了西方的古典,现代和当代的各种样式。这当然是肤浅的,但这种肤浅却也在时间的力里发生质变。

我想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抛弃“当代”这个概念,因为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古典艺术一样已成为“过去的经典”,从讲究“先后”关系的西方是没有意义的,从讲究“高深”关系的东方文化更是没有意义。我们应该重新认知,理清脉络,重新定位,重新命名,重新出发。美国有美国的艺术,英国有英国的艺术,法国有法国的艺术,如此等等,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艺术。而艺术随时代的推移,也有时代的面貌和品质,即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艺术,它区别于其他民族,一个民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品质,它一脉相承却又有别于别个时代。所以我们活在自己的世代,也应该做我们这个世代的艺术。

艺术是跨时间,没国界的,但只有高端的艺术如此,在生发的过程,或说于做为个体的艺术家而言,首先是做自己,小小的自己,然后是代表自己的民族和时代,最后是成为世界的丶历史的高度,并在这高度上超越自已,超越民族和世界,成为时间(人世的时间)的永恒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面对是前所未有的境遇,即不仅仅是面对自己民族,而是必须且直接面对了世界。我们知道,过去我们只要画好国画,写好书法就是天下了。我们所知道,所面对的世界是以我们为中心的,我们认知和面对的世界,在强大的自我之外,无非是小日本,小韩国等等,文字,艺术,建筑几乎所有无一不是从我们这里学习。强大如蒙古,却只是蛮族,只是武力。到得当下,英,德,美,法等等不独与我们平起平坐,甚至更强势于我们,世界大同大势已成。

一方面是,传统书画是我们的根本,没了传统书画我们的艺术将一无是处。另一方面是,如果我们只是自以为是,整天关起门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在几张破宣纸上写几张国画书法,以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以为这样便天下来朝,便无异于井底之蛙,不知自己的渺小、可怜。

前面说过,大众对当代的认知是肤浅的。不幸的是,对本土的传统的认知,大众也是肤浅的,譬如当下水墨的两大分野:当代水墨和传统国画。当代水墨在日新月异的世界的艺术推进进程,百分之九十还在现代艺术甚至现代艺术以前的状态中徘徊,少部分更是盲目的自欺欺人,自以为前卫,多么迷失!对国际化艺术的

中国

  重要收藏

所谓当代艺术,在西方体系,主要是在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源流基本上派生出来,但在中国大众的认知里,当代艺术其实是区别于传统艺术(书法,国画)的西来艺术形式。包括了西方的古典,现代和当代的各种样式。这当然是肤浅的,但这种肤浅却也在时间的力里发生质变。

我想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抛弃“当代”这个概念,因为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古典艺术一样已成为“过去的经典”,从讲究“先后”关系的西方是没有意义的,从讲究“高深”关系的东方文化更是没有意义。我们应该重新认知,理清脉络,重新定位,重新命名,重新出发。美国有美国的艺术,英国有英国的艺术,法国有法国的艺术,如此等等,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艺术。而艺术随时代的推移,也有时代的面貌和品质,即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艺术,它区别于其他民族,一个民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品质,它一脉相承却又有别于别个时代。所以我们活在自己的世代,也应该做我们这个世代的艺术。

艺术是跨时间,没国界的,但只有高端的艺术如此,在生发的过程,或说于做为个体的艺术家而言,首先是做自己,小小的自己,然后是代表自己的民族和时代,最后是成为世界的丶历史的高度,并在这高度上超越自已,超越民族和世界,成为时间(人世的时间)的永恒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面对是前所未有的境遇,即不仅仅是面对自己民族,而是必须且直接面对了世界。我们知道,过去我们只要画好国画,写好书法就是天下了。我们所知道,所面对的世界是以我们为中心的,我们认知和面对的世界,在强大的自我之外,无非是小日本,小韩国等等,文字,艺术,建筑几乎所有无一不是从我们这里学习。强大如蒙古,却只是蛮族,只是武力。到得当下,英,德,美,法等等不独与我们平起平坐,甚至更强势于我们,世界大同大势已成。

一方面是,传统书画是我们的根本,没了传统书画我们的艺术将一无是处。另一方面是,如果我们只是自以为是,整天关起门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在几张破宣纸上写几张国画书法,以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以为这样便天下来朝,便无异于井底之蛙,不知自己的渺小、可怜。

前面说过,大众对当代的认知是肤浅的。不幸的是,对本土的传统的认知,大众也是肤浅的,譬如当下水墨的两大分野:当代水墨和传统国画。当代水墨在日新月异的世界的艺术推进进程,百分之九十还在现代艺术甚至现代艺术以前的状态中徘徊,少部分更是盲目的自欺欺人,自以为前卫,多么迷失!对国际化艺术的

  2012 怒放系列之1,2,3,4,5,6 中国美术馆收藏

 

交易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