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您所在的位置:亘古山>作品>作品详细
猴 镜心

猴 镜心

  • 编  号:708437
  • 作  者:李燕 查看拍卖记录
  • 销售状态:待售(不可在线交易)  
  • 库  存: 1
  • 售  价:¥50000
买家服务热线: 400-601-8111

(平台服务时间:周一到周五 9:00-17:00)

猴 镜心
亘古山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2年
  • 展厅面积:
    200平米
  • 地  区:
    山东-聊城
作品信息 作者信息 交易评论 本画廊其他作品
尺寸 68x68(cm) 创作年代 不详
作品分类 国画 形制 镜心 技法 写意
材质 纸本 题材 其它
作品标签
适用空间

作品介绍

可议价,电话(微信同号):15266886669。

李燕

李燕

出生年份: 1943
籍  贯: 山东-聊城

作者介绍

男,1943年11月生于北京,字壮北,祖籍山东省高唐县,为李苦禅之子。195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0 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学习八年(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三年、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学习五年)。1972年后在北京荣宝斋编辑科工作六年。   李燕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周易学会副会长、李苦禅纪念馆副馆长、齐白石研究会副会长、九三学社中央教育文化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国风》栏目特邀主持人,“齐白石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国
际周易学会”会员与“中国周易研究中心”特邀副研究员。吉林书画苑推荐画家承担主要课程: 中国写意画、中国书法、动物造型、人体速写、动物速写、写意艺术与写意画、动物技法课、白描、传统文化艺术讲座(大型学术讲座);著作有:《苦禅宗师艺缘录》、《艺术大师之路·李苦禅》、《亦文亦画书系·李燕集》、《易经画传》、《李燕画集》、《百猴图长卷》、《李燕画猴技法》、《周易中的哲理》、《科学与艺术》、《“人文环保”迫在眉睫 》。主要作品有《黄帝选像》、《周文王》、《老子》、《孔子忧道图》、《楚山女神图》、《五色土回想曲》、《启航图》、《群猴图》、《猫菊图》、《乳虎图》等。其力作《大鹏图》于1999年搭乘中国第一艘试验载人飞船 《神舟》号,成为人类史上首件飞游太空又安然返回的绘画,经公证已载史册《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兼为“半个电视人”,制作了第一部涵京津各种弹唱曲艺的系列片《胡同古韵》十集、采访纪实片《爱国艺术家苦禅大师》 十集等。亦应中央电视台与地方台多种栏目邀请,作撰稿人与嘉宾上镜,所播出之文化艺术节目语言风格独特,富于文化底蕴,颇得业内人士与观众好评。   李燕印象
  他是著名的画家,艺道高超,学问深厚,国画作品秉承传统文人画风,蕴涵着厚重的底蕴和深邃的哲理;他国学丰厚,多才多艺,演讲幽默风趣,引人深思,听之,犹如在历史中盘桓、于未来中徜徉;他是全国政协委员,以实际行动致力于文物保护,被誉为保护京城传统文化的“四大铁杆”之一;对于父亲李苦禅大师,他崇敬有加,其教书育人之良苦、诲人不倦之师心,正得益于大师的遗德和教诲。而谈及个人的声望,他则把自己比作竹子:虚心有节。   他就是著名的书画家,一贯热心于探索易学、金石学、宗教、民俗等传统文化的学者,李燕。
作为画家,李燕幼承家学,得父亲授,继承了李苦禅大师的精湛画技。他立足于大师教诲的“中华国学体系”与“中西合璧”思想,在艺术创作上纵横恣意,笔下珠玑,秉承传统文人画精髓的同时,表现形式、艺术语言又有自己独特的创新。作品往往以其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文化内涵使人深思。他创作题材广泛,人物、山水、花鸟、走兽皆能,注重兼收并蓄,不囿于一家一法,画风随画意而多变,却能各得其妙。特别是他的历史人物画,犹如哲人细语,让人在历史的苍茫中体味到人生的空寞与悠远。他常说,国画家要秉承一个宗旨,就是你跳动着的心灵脉搏要与中华文化的脉搏一致,美术创作要有强烈的时代感。1997年7月,在一次艺术家与科学家的特殊联谊会上,他即兴创作了一幅8尺大画《大鹏图》,百余位到场的科学家和艺术家都在画上签名留念。1999年底,《大鹏图》搭乘中国的第一艘试验载人飞船“神州一号”顺利升空,并安然返回地面,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件飞天凯旋的绘画,载入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   李燕是一位老师,他总是称自己为“教书匠”。应当说,他是一个颇有成绩的“教书匠”。他遵照苏东坡的“博学约取,厚积薄发”,常把最新研究成果与教学实践相结合,灵活运用独特的语言艺术增加教学理论的深度,深受学生的欢迎。他的学生们说:“听李教授的课是享受‘文化大餐’。”
  作为知名学者、文人,李燕涉猎广泛,在金石学、周易、曲艺等方面都有颇深的兴趣。作为社会知名人士和全国政协委员,李燕毅然肩负起了保护传统文化的重任。他常说:“没有北京的文化环境,就没有李苦禅,没有老舍,没有齐白石。传统文化不代表陈旧,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创新的基础,它就在你的血液里,在你的遗传基因里。”李燕不懈地为拯救中华传统文明、力倡人文教育、保护和恢复北京古都风貌而奔走。在全国政协会议上,他郑重发言,提出“人文环保”的观点,呼吁将人文教育提到关系国家民族兴衰的高度予以重视,并首先提出了《人文环境保护亟待上马》的提案。翻看政协的提案目录,李燕的名字出现频率之高令人惊叹,而且与之相伴的必有“抢救”、“紧急”这类很是醒目的字眼,多数提案都是关于保护传统文化的:“抢救北京古城墙残段的工作不应降温”、“抢救文化熊猫——传统曲艺迫在眉睫”、“保护南新仓的紧急提案”等等。提案、呼吁之外,李燕也在身体力行地做。他一方面组织发起有关活动,一方面和妻子孙燕华一起,租了专业摄像机,做起了业余编导、摄像、主持人,拍摄关于传统文化、文物保护的电视片,无偿赠予电视台播放。
李燕作为文化名人的社会责任感还表现在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和祖国和平统一事业上。他长期担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和书画家联谊委员会副主任,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为祖国和平统一事业尽心竭力。2009年,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组织下,以李燕为团长的访问团参访台湾。访问期间,访问团参观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及其他文化古迹,他以其深厚的国学功底和诙谐的言语与台湾军政界、艺术界、宗教界和普通民众进行了深入交流,为促进两岸民间交流交往以及增进台湾民众对于两岸同文同种、同根同源的认同感做出了积极而独特的贡献。   绘画要注重观察自然和生活   ---专访李苦禅之子、清华大学教授李燕   记者:黄宾虹曾把画面的风格分为两种,一种是甜味的,一种是苦味的。苦禅的画,应该是属于苦味的。对此您如何理解?   李燕:苦禅老人常讲:养尊处优,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享福,但对于艺术家来说未必是好事;历史上往往是在民族苦难环生的时代,家庭个人屡遭不幸的命运之下,产生伟大的文艺作品,产生了了不起的艺术家。西方文艺家也有“艺术乃苦闷的象征”之观点,不无道理。由此我在面对一些“很走运”的名画家之作时,感觉这类作品基本上是浮华、拘谨、并且造作的,甚至还有的流于阿谀奉迎权贵与恶势力,已失却了人格底线,画格与人格俱低。所以,如果想了解苦禅老人的艺术属于何“味”,还是请读者从他坎坷多难的人生经历去体会吧!   记者:苦禅老人生平有哪些重要的创作理念,其中对您影响较大的是什么?   李燕:苦禅老人的艺术创作理念是一种整体的理念,它谨遵大唐张璪所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传统,“要从大自然和生活中找画稿子,再以自己的修养去体会加工,完成自己的创造。”他一生强调,中国文化是一个很大的体系,画画只是小道,因为比单纯画画高的有书法艺术,再高的有中国文学,更高的有中国音乐,再往上,还有老、庄、禅、易、儒等古圣哲理。你要想自己的画高,就要靠画以上的几重文化修养来提高,否则,你的画就没有什么深厚文化底蕴可言了。   所以我特别注重观察自然和生活,写生、速写功夫五十多年了,同时酷爱读书看报,知识涉猎较广。   记者:苦禅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接触过众多大师级的人物,包括徐悲鸿、齐白石、林风眠等,这些人对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李燕:齐白石是他的国画恩师,1923年他拜门齐翁,成为齐门首位“入世弟子”。他极敬佩齐老师:人有人格,画有画格,从不巴结权贵,也绝不沾染旧社会的一切恶习。他作画学古不泥古,题材上尽画自己有生活体验的景物,强调“画吾家画”。齐老先生富有生活情趣的创新精神持续终生,不断变法,至老还有“衰老变法”。   悲鸿先生是先父的西画开蒙老师,先父19岁初探北京即在北大画法研究会偶遇徐公,全面接受了徐公“中西合璧改良中国画”的思想。日后他念念不忘徐公那段堪铸鼎铭之言:“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之可采者融之。”皆付之于自己的国画实践。   林风眠先生与先父是半师半友,在北平国立艺专是他的校长,先父得其伯乐之恩,终生不忘。至1930年,任杭州国立艺专校长的林风眠又特邀先父为国画教授,他对林公中西美术融合的教学思想非常理解,身教言教并重,教学相长,成绩一派清新而且各具风格,这皆是林公带给他的难得机遇。   记者:苦禅老人生前爱好京剧,信奉禅宗,对他的艺术创作是否有影响?   李燕:苦禅老人爱京戏,并且他是第一位把京戏带到高等美术学府的教授,1930年他在杭州国立艺专组织师生员工演出京戏,自己躬亲排场,扮演武生,目的重在研究“京戏是写意的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综合,不懂得京戏就不懂得写意画,也不了解‘写意’的审美是中华传统美学中形象审美的核心要旨。”另外,唐宋之际在中国文人中流行的禅宗思想,主张“直指人心,不立文字,明心见性”,重在自身感悟。它可以激发智慧,令人思想敏捷,“突发奇想”,从而对独立思考开发思路大有裨益。禅对苏东坡、白居易直到齐白石和先父等历代文人和画家都有很深刻的思想影响。   记者:苦禅的作品目前存世状况和市场表现如何?   李燕:李苦禅数历国难浩劫,作品损失很大,故存世量不多,早年的尤少。其中五百多件已由家属捐献国家,展于李苦禅纪念馆与艺术馆等。有约300多件老人生前义务捐献国家宾馆与驻外使馆,约200多件义务捐献于中国画研究院(今“中国国家画院”),估计尚有约600多件藏于亲属、好友、老学生与收藏家处。巨幅、大幅、代表作精品皆在以上处所,极个别流于市场。而今市场所见多为老年应酬之作,篇幅偏小,多非代表作。近年市场所见先父之作绝大多数系赝品,造得低劣、荒诞、外行。尤其是他发明的“大黑鸟”系列题材:鱼鹰、鹰、鹭、寒鸦、鸡以及鱼、蔬蟹书法作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系临摹画集的拙劣伪作。有的拙劣到造丈二、丈六大幅,破绽毕露,还有伪题“浅予”等同代名人上款者,全然不知当年之人际关系。   记者:苦禅的鹰受收藏者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李燕:“鹰”是先父一生所创造的意象中最受群众认可的“李苦禅符号”,它是大鹏阳刚之美的化身,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的体现,是爱国情怀的载体。在技巧上也是“中西合璧”而终归“融之”,成为开大写意画一代新风的典范。   记者:在鉴定苦禅作品时应当注意什么?   李燕:鉴定先父苦禅的作品,一定要从全面因素入手,来理解他绘画之所以形成的种种文化元素。从画面风格来看,要分清他不同历史时期的笔墨、造型与章法等特点。不要相信表面的“做旧”。   鉴定苦禅作品,观画者常惯以其老年时期的作品风格为范本而断真伪。方今仿造先父老年之作的赝品充斥市场,赝品中绝大多数为技巧毫无功底又不了解作者生平者所为,往往犯些明显的常识性错误,误以为毫无根据的狂涂乱抹即是“大写意笔墨”,散乱无序的堆积穿插即是“大写意章法”。尤其书法用笔更是出手即漏底,或矫揉造作,或绵软乏力,或年代风格错讹,或文句不通,更有妄将字画撮合者,文不对题,错白字迭出。另外,赝品中还有少数出自有些国画功底者之手,常将已出版的李氏画集之作照样全盘摹下,或将两三幅画拆为“零件”移花接木,另行组合,初看形貌似乎真迹,定睛细审则立显行笔乖张霸气,能放不能收。此类赝品以多用印章唬人,粗看尚似,细审则全然不懂各家刀法特征,印泥亦非李家所用,所钤之位置更是不明李氏习惯甚而有乖用印常理。

交易评论

本画廊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