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您所在的位置:亿佳艺术馆>作品>作品详细
云水走松间 69cmx68cm 2016年

云水走松间 69cmx68cm 2016年

  • 编  号:588532
  • 作  者:张凯
  • 销售状态:可预订  
  • 库  存: 1
  • 售  价:议价
买家服务热线: 400 669 0999-6159
云水走松间 69cmx68cm 2016年
亿佳艺术馆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3年
  • 展厅面积:
    300平米
  • 地  区:
    山东-济宁

分支机构

作品信息 作者信息 交易评论 本画廊其他作品
尺寸 69x68(cm) 创作年代 2016年
作品分类 国画 形制 立轴 技法 写意
材质 纸本 题材 山水
作品标签
适用空间
张凯

张凯

出生年份: 1957
籍  贯: 四川

作者介绍

1957年出生于四川省南部县,从小喜欢绘画,1985年至今在成都市从事美术,书法教育。1985年至1988年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系学习毕业,得到了黄舜尧、谭昌镕、林旭忠老师的指导。1999年在四川联合书法艺术学院学习结业。有幸得到何应辉、张景岳、洪厚甜、刘兴德等老师的指导。后在省美术教研员 冯恩旭老师引荐下拜师张景岳老师学习书法。1996年认识著名书法家和美术评论家汪帅老师,书画艺术深受汪老师的影响,受益匪浅。
书画家。四川省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会员,水墨丹青书画院天府分院创作员,成都市书画艺术研究院理事,成都市美术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书画作品多次在四川省美术展览馆展出,均获奖。
三十多年艺术教育,积累了丰富的艺术教育经验,指导学生作品在全国、省、市学生艺术节多次获指导一等奖。成都市学生艺术人才选拔赛两次获市园丁奖,各届均获优秀指导奖。 展览作品
艺术评论
《领略凯弦》
文/汪帅(著名学者,独立策展人,艺术批评家)
在我熟悉的一揽子书画家中,张凯的水准不算突出,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张凯很低调,不露声色地将他的一点小兴趣,一点小才华,一点小经验,一点小执着经营成一个人的艺术史,调出人生的底色,贴上情怀的标签,折射众生熙熙攘攘的来往。
张凯是书如其人的典型,战战兢兢的身板,薄脆清甜的音容,散发着与生俱来的文气。中气不足时是文弱,心手两畅时是文静。60载的沧桑感被稀释得若有若无,少年的凌云志被模糊成道法自然,男人的豪放痒被转换为遗忘参数。他的笔下,如溪流,潺潺徐徐;如涧池,幽幽粼粼;不激不厉,不争不显,自衍出一种怡然的况味,所谓凯弦也。凯之为弦,海山苍苍被他皴染得波澜不惊,天风浪浪被他勾勒成一团和气,笔墨方圆被他圈养得顺理成章,人生提按被他打理成一首绵绵不绝的诗,虽难免三分打油,两分俚俗,这不正是接地气的修行么?小民者,惟自知其小,方可窥天地之大。
张凯格局不大景深大,面对书画界各种神圣经典,各种巍峨他山,各种流行呼啸,他既不挑食,也不偏食,漫不经心的取一瓢饮。这一瓢未必是最有营养的,未必是最有含金量的,将自己的求知欲喂个半饱,就够了。张凯没有仰观俯察、皓首穷经的格局,却有吟啸徐行、牵衣待话的耐性,所以他的艺术表达中,没有拒绝,没有反抗,没有呐喊,却有生生不息的缝隙,让各种光照进来。
张凯柔软的脾性赋予他天生的免疫力,他没那工夫被江湖附加,没那观念被后现代收编,没那锋芒反弹隔靴的批评,没那激情去生产洪荒之力,没那兴趣非得要独上高楼独辟蹊径独树一帜,什么蛮霸精神,打字向前,他的辞典里压根就没这一条。是的,他最喜欢唱《乌苏里船歌》,淡其朗,悠其扬,倍增其婉转,网罗几条小鱼也有满仓的幸福。
张凯是人书俱不老的传说,“他者”视角中的张凯,里里外外透着小清新。按理,和毛笔谈情说爱30年,早就进入“左手摸右手”的过日子的境界,张凯的笔下,却总带着“生”。状态不好时是夹生,妙手偶得时是生趣。这种并非百分百的成功率,反倒让他在挥运中远离瓶颈感。
张凯也可以号称诸体皆能,钟鼎简牍,今草稿行,汉隶清隶,魏楷唐楷,无论深浅,皆有涉猎。用功最多的还是真书,“乙瑛”隽丽一路,“黑女”精敛一路,“鲁公”端庄一路,三路进拔,废纸三千之勤,弟子近万之教,自成一套传道授业的路数。近年得张景岳先生指授,撕开眼界,体悟笔性,广索墓志,参详魏晋,遍尝右军诸帖,旁敲米癫之流,浑厚虽欠,华滋时有,在耐看层面提升明显。
张凯很忙,张凯很慢,张凯很真实,张凯总是笑得后劲十足。张凯很慢,故有时下笔犹豫,笔势纠结,见凝见滞,用笔的准确性尚需进一步操练;张凯很忙,故临古难留,鲜见苍润气概,高古气象,线条的丰富质感尚需进一步锤炼;张凯很真实,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功夫在字外,艺术仓库里的美食太多,内化是个漫长的过程,他胃口不大,消化功能不错,所以能保持长线成长性。至于笔势跌宕,沉着痛快,八面出锋,无意于佳,尤需涵泳。张凯如是,当代书家莫不如是。
张凯也画画,主营山水写意,兼顾花鸟人物,动辄四尺六尺整纸,比书法显得更率意,更开张,偶有佳构,于精微处,得朴茂气。
张凯也治印,诗书画印全能是很多艺术家的梦想,万金油是更多艺术家的必经阶段,张凯的艺术造诣,还远远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
张凯成功地将书画当饭吃。少时学书,老师少不了谆谆诲诫,修养为主,靠这玩意吃饭很难。而张凯却靠这门手艺成为了美术老师、书法老师,并且卓有建树。他的初心,被岁月抛光;他的爱心,被职业打蜡;闪耀着教学相长的包浆。
张凯离现实更近,他只有一个小目标,退休后,改革时间供给侧,更系统地学习书画,在古代大师的锅里喝汤,在近代名家的盘中夹肉,在当代高手的杯间揩油,用自己的生命之火,熬一罐养心的粥。
作为忘年交,作为不掺杂质的诤友,即便面对张凯平生第一次个展、第一本个人画册这么有仪式感的节点,我无条件地张开臂祝福,却无法闭着眼吹捧。张凯也不需要那些老生常谈的光环,不需要那些人五人六的神秘感,更不需要那些迟早多余的粉饰。
对艺术人生而言,退休不是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凯弦依旧,换一个阵地,拿着同样的武器,再出发。
他需要的不是胜利,是领略。
我们通过张凯的书画创作、书画教育实践,也领略到凯弦之玄。
2016年12月11日午后,
汪帅于退翘关第三书房。

交易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