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盈艺术中心
积分:-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美术馆级别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5年
  • 展厅面积:
    1000平米
  • 地  区:
    上海-普陀
您所在的位置:盈艺术中心>展览>展览详情

现成品绘画 ——上海盈艺术中心新空间

展览介绍

盈艺术中心在上海运营一年有余,5月底将乔迁至M50艺术区新址。6月18号,将借由夏可君博士策划“现成品绘画”的主题展览,全新亮相于上海最活跃的艺术区,新坐标,新空间,新展览,新视野。在夏可君博士的策划下,此次共有十一位艺术家参展,分别为:姜吉安、梁绍基、邱世华、张秋实、徐冰、陈光武、郁涛、张耒、李婷婷、小华、于洋。各自以独特的创作,游走于现成品与绘画之间的张力,在现代艺术危机的夹隙中打通余地。

展览集中聚焦了“何为现成品绘画?现成品绘画何为?”等问题,多角度全方位重新阐述了现成品与绘画之间的关系,探索当代艺术的创作的多重可能性。在当代艺术的发展中,现成品创作与绘画各自走向了自身的危机与“终结”。现成品的出现,打破了绘画的平面局限,让任何物品都可以成为艺术。艺术不再只是以颜料和画布为载体、在二维平面上对事物进行描绘;而是可以直接接纳所有事物:物品、商品、器物与自然物,甚至非物或者无物,使之直接成为艺术品。这就导致了艺术打开新的可能性的同时,却使艺术产生危机——艺术的边界消失了,艺术演变为社会学、商业资本与个人好奇的附庸。绘画早已在走在了摆脱自身特殊性的道路上,某种程度上开始了的对“现成品”的接纳,如对报纸等拼贴物的运用。但这种运用并非真正的“现成品”——只是将现成品作为材料,成为了绘画的一部分,完全服从于造型的需要。

“现成品绘画”正是面对两者的危机,穿越当代艺术的悖论,以“虚薄”——加入中国文化“虚淡”的美学,使之更为虚化,更为薄透——保持自然的现成品性,同时有着手工人为的绘画性,使二者又如此自然而然地结合起来。让一个无限度的概念艺术与有所限定的平面绘画二者结合起来。因此,问题就在于:如何充分保留绘画的平面性与质感的唯一性,还有着对现成品的接受与肯定?对此,本次参展的艺术家以自己的作品做出了独特的回应。

其中,姜吉安与梁绍基以具有中国日常生活特色的茶叶和蚕丝来进行创作。姜吉安的绢本茶叶作品,从“绘画作品”上茶叶细微卷曲的古典诗意,以及现成品打开的“文人生活空间”,进行游走式品鉴。让现成品与绘画之间,有着更为场域化的过渡,有着日常性与隽永的诗意。梁绍基的蚕丝作品,既非绘画,也非现成品,又好像是现成品与绘画,因为自然之物的生成,细丝的镂空与云影,具有丰富联想的诗意。

邱世华的空白绘画,面对绘画与视觉本身:没有什么可见,一切是空无,但是却可以愈看愈多,越是空无化越是实有化,有着自然的无尽生发,有着对绘画的逆转。张秋实的纸本拼贴作品,让水墨更为彻底地回到了纸性本身上,具有现成品绘画的触感现场的场域效果。

徐冰为本次展览专门制作了一件《背后的故事》系列的装置性绘画作品,以一块毛玻璃区分开正反两面:正面看是一幅古典高雅的绘画——但其实并没有作画,充分体现出无为性;从反面看则是一些现成品,垃圾袋与残碎之物。把无用之物,转化为高贵的绘画性视觉艺术,通过装置与反转,以反讽的方式来结合现成品与绘画。

陈光武的水墨阴阳双重书写,要我们从绘画与空间的关系上,从有为与无为的虚薄结合上,分开与综合地观看。阴阳并置分立,结合了有笔与无笔,解决了波洛克以来的对峙及其对绘画取消的可能性。

郁涛以组合与切割书册做出的现成品,重新面对画、物品与绘画三者之间的关系。张耒的现成品绘画,则是一种占梦术一般的转化,让我们重新回到身体与世界的原初关系上,触摸时光的痕迹。李婷婷把日常琐碎的不被关注之物作为水墨或彩墨描绘的对象,让水墨回到与日常性与物性的关系上,让水墨与器物重新相遇。小华的作品,则让我们看到了手工线条与绘画工具本身的内在关系。于洋以宣纸包裹木条,并且以黑白或者中国式赭色的色彩感,在平面上形成带有韵律感的竖条形式。

这个六月,在盈艺术中心的展厅,我们拭目以待11位艺术家用各自独特的方式,不同的媒材,多元的创作视角,各自解读现成品绘画这一概念,在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从新梳理和诠释,也未尝不是为当代艺术贡献出自己新艺术原理的一次机会。

出品人 : 王厚淼 艺术顾问 : 于向溟 展览统筹 : 饶颖  媒体策划 : 吴瑾 展览助理 : 格雷,张艺琼,马少琬 设计师 : 李化帅,刘洺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