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河北画院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2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36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河北-石家庄
您所在的位置:河北画院>画廊动态>正文

全国油画名家河北古村落写生活动纪实

2015-12-15 09:10:40     

     2015年10月5日——11月5日由河北画院组织的“走进太行——全国油画名家河北古村落写生活动”成功举办,院方邀请了29位全国著名油画家参加此次写生活动。这些画家来自全国各地,都是极具创作实力的油画家。此次活动是河北画院已经连续成功举办了七届的走进太行活动的继续。

      河北省自古就是一个人文历史丰富的地区,拥有很多承载着丰富历史文化和审美价值的古村落,此次古村落写生活动,对于画家们与其说是一次写生活动,不如说是一次与古建筑、古民居的在精神层面上的对话,无疑是一次挖掘与发现之旅。从绘画的角度来说,写生是画家获取物象全因素最直接的手段,承担着画家作为艺术的本体获取最直接、最鲜活感受的任务,画家对物象的注视区别于照相机对物象瞬间的、机械的、碎片化的抓取,更多的是画家的情感体验。从美术史的角度来看,绘画大师们的创作都是依赖着直接对景写生,尤其是印象派更是在写生的基础上不断地挖掘艺术表达的种种可能性。在当代绘画语境下,摄影技术的普及和多媒体技术的出现,对架上绘画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冲击和颠覆,要想保持架上绘画鲜活的生命力,对当代画家来说回归写生无疑是最具有现实意义的。当年梁思成与林徽因在撰写中国建筑史时是对中国古建筑从外形到结构的一次深刻的剖析和记录,需要的是严谨和仔细以及坚韧的毅力去完成。而今天的画家们更需要的是一颗在浮华物质世界中仍然保持纯净的心灵,去静静地体味那份先人们在这些古村落、古建筑中留下的凝结着无数人生智慧的人文密码,通过画家们的眼睛捕捉到古村落的那份特有的审美价值和历史人文价值,让这些古民居、古村落的精神内涵被画家们挖掘出来,用画家具有个性化的绘画语言方式表现出来,以美的形式呈现在画面上,与观看者形成一种无声的交流,那是一种心灵的震撼,一首心灵的交响曲。这次活动的意义也就在于此,让人们重新审视这些古村落的人文历史和审美价值,深刻体会习主席提出的建设美丽乡村,留住乡愁的意义,对于古村落保护、开发、利用有着积极的作用。

大梁江古村

此次写生的第一站是位于河北省井陉县西部的大梁江村,这里保存着比较完整的明清建筑群。大梁江村历史悠久,唐代时就有人在此居住,明代梁姓一族日渐兴旺。目前有古院落162处,3000多间房屋。房屋建筑以石头作为主要材料,木质门窗,碧瓦青砖,斗拱飞檐,气势宏伟,房屋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呈现了一代晋商曾经的辉煌,有人称之为河北的“乔家大院”。

大梁江古村落不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更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画家们被这些古村落的魅力所吸引,迫不及待地拿起画笔进入写生创作状态,纷纷走进古村寻找自己理想的角度和位置开始画画。此时的古村落让人想到欧洲油画大师西斯莱、毕莎罗笔下的乡村小镇,只是这里弥漫着浓厚的东方文化气息。

军旅画家孙浩老师是这次邀请画家中最年长的一位,但是和他交谈给人的感觉是精力充沛充满朝气,他的画面上色彩绚丽富有趣味,涌动着一份才情和随性的灵动,恍惚间感觉面对的是一个青年人。他站在村子的对面,被村子的全景吸引,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房子掩映在绿树和太行山前的这种别样的美正是他所喜欢表现的内容,于是就用一抹浓重的黑色表达出太行山古村落的厚重和神秘。

上午的阳光掠过老房子铺洒在光滑的鹅卵石街面上,也照到正在作画的军旅画家邵亚川老师的身上,画板挡住了他多半个脸,他一边作画一边和身边的老乡攀谈着,老乡穿着家常干活的衣服挑着担子,担子两头是两个筐,似乎是刚刚从田里收工回来的,老乡的井陉方言并没有给彼此的交流带来障碍,看老乡脸上时不时地绽放的笑容朴实快乐,就是对邵老师作品的肯定。

中国油画院副院长朱春林老师在村中心的主路边上,很容易找到,第一眼看到他的画就喜欢上他画面里弥漫的那份清雅的格调。以前我在一些展览和画册上就见到过朱老师的画,非常喜欢他的作品,喜欢他作品中泛着的淡淡的清幽的情绪,就像栀子花的香味,清幽并不霸道,但沁人心脾,也久久不能忘怀。今天亲眼看到朱老师作画,很幸运,希望能从他的画中学习到对我有所启发的东西。他用色量很少,大概是我见过的画家中用色量最少的一位画家了,但并不影响朱老师用自己的绘画语言给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村落赋予新的格调,在朱老师的画中它既有历史的沉淀感又有某种世外桃源脱俗的气质。

 油画院课题组徐志广老师对街边一户农家院落里的一架葫芦产生兴趣,他告诉我,想把那种阳光照射下叶子和瓜果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意象地表达出来,他快速地在画布上铺满颜色,把最初的感受用厚重的色彩和跳跃流畅的笔触交融在一起,画面丰富而富有意象性。

大梁江村中心有一处叫武魁院子,这家院落保持完整,院子主人的先辈曾经高中武状元,院子建筑别致古朴气派。油画院课题组李新铭老师把画架支到了对面房顶,可以一览这所宅院的全貌,以扎实朴素的写实手法自然真切地表达了对这一古老院落的个人理解。

一天的写生在落日的余晖中落下帷幕,画家们虽然疲惫但意犹未尽,期待明天。

吕家村
吕家村位于井陉县西南部,与大梁江村相距不远,据史书记载,元末就有人在此居住,名为汪儿村。明永乐年间,有吕氏一家迁来此居住,而且人丁日渐兴旺,所以该村冠名为吕家村。目前全村总人口482人。村里有保存完整的明清古民居76处,最有代表性的有12处。清末名将冯光才在此修筑抗击英法联军的庚子长墙,绵亘数十里,至今仍蜿蜒挺立。1938年,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在此指挥著名的长生口战役。2013年,吕家村被河北省住建厅评为河北历史文化名村。


 
 进入吕家村,最抢眼的是村口的新建的门楼,也是画家们俯瞰全村最佳的位置,军旅画家邢俊勤老师最先发现了这个优越的角度,用两张画幅拼接画了一幅村子与山峦之间的全景画,视点由远到近把整个山村的阶梯感表现得很有趣味性,深绿色的树冠掩映在老房子中,与微微泛着一点黄灰色的石头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画面完整,色彩强烈。

在每天劳作的村民眼里,石头房子再普通不过了,没有什么值得入画和激动的美景,当他们看到画家们笔下呈现出来的作品时,对自己生活在这样美的山村里感到由衷地欣慰。人们心中的美感是需要发现和唤醒的,画家们的作品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领悟,这也是艺术家的责任。秋天的山村里每个角落里呈现着丰收的迹象,家家户户房顶上堆满了金黄色的苞米和瓜果,生机盎然,充满诗意。


蒋家村

蒋家村与吕家村比邻,相传该村建于明朝,由山西洪洞县迁来的一蒋姓人家发展而成,故名蒋家村。蒋家村总面积约6000亩,耕地1446亩,现在全村总人口1001人,主要从事农业、畜牧养殖业。


村子规模不大,但在老街区保留着几条完整的老巷子,巷子很窄,只能容两个人相向而行,上午的阳光照在巷子的尽头,一半的墙体已经在在明晃晃的阳光里,明亮温暖,几乎接近中黄色,暗影部分的墙体冷峻阴暗,接近暗紫色,这种情景让我联想到梵·高的作品,我想在遥远的阿尔也许就是现在这样的色彩对比,这种自然界中天然的色彩关系,让画家产生表现的冲动,画家的写生就是把这种自然转化成心灵的感动。油画院课题组秦烨老师无疑也被这种感动所捕获,选取了这条小巷作为在蒋家村写生的第一幅作品,秦老师在画面上表现出强烈的形式感和整体感,而这些特点在他每一幅作品中都有充分地体现。

 来自秦皇岛的画家张文慧老师腼腆幽默,在大梁江写生时,因为一阵劲风吹得他措不及防,颜色盘倒在画面上,把一上午的成果都毁了,可没见他慌乱,从容淡定地重新整理继续完成作品。我最先知道的是他的《不到长城非好汉》系列作品,因为获奖广为人知,这次写生他的作品和他平时的创作一样,呈现出沉稳饱满的色彩,造型概括凝练的艺术个性。

油画院课题组徐晓东老师对各种姿态的树及与景物的关系情有独钟,他每一幅作品里的主角都是一棵棵姿态各异的大树。我也喜欢画树,树有个性,有的遒劲,有的婀娜,但要画好树是不容易的,尤其是千姿百态的枝枝杈杈最不好表现,徐晓东老师笔下的树自然生动富有生命力,显现出高超的艺术表现能力。

来自天津美院的赵宪辛老师刚从欧洲写生回国,此次写生作品画面构成考究、色彩微妙、笔意灵动,流露出强烈的现代感,这些古村落在他的作品中被赋予了新的感觉。

画家们在山村里写生,还要背上自己的一大包画具,要付出很多体力和精力,而且为了节省吃饭时间,我们只能把盒饭送到写生点就餐,大家一边吃着盒饭一边还在讨论各自写生的感受,有的画家领了盒饭就回到自己写生地边画边吃,这种对绘画的热爱让人感动和敬佩。

支沙口村

支沙口村与蒋家村比邻,在蒋家村的东面,据井陉县城26公里。明末清初,南漳城村的一户张姓人家迁到这里而立庄,因村子建于支沙沟口,因此取名支沙口。面积广阔,拥有山场一万多亩,耕地面积1420亩,水浇地606亩,总人口1120人,全村主要从事农业、林业、畜牧养殖业。

支沙口村就在马路边上,每次路过都被村名所吸引,我喜欢这个名字,很硬朗,而且很有故事的感觉。前年在山里写生,没有机会画画这里,因为一场突如其来春天的大雪而更喜欢它了,支沙口的雪景美呆了,尤其是在桃花烂漫的当口儿,白色的雪和鲜粉色的桃花辉映在一起,好看的无法用语言形容,这里就省略掉几十字,只留给大脑想象吧。这次随画家们一起写生又来到此处,有了近距离接触它的机会。于是我便沿着街巷走进村子的深处,一边走一边寻找正在写生的画家们的踪迹。油画院课题组孙文刚老师话不多,总是埋头认真画画,他很幽默,在我给他照相的时候,摆了好几个姿势,让我一定选一张英俊潇洒的发布,他要求自己随时注意形象,一不小心全世界人民都会看到,一定要以最好的状态示人。他的画也很轻松,就如他的人一样。我想做人和画画是一样,应该学习孙老师的这种既放松又幽默的态度,也许作品中会产生某种异样的吸引力。

来自威海画院的画家毕建勇老师敦厚稳健,作品也如他的人一样厚实完善。此时他正在街巷深处一农家院的门口极其投入地画,画面上的人家是一座高耸的小楼,有纪念碑的感觉,很雄伟有气势。

油画院课题组黄胜贤老师在毕老师的旁边写生。黄老师的作品散发着一种浓郁香甜的巧克力味道,是让人从视觉联想到味觉的一种感官体验。画面的气质由画家的心灵而生,想必黄老师的内心蕴藏着那种浓郁的香氛才有了这种独特的画面视觉,艺术素养深厚。

在支沙口村,画家们不但收获了很多作品,一定还会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
 

英谈古村

英谈村位于邢台县西部路罗镇境内,属太行山深山区,村四周山岭环抱,自然景观独特。英谈村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历史悠久,有“江北第一古山寨”之称,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村落建筑保存良好,村子内的房屋依山势而建,高低错落,造型完美,做工精良,古朴考究。院与院之间相互通连,易出易进,设计巧妙,体现了先民们的智慧和天人合一生活理念,呈现出太行山区古村落的典型特征,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

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立刻被这里的建筑风格所吸引,这里的石头是微微泛着红色的,这一点不同于大梁江。军旅画家孔平老师也非常喜欢这里,他喜欢这里多样的色彩,这与他的画面表达不谋而合,他喜欢德国表现主义的自由奔放,不拘泥于物象的真实面貌,注重的是自己内心对物象的理解和情感的抒发,他的画面在造型上做减法,减去了不必要的细节,留下的是强烈的色彩和有张力的形,充满饱满的情绪。我在与孔老师交流的时候得知,他非常偏爱中国的皮影这种民间艺术形式。在这种民间艺术形式中蕴藏着丰富的感染力,这种感染力给他的绘画以启示,同时他表示,中国艺术要想立于世界艺术之林要有自己的艺术个性,这种艺术个性根治于本民族的艺术土壤之中,油画就是油画,这种语言魅力不能失去,如何在保持油画这种材质的语言特性的同时还能表达中国人自己的民族情感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这也是孔老师正在探索的方向。

来自内蒙古师大的王治平老师沉稳诙谐也很健谈,和他交谈总能得到对我有益的知识。他擅长表现内蒙古草原广袤苍凉的风光,而且一直坚持这个题材很多年,在全国美展以风景画获奖,说明王老师实力不凡。此次参加河北古村落写生,他所面对的景物与之前的经验完全不同,王老师面对风景从容淡定,首先研究眼前的风景如何表现,做到心中有数,才不紧不慢地开始打稿,稿子做得很仔细,不图快速完成但求仔细扎实,这份扎实也体现在他的画里面,他画的山结实厚重细微耐看。 

油画院课题组蔡际鸿老师喜欢强烈的光感。在英谈的街巷里,他选择了一处明暗对比强烈的院落入画。在画面里,他利用强烈的明暗对比表现明媚的光线与物象之间产生的美感,婆娑的树影投射在石头墙上摇曳生姿。

转过街角就看到中央美院附中的李炎修老师了,李老师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发型,画画的时候为避免颜色蹭到衣服上围着围裙,这场景很酷。他的画色彩强烈富有装饰性,体现了画家独特的美学修养。

河北师大的侯志江老师曾多次写生这一带的古村落,听他说每一次都有新的感受。这次他选择在村口作画,面对深邃的小巷,他捕捉到房子与树的掩映关系,老墙、门洞是背光的暗面,房子的顶部被明亮的光线照射着,一明一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关系,在他的画面中这种明暗关系和不同的冷暖关系呈现得非常强烈,加上果断的用笔使画面产生了极强的艺术表现力。我想这就是每位画家的不同视角吧,而且这一点也是成就了画家们不同绘画个性的因素之一。 

 

贺家坪

贺家坪位于河北省邢台市西南路罗镇境内,距邢台市区65公里,西邻太行大峡谷谷口,村子的建筑多由红色石英砂岩石构建而成,建筑极具特色,村内有武举人宅邸古院落、进士巷等具有历史文化研究价值的古建筑群。院落与院落之间相互连通,设计巧妙,气势宏伟,审美价值极高。近几年来,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不断加强对古建筑的修缮和保护,同时新建住宅院落和古建筑院落协调融合,充分体现了继承、保护、发展的建设理念。

画家们在贺家坪写生的这两天,天下起了小雨,整个村庄和山都被淡淡的雾气笼罩着,远处的山峰被雾气阻断,只隐隐地露出一部分山头,宛若海市蜃楼般虚幻。河北师大的徐福厚老师就躲在旅馆的屋檐下画院子里的场景,他想画好院子边上的几棵姿态各异的树。画的名字都起好了,就叫“贺坪人家的五棵树”,很有诗意的名字。徐老师是我的研究生导师,他平时除了画画外就是喜欢作诗了,我们几个学生对他的诗比较熟悉,有的诗还能背上几句。徐老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在自己的作品中表达一种中国精神的内涵,不断地以太行山为表达载体,创作出一批具有自己鲜明个性语言的优秀作品。

 

来自广西书画院的杨诚老师喜欢画贺家坪的山,他喜欢用很厚的颜色堆砌山的形状,用走笔的痕迹感制造岩石的肌理,这样画出来的山体很有触摸感和生动的气韵。

也是因为下雨,我院的马洪彦老师就选择在宾馆的露台上画远处的山和半山腰的小村子。我一直喜欢马老师的画,他的作品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童话感,画面里的人和物造型富有趣味,细节处理精到入微,整体画面收放得当,马老师是一位成熟的画家。一直想有机会看他作画过程,从中学习,这次机会难得,对我画画很有启发。

张立农老师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他对待画画态度严谨勤奋。因平时也没机会近距离地看他画画,向他学习,这次也是非常好的机会能和他一起画画对我来说受益匪浅。他的画充满诗意,这也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艺术方向,在此之前,我为张老师写过一篇以诗意表达为题的评论 ,比较准确地表达了我对他作品的感受,这次看到他的作品除了诗意依然浓厚之外又多了几分厚实。

来自深圳的画家邓先荷老师已经连续几届参加河北画院组织的走进太行活动,对他的作品我也很熟悉,在画画中间小息的档口,我仔细欣赏了邓老师的画,他画法成熟写实,淡淡的灰色调子很统一而富有变化,似乎比以前我见到的他的作品更清丽了,很好看。 

贾占峰是我们画院的画家,我们年龄相仿,所以说起话来就没那么多的顾忌,有时候还开个玩笑。贾老师一直致力于追求一种类似中国青绿山水画的风格,有绚烂的绿色和天蓝色的并置,有时候并置一点朱膘色,有明显个人风格和鲜明的艺术追求,这次他写生河北古村落的作品风格是之前的延续。

 

赵州创作基地

继走进河北井陉大梁江、吕家、支沙口、邢台英谈、贺家坪等古村落现场写生之后,画家们来到位于河北赵县境内的河北画院写生创作基地,对写生作品进行完善和整理。河北画院写生基地坐落在一片梨园中,幽静整洁的工作环境和便捷创作条件,为画家们进一步的工作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画家们很快把现场写生的激情转化成深入完善作品的工作状态。画家们又兴致勃勃地考察和写生了赵州桥这个世界级的历史桥梁建筑遗迹。

油画院课题组杨金宇和费翼峰老师是这次被邀请画家中最年轻的两位八〇后画家,杨老师比较腼腆,第一天在大梁村写生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作品的独特性,当别的画家都在画房子和巷子,他却把视觉重点锁定在建筑工人搭建的绿色的苫布棚子进行描绘,而且表现手法比较自我,喜欢用比较平滑的笔触平涂颜色,画面构成感比较强烈,色彩协调在各种灰色中,很厚重。独立思考,坚持自我,对画家来说很重要。相信青年画家杨金宇正是秉承着这样的理念,他还很年轻,前途无量。

画家费翼峰也是这样,他喜欢画比较有细节的静物,在农家院里他总能找到想表现的很有意思的东西来画,老农家桌子上的各种摆设、窗台上的瓜果、一扇年久失修的老门等等,都在他的画里出现,而且很有趣味和当代性。

从作画过程来说,有的画家喜欢先抓大关系,然后一点点进入细节,有的画家喜欢从细节开始以点带面,推进完成。马虹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位从细节入手的画家,而且推进得非常仔细,我在赵州写生基地马老师的画室亲眼见证了马老师的作画细节。在推进细节的过程中同时制造出肌理感,基本上一次性完成作品,马老师精心创作完成后的作品,很有北方风光苍茫厚重的风格,让人喜爱。

在赵州写生基地,中央美院附中的王晓伟老师也在抓紧完善他的写生作品,王老师在写生的时候作画速度很快,强调感受,意到笔先,富有探索性。作品里既有那份写生的激情又有对画面的取舍。

河北师大王福明老师的作品色彩微妙,强调黑白灰在画面中的构成关系。他的作品呈现了中国绘画传统元素自然融入油画的艺术探索理念。

 

随着画家们一路写生这些古村落,我也一路在思考,在我们写生的这些村落中,有很多村子都已经是空心村,留守在村中的多数都是孤寡老人,有的宅院干脆就是常年没人居住,主人们早已经离开这个贫瘠落后的村子搬到城市去工作和生活,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这类村庄空置现象会越来越严重,如何保护开发利用这些有着悠久人文历史价值的古村落,确实是政府面临的一项重要课题,习主席提出的建设美丽乡村计划有针对性地指明了未来农村的发展方向和策略,也希望通过河北画院组织举办的这次活动,通过画家的作品把这份美丽的、即将消失的乡愁呈现给大家,一定会引起更多有能力有抱负的有识之士投身到保护建设的队伍中来,大家共同努力把我们的乡村建设得更好,留住这份珍贵的美丽乡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