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三恒美术馆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9
  • 印象:
    确定
  • 经营时间:
    8年
  • 展厅面积:
    30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
您所在的位置:三恒美术馆>展览>展览详情

白石洲——丁酉徐岚画展

  • 无图

  • 无图

已经是最后一张,点击重新浏览!

展览介绍

白石洲——丁酉徐岚画展

主办

三恒美术馆

策展人

孙江宁

学术主持

子仁

开幕时间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四时

展览时间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三月十日

展览地址

三恒美术馆

北京高碑店一区9-11


我们的语言世界

--对徐岚“白石洲”画展的解读

        子仁

在几年前开始的黄河行之后,徐岚以自己的方式作旅行写生的实践一发而不可收拾,先后有广西行、富春江行、漓江行,去年他又做了一次白石洲行。

看起来,他的旅行写生从面到点,范围在逐渐缩小,而实际上他所探讨的问题在逐渐深入。不过,他特有的旅行写生的方式并没有变,而且一直保持着生动和锐气。他的艺术观念则不再局限于某些理念性的和完全个体化的表述,而是呈现为日益明晰的当下观照,以至于他能很好地把自己的艺术素养与自己的现实感受融为一体。这一点,从他借以表达的母题形态来看,表现得是很明显、很突出的。

白石洲 2016 -1(局部)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在这一过程中,在其旅行写生的间歇,徐岚也开始在案头上自觉地把自己多年阅历中的所见、所思与作为当代艺术的中国画实践联系在一起。他重新拿起了放下多年之后的纸、笔、墨,干净利索地写出自己的心象,发出自己的心声,而且让人生发共鸣。他在这方面初具规模的作品形成了两个系列,先有“红月”,再有“白石洲”。

按照通常的套路,看过徐岚的白石洲系列之后,人们恐怕都会将其与齐白石联系起来,这不但是因为他取了这个名称,还因为这一次他让那些采自白石老人的人物、花鸟、器物等形象在他的画面上占据了最显要的主体地位——我理解,他在提示我们,齐白石已经成为我们某种借以缅怀的对象,从而具有某种象征意义。我以为,直接模仿齐白石画风的亦步亦趋者是不可能勾起这种意义的。然而徐岚做到了。他怎么做到的?用语言,用语言构建出他的世界,也是我们能共鸣的世界。

白石洲 2016 -1(局部)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不要忘了,徐岚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在他这一次给我们观看的画面中,除了主体形象和某些齐体书法能让人直接想起齐白石之外,还有大量的形式因素是在齐白石那里找不到的,至少没有过于明显的直接关联。例如,一、横式布局。齐白石当然也作横幅,但他给人形成的画幅印象是以立轴为主的,而徐岚的横式布局,既是他旅行写生的经验遗存,也寓意着一种环视八方的情愫;二、漫天红与一江青。齐白石画太阳喜欢满天红的背景,但绝无同时的一江青,而这是徐岚在他的红月系列之后开始形成的一种充满现实凶兆隐喻的画面语境。为了保持色相上的张力处于基本协调的关系,他采用了非齐氏的淡彩式平涂法,却小心地留下最低限度而有效的笔痕。这是一种经意的自然;三、符号化的点景元素。包括断崖、孤松、古塔、窠石、小舟、荒草等等,这部分符号的形象来自更宽广的中国画传统,包括他挚爱的八大以及历史上诸名家,而其他符号还有红月、残山、蓝皮屋等等,这是他近年来在旅行写生途中捕捉到并确立下来的富有当代中国社会特征的“残酷的诗意”符号群(实际上他捕捉到的符号群还不止于此),因此也是徐岚特有的符号。这些符号经过取舍、裁剪之后而构成于同一个画面当中,在横视的色相语境中成为有特定逻辑的言说样式。四、简化的笔墨。这不单在一个个局部的形象中表现出来,还在于徐岚把整个画面作为一个个相对完整的故事来陈述的时候所铺下的心思迹化。从中我们既可以领略伟大传统中一以贯之的含蓄的审美特征,也可以读到现当代的文化变局带来的冲撞。

白石洲 2016 - 1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在此我想特别提示的是,对此缺乏感受且不善细读的人恐怕是读不出作者笔下滴血之泪的,或充其量也只是把徐岚的笔墨往技术论者所钟爱的胶柱鼓瑟之路去还原而已。如果是这样,我便要说,这是对作者胸怀中那份深情厚意的侮辱。

今天,我们的文化传统在现实的文化变局和权利肆虐之下,早已固化成文物般的所谓经典,它摆在那里;而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恶化,包括残山、污水、雾霾以及制度的束缚、生存的孤独、人性的失落、活着的浅薄、娱乐的喧嚣,就摆在这里——这两个方面处于一种矛盾爆发的临界焦点之上。

现在,它通过徐岚的画笔呈现出来。他从传统中习得含蓄优美的艺术表达,又敏感地把国在山河破的无奈化作具象符号的处理,二者还能在看似协调的语境中共存。希望对它有所体会,对于一个睁眼看世界的人来说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而实实在在地对它做出如上表达,却不是一件看似容易的事。前者需要有一个满怀乡愁的心意,后者还需要有一个悲天悯人的胸襟。现在,徐岚以他的方式把它初步陈述出来,他对读者的解读也就构成了挑战。

最后,我在猜想,也许有人会问:那么徐岚此次画展为什么要叫“白石洲”?下面这段话就算是一个后置的简介吧:白石洲是深圳华侨城内一个土著村的名字,这个城中村在面对中国乡村城市化的燎原般进程中,至今还在以土著渔民与外来农民工的存在而固守着自己的存在,但它也在城市化携带而来的大众文化蚕食下,逐渐变成了一个浓缩当代社会情境的孤岛,其最终结局是:它将被摧枯拉朽得丁点不剩。正因为它独特的地位和形态,白石洲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包括海外的文化人类学家,也包括中国的艺术家,后者当中就有徐岚。这个简介似乎仍然不能回答上面那个问题,那么我们不妨换一换问答角色,由我来提问:曹雪芹写的书为什么要叫《红楼梦》?不同的人,必然有不同的答案。

丁酉正月于玄和堂

白石洲 2016 - 2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 - 3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4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5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6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 - 7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8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9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10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11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12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 -13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 -14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 -16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17   纸本墨色   24cm x 78cm

 

白石洲 2016-18  纸本墨色   25cm x 33cm

白石洲 2016-19   纸本墨色   25cm x 33cm

白石洲 2016-20  纸本墨色   25cm x 33cm

白石洲 2016-21  纸本墨色   25cm x 33cm x 2

白石洲 2016-22  纸本墨色   25cm x 33cm x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