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我们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0
  • 印象:
    艺术标杆 高大上 很棒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6年
  • 展厅面积:
    500平米
  • 地  区:
    上海-杨浦-其他
您所在的位置:我们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江河湖海的水——说何汶玦的画

2016-01-06 15:54:06 来源: 而今迈步     作者: 我们画廊

江河湖海的水——说何汶玦的画

文 黄燎原

  在中国现在艺术中,画水画得有声色、又以水为其一段时间的代表性符号的人不多,方力钧是一个,也许何汶 也可以算一个。

方力钧的水是诗歌之水,方力钧是爱伦堡所颂赞的那种“大海深处的诗人”,既清澈明亮,又深不可测。

  而何汶玦的水……

  何汶玦的画是那种在过去的年代里劈波斩浪的类型,它们首先让我想起小时侯唱的一首歌:“破巨浪舞长风/我们到江河湖海去游泳/风雨劈开万千浪/我们的心儿火一样红/小伙伴快长大/朵朵浪花在飞溅/毛主席指引我们/指引着前进方向……”目标明确一致,埋头苦干。

  其实何汶玦不是一个埋头苦干的人,我甚至觉得他画画都三心二意不够专心,但也许又因为如此,他的画面坚硬而散漫,透露出一个类似“业余作者”的执着和专情、朴实和自然、诚恳和谦和。

  何汶玦的水是唐突而冲撞的,是其他人避之犹恐不及的,是水的灾难性的一面,这样的水是我们似乎只有回到透纳的年代才恍惚可以看得到的。也许在旁人看来这也许是因为何汶 “不识水性”造成的,而其实何汶 却真正制造了一个类似“不会水的人不会被水淹死”的“假相”,而这种所谓的“假相”,我以为正好符合了时下所谓“当代艺术”的真相。所以何汶 雾投雾撞,也撞在了“当代艺术”的门板上。

  表现水的“劣根性”和人对水的“残暴态度”用以反对老庄的和谐论,我认为这构成了何汶 创作的“积极出发点”。在中国历代的创作中,对水的隐忍和包容,以及对水的顶礼膜拜,形成了亘古未变的中国“水文化”,而这种出于“祈雨”心理的对水的卑躬屈膝,又形成了中国古文化中“媚水”的“奴才哲学”。何汶 “大禹治水”,站在了传统文化的邪门歪道上。

  对水的歪曲和切割,让何汶蚷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也让何汶玦有了凌驾的舒心和欢畅,这一曲动地歌吟,激越澎湃。

  何汶玦对水的态度是插入式的,扬鞭奋蹄,激流永进,一泻如注。生命的狂野和张扬,都在附着灵魂的肉躯切入水面的一刻灿烂涅盘。

  何汶玦的水是急驰的,水和游泳者的关系也是急驰的,是擦肩而过又纠缠不休的那种急驰,就像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社会和时代,高科技的迅捷和人的舒缓恰成一对矛盾,而这个矛盾又恰恰是人自己造成的。人在当代已经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人们被自己不断创造和更新的机器和思想所左右,这就像何汶 的“入水”,谁能控制水花飞溅?所以,何汶 的“入水切入点”,也就成为了他审视和俯仰生活的起点。

  何汶玦的画面是狂躁不安的,显示出一个年轻人在盲目寻找的轨迹,它的凹凸不平和跌宕起伏,反映着生活的颠簸和事业的动荡,一种强烈的、渴望被任知的心理昭然若揭。这是只有在年轻的创作中才能被发现的迹象,因为年轻所以闯荡,所以无畏。何汶 用人与水的拼搏方式,直截了当地表现人生的奋斗过程,一点儿也不含蓄,甚至有些露骨,这种朴实在当下,反而有了反朴归真的意味。因为,在这个时代,拐弯抹角已经成为了某种时尚,直露的表达经常会被认为是肤浅和平庸,或者没文化。但其实,“没文化”恰恰是现在文化的一个重要表征,甚至可以极端地说“没文化”才是现在的文化。我们在每个时代说文化问题,总是从过去的文化入手,总是用上一代的前卫文化来弹压新兴的文化,但其实文化冲突的结果,又总是更年轻的文化会占上峰,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从最新的文化角度开始思考问题?又其实,所有的新文化都是从过去的文化中来,有时候向传统文化的回归就是一种新文化的发轫。

  最近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是,一些年轻艺术家,他们在所谓的“卡通时代”笼罩下,一直还坚持用一种貌似传统的方法创作,这是否一种更新的态度和文化,是否一种超越目前流行盛行文化的更先进文化?在一种文化还刚开始的时候就总结是愚蠢的,所以我们还得观察,但对于一种现象的提出又是必须的,因为我们不可以迟钝于我们生活的时代。我已经在很多中国的年轻艺术家的创作中,看到了他们向他们上一代“思考性的前卫艺术”回归的迹象。上一代艺术家习欧美,新一代艺术家学他们的师长,上一代艺术家是真正的离经叛道,而新一代艺术家则学会了走仕途。

  何汶玦的艺术之路才开始,还遥远,像绵长宽阔的海水,让我们等待激流。

何文玦,“看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布面油画,200×130cm,2007

 

何文玦,“看电影-花样年华”,布面油画,200×130cm,2007

 

何文玦,“看电影-喜宴”,布面油画,200×130cm,2008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