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伍拾伍号院子艺术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6年
  • 展厅面积:
    68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
您所在的位置:伍拾伍号院子艺术空间>展览>展览详情

彼境 ── 梅婉婷作品展

展览介绍

世界微尘里

 

                            

 

梅婉婷的画,飘飘渺渺,洇漫一片,若说是山水画,那里却山非山,雾非雾,若说不是山水画,又分明是宋代全景山水画的意境,而且,她的绘画语汇悉数来自宋代山水画传统。

宋代全景山水画是无限的空间,渺小的人,而在梅婉婷的画里,空间过于茫茫无际,以至消失了人的存在。梅婉婷的“山水画”不但没有人,也没有山和水——山没有明确的造型,水没有水纹,只有茫茫无际的空间和无限重复的山水画语汇。好比是航拍,高高地、远远地俯瞰而下,只见茫茫一片,地表的纹理是有的,然而难以分辨山和水的面目。古人所想象的太空图像,大概也就是这样子吧。没有山水的山水画,是赵无极开拓的。为了抽象,赵无极舍弃了山水的形象和皴法,但他想必料不到,后来者又重新捡回古典山水画语汇,用新的句法组成画面,衔接文脉,回望传统。

如何理解梅婉婷这些没有山的“山水画”?她用山水画最基本最简单的皴法来制作画面,密集的点和短线向四面展开,物象消失,却组成太空般渺茫而广阔的空间,犹如古人对“空”与“无极”的想象。这不是真实的景观,而是幻境,一个近于迷幻电子音乐的漫游空间,简约,迷离,恍若彼岸。所谓芳草天涯,所谓一花一世界,浩大的空间,并不非要星际穿越才望见。梅婉婷在微小的世界里发现宏大的境地,她用卑微的浮萍荒草编织太空幻境,同时混淆了大小的区别,微小的芳草、飘萍与浩大的太空同构,大也罢,小也罢,梅婉婷俨然一笔一笔指认世界的本来面目,在寂静中,物象消失,自我消失。

自我消失在芳草天涯之中,消失在深深浅浅飘萍之间。梅婉婷的水墨画看上去如飘萍,浮云,空草,风吹云散,因此有一种无常感,空寂感,短暂感,仿佛她所画的乃是因缘聚散的万象。这只是刹那而广袤的世界,虚空中的虚空。虽然如此,却也是可珍惜的世界。

古人说“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含悲,冬山如睡”,梅婉婷的水墨画既不喜悦,亦无悲观,唯有无常与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