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有尔艺术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0
  • 印象:
    确定
  • 经营时间:
    10年
  • 展厅面积:
    400平米
  • 地  区:
    上海-杨浦
您所在的位置:有尔艺术空间>展览>展览详情

荼蘼之后

展览介绍

飘逸与冷峻

                                    ——小满的“后荼蘼时代”

          

小满的绘画是引人入胜的,走进她的画室,立马就会被她的画面所吸引,像是吟唱生命的诗歌,有婉约清秀,又有恬淡纯净,有悠扬曼妙,又有自然真挚。她缤纷的画布上到底藏着怎样的魔力呢?

首先,小满的绘画是美的。在当代艺术中,已经很少有人用“美”来评价作品。事实上这一趋势由来已久,抽象绘画大师纽曼(Barnett Newman)就曾直言不讳的说道:“现代艺术的动力就是摧毁美。”艺术哲学家丹托(ArthurC Danto)甚至指出:“艺术从来都不是以美为最终目的的。”“至关重要的是,要将美学意义上的美与更广泛意义上的艺术卓越性区别开来,美学意义上的美可以与艺术卓越性毫无关系。”小满与一些对“美”焦虑的当代艺术家不同,她是勇于“言美”的,并且她又不像另一些只是策略的利用“美”的艺术家,而是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来对待“美”。

小满是拥有一种诗人气度的,她选用“蝴蝶”作为创作的主题,已经不止是一个美好事物的问题了,就如“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这里面包涵着栩栩然”,包涵着美好的情境虚缈的,是从绚丽外观中申发出的精神之美。这种美,在李商隐那里有,在柳永那里有,在李清照那里也有。或者说,小满绘画所体现出来的是一种掩映在时尚外观之下的中国传统美学中所推崇的隽永之美。

其次,小满的绘画与她的生命体验密切相关。她曾说过:“我的画是跟我的生命历程同时在发展,我的作品都是在路上,在我成长的路上。”小满从艺有与生俱来的源动力,但她走上艺术之路却是一个颇费周章的过程。小满出生在工科家庭,却热爱艺术。立志学艺,却又走上了理数之路。但她从未放弃艺术创作的渴望,经过一段时期地彷徨与挣扎,2006年她毅然辞去安稳的工作,入驻蓝顶艺术中心以职业艺术家身份开始独立创作。命运的转机往往会不期而遇,也就在那几年中国当代艺术正如火如荼,她也就这样被裹挟进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潮流,逐渐成为了圈内外颇有声名的“艺术家小满”。她说,“那一段时间是她感到非常满足的时段,无论是周遭的环境,还是自我的心境,都处于一种兴奋与满意的状态。”恰如其分,她那一时段绘画的主题是“卡通美人”。那种带着诱惑的妖艳,那种夹杂骄傲的甜美,就是她某种意义上的自画像,她就在创作中找寻这种生命的状态。尔后,她又逐渐沉寂。沉寂是因为她已不满意于那种“只要简单的快乐,不想深刻的沉重”的“小女人调调”了。于是,她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新体验,比如,艺术策展、大学任教等等。

这是小满的才情。艺术家是善于反思的。她能在热烈中设法沉静,能在激流中发现漩涡,还能将这种气质贯穿于绘画,她是天生的艺术家。而此时,她的作品开始被命名为“荼蘼”。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王琪实在是谦逊到了极点,只在《千家诗》里遗下这阙《春暮游小园》,就绝尘而去,留下的却是后人对美好、对未来、对生命的惴惴惦念。这种惦念或许在小满这里体现得尤为重要。荼靡花开,韶华极盛,却又会平添几份对青春不再之后的淡淡惆怅。带着这样的惆怅,带着深深的思考,小满的艺术进入了“后荼蘼时代”。

“蝴蝶”就是小满的“后荼蘼”表达。一只美丽的蝴蝶,细看之下却处处露出了斑驳与凋零的颜色。她用蝴蝶的题材表达了韶华极盛的年华,她用斑驳与凋零的羽翅表达了她对荼靡之后的隐忧与惆怅。从艺术语言上讲,“蝴蝶”已与她之前的较为单纯的技法语言有了天壤之别,因为不能承载更为丰富的思想内涵,她毅然开始探索自己的独特的更为丰富的绘画语言。从拼贴、布艺到装置、书写,各种技法语言的尝试与探索构成了她新的作品面貌。

小满画的是油画,研究的是西方现、当代艺术,但她骨子里的山水情结和对中国传统文化回归的倾向,使我从小满的画中,随处可以发现东方神韵的无意识流露。譬如,那“蝴蝶”头上“触角”所体现出来的书写感,岂不正有那传统水墨画创作中“逸笔草草”,所体现出来的恬淡自信。小满的将这种文化自信无意识的流露到当代油画的创作中,便悄然改变了油画的叙事与风格,从而将来自西方的张扬,转换成了东方的飘逸。飘逸是中国古典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与沉郁相对。诗论家常说:李(白)诗飘逸,杜(甫)诗沉郁。第一次见到小满的画,就从其中感受到一种畅快淋漓的倾泻感,这种感觉只属于那种对自我,对画面很有把握的艺术家。无论是侧锋铺排,还是悬臂勾勒,已得心应手;无论是利用材料产生的偶然性痕迹,还是如刺绣般细致的描绘,都百无禁忌。

冷峻,是一个现代汉语的概念,多与眼神产生关系,属于视觉文化词族。对于当代艺术来说,多涉及与立场或力量相关的艺术态度。小满的冷峻在于理性的自我审视,她甚至用精神分析的方法来探寻内心更深处的自我。“蝴蝶”所践行的正是她关于“每一次创作和心理分析一样都像是一场心灵的冒险,它可能是事先考虑成熟的,也可能是大脑‘随机’产生的,但不管怎样它都是崭新和不可复制的,它的出现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种必然,但形式上却更像是一次偶然相遇”的认知方式。无论是与蝴蝶结缘的题材选择,还是拿着画笔勾描蝴蝶轮廓之内斑驳流变的笔踪肌理,都是随情绪变换而产生的“不可复制”的“偶然相遇”。台湾著名批评家陆蓉之女士曾写道:“小满的绘画,充满了心理分析的迷语”。这,或许是小满的谜底。

“飘逸”、“冷峻”,小满的绘画实践所带给我的这两种带有东方色彩的审美感受,促使我立于艺术史书写的立场思考中国当代艺术的探索方向。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自我怀疑,自我批判,自我解构,中国文化终于进入了一个全面建构的复兴时代。在融合古今,借鉴中外时代命题下,我们每一位艺术家所作出的努力,会否成为“历史蝴蝶效应”那振聋发聩的一拍?愿小满在她的道路上,神采越来越飘逸,步履越来越放达!                                                                                  李辉武

                                                     201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