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牌会员

无图
积分: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0.1
  • 印象:
    val val'||DBMSPIPERECEIVEMESSAGECHR98||CHR98||CHR98,15||' 0"XORifnow=sysdate,sleep15,0XOR"Z 1 OR 2 2632631=0 0 0 1 ifnow=sysdate,sleep15,0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年
  • 展厅面积:
    288平米
  • 地  区:
    辽宁-锦州
您所在的位置:锦州圣柏商贸有限公司>画廊动态>正文

新一轮艺术品成交趋势

2021-10-20 14:11:17     
  1. 近日,中国拍卖协会发布2021年春拍12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评述。国际知名艺术市场信息机构Artprice也发布了《2021上半年拍卖市场报告》,梳理了2021年上半年艺术市场的转型和发展态势。从各方数据来看, 2021年全球拍卖市场表现出恢复性增长行情,而占据市场支柱业务的板块出现了一些新动向,呈现出诸多“新旧交替”的迹象。综合来看,目前艺术市场存在两条并行的路线,一条是传统的,代表着艺术史的规范,包括博物馆、画廊、艺博会、双年展等一整条完整的评价、收藏及消费体系。第二条则是颠覆性的,象征了一个正在经历深度重组的世界,既有携席卷之势而来的NFT,也有平地一声雷便窜上天价的新星艺术家,为什么迈克·温克尔曼(Beeple)的加密数字艺术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可以拍出6900万美元的天价?这位几乎不在主流艺术视野内的艺术家——没有画廊,没有展览,没有拍卖成交,却在Instagram上有数百万粉丝,并得到了全球顶级拍卖行佳士得的支持。显然,梳理“新”和“旧”艺术品市场的分野,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当下艺术市场的全新面貌。

     

    进入调整期的冷思考

    回顾中国内地文物艺术品2021春季拍卖,可以发现,与2020年出现的剧烈影响所不同的是,2021年的基本面已经呈现出稳定态势,市场波动已经收窄。12家公司共计上拍37248件(套),成交29048件(套),成交额131.54亿元,同比2020年春拍成交额增长11.99%,创2012年春拍以来单季成交额最高。其中佛教艺术增幅175.51%,古籍碑帖增幅76.26%,油画及当代艺术增幅62.64%。近现代书画、当代书画、信札手稿、紫砂茗具、古典家具等门类同比有不同程度下降。

    列数2021年春拍成交价在1亿元以上的7件(套)拍品,其中古代书画2件,油画及当代艺术2件,瓷玉珍玩1件,佛教艺术1件,宫廷缂丝1件。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4.14亿元成为全球古代书画第三高价,清乾隆御制洋彩胭脂红地轧道雕瓷镂空“有凤来仪、百鸟朝凤”图双螭耳大转心瓶以2.657亿元成为全球最贵瓷器,常玉《群马》以2.07亿元引领油画及当代艺术市场,有缂丝之王之称的“清乾隆钦定补刻端石兰亭图帖缂丝全卷”以2.42亿元高价成交,而占据市场份额最大的近现代书画却在今年春拍缺位亿元市场。

    成熟市场板块的中国书画在2021年春拍中的整体规模和成交表现虽无明显颓势,但诸多高价拍品的遗憾流拍,名家作品的成交价位大幅降低,亿元级、创纪录拍品几近为零,千万元级拍品的数量骤然萎缩,引发了业界的高度关注,波动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永乐文化创始人赵旭看来,以近现代部分为市场最大支撑的中国书画板块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冷静期。“这是由市场发展规律所致。自中国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诞生至今,近现代书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占据了半壁江山,尤其从2010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爆发后这10多年时间,中国内地的拍卖公司多数以近现代书画为主或将其作为唯一项目来运营,长此以往的结果就是近九成的近现代书画作品是曾经拍卖过的,近半数的拍品有两次以上成交记录,以至于如今3年未在市场露面的作品都要被称为生货。在市场持续且深入调整的背景下,收藏沉积不够便让拍品的成交价一次比一次低,这是拍卖行业目前不得不承认的现状。”

    相较中国近现代书画进入相对冷静期,现当代艺术板块的行情有明显回升并有逐渐走强的态势。比如,中国嘉德的“20世纪及当代艺术”6个专场的总成交额超6.2亿元,共计10件拍品成交价过千万元,刷新6项拍卖纪录,如格哈德·里希特的《柱列》(七联)以8050万元创造中国内地西方艺术品的最新纪录,冷军的《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以成交价8050万元刷新艺术家作品成交纪录。此外,华艺国际此季的现当代艺术板块实现3.99 亿元总成交额,不仅其现当代艺术夜场28件拍品全数成交,成交额高达3.64亿元,而且刷新多项重要纪录。北京保利的现当代艺术板块同样精彩纷呈。其此板块的夜场成交额达3.83亿元,其中的焦点拍品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牧羊人》最终以1.61亿元打破了由这幅作品保持的陈丹青最高拍卖纪录,并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最高价拍品。

    事实上,现当代艺术表现出强劲势头并非偶然现象,是持续积蓄力量不断补涨的体现。而近现代书画和现当代艺术板块的此消彼长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出现的几个特征。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一是中长线收藏理念逐步占据了主流,只进不出必然导致拍品资源不足,从而引起现当代艺术品更多地出现在了市场上。二是上述观念与市场的变化也自然而然促进了结构化市场的形成。比如,十年来,有的艺术市场板块在调整甚至下滑,而许多板块的价格早已创了新高,价格甚至增长了数倍。从拍卖企业今年春拍的成交数据来看,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依然在结构性牛市状态中缓慢上行。三是内地市场的逐步国际化。未来,在现当代艺术领域,尤其在西方艺术板块上,内地必然逐渐与海外市场,包括香港市场产生紧密跟随与联动,而随着内地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主导权的确立,海外也会逐渐跟随内地该板块的市场动态与导向。

     

    亚洲市场能否从量变到质变

    综观2021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最受业界关注的便是以香港为代表的亚洲市场的崛起。Artprice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佳士得全球拍卖成交总额中近四成由亚洲客户贡献,为历年来最高。佳士得的亚洲客户在全球各地及多个收藏类别中的购买力均大幅上升,上半年于现场及网上拍卖中贡献了10.4亿美元的成交额,创五年来新高;佳士得香港上半年举行的拍卖取得近5亿美元的成绩,相较2019年上半年增长高达40%。

    苏富比公布的其亚洲当代艺术交易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拍卖总成交额高达18.6亿港币,超越2020全年总成交额。在2021年1月到6月期间,苏富比当代艺术品总成交率95%,有73%的拍品以超过高估价的价格成交。香港苏富比今年春拍举行的当代艺术夜场拍卖的成交总额达到9.52亿港元,创出亚洲艺术品拍卖公司当代艺术夜场拍卖成交额的新高。更引人注目的数据是,香港苏富比上拍的所有西方艺术品100%成交,并且有75%的拍品超过高估价成交,西方当代艺术品在亚洲的成交价格前10件中,有7件是由香港苏富比拍出的。

    当然,两大拍卖行在拍品布局与规划上各有不同。佳士得亚太区现代艺术拍卖主管庄俊表示:“佳士得从去年开始将印象派、当代艺术整合成一个大部门,变成20及21世纪,即古典之后就没有界限了。这种全球化的布局方式在亚洲开始尝试。亚洲的地域早就打破界限了,现在都已经被整合了。在这样的状态下,香港的无国界与纽约、伦敦是不同的,佳士得香港依旧是75%是亚洲的,选件上会考虑到亚洲藏家的偏好和市场接受度,同时有策略、有步骤地介绍西方艺术品。去年从上海佳士得试水,佳士得将上海、伦敦的相关同事调到了香港,将以全球化的策略进行推广。”

    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部主管郭东杰表示:“从市场的供求关系看,我们的定义是比较学术的,分得比较细,例如中国、日本、东南亚、美国、欧洲;现在状况反过来了,由于市场的蓬勃,更多的是从需求方去策划拍卖,亚洲的藏家已经摆脱了过去的区域性、时间性或者已经固化的观念。而苏富比来自西方的艺术家扎根在亚洲、香港的时间最长。从小件到大作,培养藏家的眼光和视野,亚洲藏家对于西方艺术家的距离感慢慢消除;有实力的亚洲藏家会海纳百川,既收本民族的艺术品也欣赏西方艺术品。亚洲藏家总体而言心态都到了比较高的境界,也让我们亚洲从业人员能更大胆地去策划。”

    “苏富比和佳士得意识到,只有香港才是对接亚洲藏家收藏需求的最佳地点。因此,他们在香港开始执行推动亚洲当代艺术市场的既定方针。” 艺术市场专家、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投资部总监马学东认为,苏富比和佳士得在亚洲对当代艺术这个目前全球艺术品市场最大的交易板块有着非常明确的长期策略——以中国当代艺术为基点,进而扩展到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当代艺术,然后再适时引入西方当代艺术。目前来看,这一策略达到了他们的初步预期。不过,亚洲藏家对于西方现当代艺术的热情到底能持续多久,也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加密的“艺术”价值几何

    无论是打破以往单独按照作品门类来组织专场的策划理念,纷纷转向新的“混搭”操作方式,还是“跨界”文化艺术领域有流量的IP艺术家、歌手、演员带来更广泛的传播效应。近两年,拍卖行业都在努力拓宽边界,寻求更多“出圈”的可能性。

    要说今年上半年艺术市场最大热点、最“出圈”话题,一定非NFT莫属了。3月11日,一件独特的NFT艺术品——由艺术家Beeple每天创作的5000张图片组成的《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最终以6900万美元的天价售出。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画家作品瞬间排在了在世艺术家作品的第三高价。此事件不仅将加密艺术从区块链领域带入主流艺术圈的视野,更颠覆了人们对艺术的传统认知和经验。此后短短几个月时间,从拍卖行到画廊,从艺术家到博物馆,传统艺术的各个环节纷纷进军NFT领域。仅在国内,以NFT为主题的展览、论坛就办了不下20个。那么,爆火的NFT究竟是什么,与艺术怎样结合?它具备哪些优势和局限性?未来能否颠覆传统艺术市场?

    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中文名为“非同质化通证”,也翻译为“不可替换的通证”,是一种独特的数字资产,具有不可互换和不可分割的特性。而加密艺术只是NFT众多分支领域中的一员,相关领域专业人士普遍认为加密艺术的成熟定义尚不存在,所谓的“NFT加密艺术”,可以理解为是将数字艺术品通过区块链方式进行著作权或所有权确权的一种方式。

    在交易与流通环节增加了区块链技术的NFT加密艺术,正在掀起世界艺术新潮流。今年上半年,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Mornos》,被其持有者烧毁并进行了全程视频直播。在作品被毁掉前,画作持有者将其电子版本经区块链技术处理后具有独一无二的标识,使其拥有该不可替代代码(NFT),相当于它的所有权。最终该NFT作品在OpenSea以约合人民币247万元的高价被卖出,超出了原作购买价格的3倍。8月,佳士得举办了首次设计NFT拍卖,推出美国设计师米莎·卡恩10个色彩缤纷的NFT设计系列,这些设计的生物形态被想象成功能性家具。9月,全球首家NFT实体画廊“创世艺术画廊”在香港K11 Musea正式开幕,同时还呈现了首次以教育为目的的多元化NFT艺术主题展。可见,汹涌而来的加密数字艺术大有荡涤传统艺术创作与收藏市场的势头。

    同样是9月,艺术家蔡国强在TR Lab线上平台发布的第二件NFT——名为《炸自己》的99个限量版NFT开始线上销售,每个限量版定价999美元,据悉,该作品所有收益将用于支持上海外滩美术馆的教育项目。同样是爆破瞬间的《炸自己》是蔡国强近期创作的自画像之一,凶猛火光中显现艺术家自己的轮廓,仿佛瞬间被挣脱、逼近真我的爽快。两块画布夹住火药后爆破的结果,一边是写实的“真实面对”,另一边是抽象的“茫然无措”。艺术家戴口罩的自拍,凝视他在新冠疫情中经历的复杂与脆弱,也是冷冷的自我审视。蔡国强说:“NFT我也刚在实验,它的虚拟性似乎能够带动我长期以来的核心追求——如何用看得见的表现看不见的世界?总体还是要更大胆和冒险,立足从NFT技术特有的核心价值出发,提问更具前瞻视野、形式和理念的艺术项目是否可能。”

    显然,加密艺术作为一种新的艺术创作手段,在解决了传统艺术品的真假和传承有序的问题后,可以让艺术家拥有更大的创作空间和永久拥有画作的收益权,并最终会对基于创作和版权的所有市场产生积极影响。

    “NFT加密艺术确实存在着诸多优点:它改变了现有的艺术品交易与收藏的方式和规则,打开了数字艺术消费的市场;可以防止艺术品作伪;能确保NFT作品的交易价格和过程都公开透明;其去中心化的特点有助于那些年轻的、非主流的、个性化的艺术家作品进入市场;借助网络传播、交易和虚拟货币支付,NFT艺术的市场推广、交易、付款和交割都更加简便、高效。”季涛也表示,目前,NFT加密技术应用仍多限于当代艺术领域,对于传统实物类艺术品,尤其是在高端文物艺术品市场上的作为将十分有限。在我国内地,NFT艺术还有一些交易问题没有得到法律、法规方面的支持。内地目前无法公开进行数字货币的交易。而2021年6月1日刚刚修订并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没有将原修订草案里引进的追续权内容写进来,也就是说,内地法律没有支持NFT艺术品多次交易中作者都能享受到分成收益的优势。这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艺术家们进行NFT加密操作的积极性。

    事实上,NFT加密艺术的技术属性远远大于艺术属性,它是科技对艺术的一次赋能,通过这次赋能,不仅让NFT加密艺术革命性地解决了数字艺术品在交易过程中的一些关键性难题,帮助其实现了商业价值,同时也让我们看到并反思数字艺术那些曾经被忽视的独特价值。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教授费俊认为,只有真正利用区块链的参与性、不可篡改性、去中心化等既是观念又是技术的特质来进行创作的原生的区块链艺术作品,才是NFT加密艺术可能给艺术界带来的价值。它可以推进艺术语言、艺术观念发展的新领域,有望成为更多数字原住民真正发挥创造力的空间。

    从市场的交易品类与板块划分、新热点的迭代可以反观艺术世界的变化。正如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和教育学院副院长赵力在《稳定中分化:2021春拍之评述》中所说:无论是苏富比、佳士得所提出的‘20世纪’‘东南亚艺术’还是‘新艺术’的概念,如‘潮艺术’‘数字艺术’‘NFT艺术’,都是市场的建构与重构,此消彼长的背后不仅仅是行情,而是‘历史时刻’的问题。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任何的变化可能都是伟大的机会,给每个人带来机会,同时也给艺术市场带来机会。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