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阿斯蒙迪艺术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高端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4年
  • 展厅面积:
    20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高碑店艺术区
您所在的位置:阿斯蒙迪艺术空间>画廊动态>正文

阳光的掌纹——陈金庆作品评论(未完)

2018-11-15 10:19:54      作者: 阿斯蒙迪艺术空间

陽光的掌紋

 

秦燕春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这篇文稿的雏样,是陈金庆第一本作品集的序言,时序于2010年初春。

当笔者第三次试图修订它、使之更合于金庆当下的生命时序与创作状态,它将更多见证的是一份长达七年的友谊与期待,对于性命之灵慧生机悦动的关爱,飘拂在这些在缄默中窃笑、微笑、大笑的长长的塑像行列之上。

2010年提笔作序之时,笔者即坦诚自己并不那么深刻地懂得雕塑,因此自认幷无资格来担当这份序言的写作。促使笔者答应为金庆第一本作品集书写几行文字的动力,友谊之外,亦在笔者最初决定提笔之时、正是“来广营艺术团”因为拆迁要做云鸟散之际。那个朴素甚至冷落的京城远郊的小小院落,见证着友谊青草一样蓉蓉地生长,野牵牛花上的露水都有水汪汪的眼珠一般大。

 

金庆和他的太太晓燕,该算笔者第一对“八零后”小朋友。笔者攻读博士学位一年级时即宣布要“提前进入中老年”,倒是不曾料及自己真正步入三十几岁后还会和区区“小屁孩”成为深挚的朋友。而今,则金庆已经接近我与他们初相见的年纪,那个与我一见如故的阳光男孩金庆与腼腆女孩晓燕,已经洒脱脱成为一对活泼可爱小儿女的父亲、母亲。

 

2008年深秋,我的画家朋友文庆将他的画室搬到来广营,很开心地告诉我新画室高大、敞亮,因为处在城乡结合地带,日常用度也显得方便实惠。同时也告诉我周围还有一些可爱的执著于艺术的年轻人在奋斗。当时我住处亦有搬迁,新居恰好位于青云路附近的华侨公寓,楼下有公交车直接可抵那就物质条件而言其实陷落在杂乱与荒凉包裹中的“来广营艺术团”黑黢黢的大门口。我跟文庆开玩笑说,这次搬家似乎就为去你画室方便。此话近乎一语言中。那一年的冬天有几多夜晚,我和我的艺术家小伙伴们,一起在近乎一无所有的物质现实当中其乐融融享受并上求精神向度的应有尽有。

大约第二次去文庆画室,文庆就说介绍你认识两个小朋友,小两口儿,都是很好的人。我很信文庆的话。判断朋友的分量有时的确可以根据朋友交结的朋友的质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古训总是惠我们良多。当然“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的告诫同样富有警戒意义。

 

文庆要介绍的小朋友、小两口儿,就是金庆和晓燕。当时他们刚定下婚约不久。在我第一次撰写此稿的日子,他们的儿子锡宸已经会用亮晶晶的黑眼睛满世界看人、幷且渐渐能够到处走得飞快、伶牙俐齿、用大碗吃饭了。在我第三次修订此稿的现在,他们的女儿惜纯同样已经会用亮晶晶的黑眼睛满世界看人、闪动着大大的笑涡欢喜属人的世界了。而抱着“枪枪”不自觉就会耍酷、呼啸厮杀的小男孩很快将要长成和他父亲一样阳光明艳的小伙子。生命真是美呵。春与秋其代序。生命因时光的流逝而赢得丰盈、健壮、结实、饱满。

也许因此,因为这点对生命灵根的敏感与触摸、把握与张扬,金庆的雕塑的主人公,几乎总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孩子。

友亦有道。认定朋友人该有自己的标准。《诗经·小雅》称美“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论语》有谓“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我想我之“友道”最看重朋友的精神清洁。尤其“艺术圈”朋友,人格先于艺格这话是不错的,尤其位处今天这个时代。功名利禄与声色犬马严重腐蚀着原本属于崇高与忘我境界的艺术世界。

 

金庆让人一眼看去就是个干净、仗义、诚挚、善良的孩子,他清澈坦率的眼神、热情有力的手掌、慷慨细腻的待人接物就是他的人格与心性的名片。再订此序那一年是两年前的2013年,那一年我因病住院,必须手术,因孤身一人在京,手术当天即请一同事与金庆前往接应。事后我的同事阿姨说:金庆一出电梯、她就认出“我的朋友阿庆”一定是这个孩子。她从金庆身上同样感到了大家公认的气息,那些乐于助人的热力与生命健康的恣肆。

长于造型造像之才,却多半在口才或书写上并不出色,金庆也并非一个多话的孩子,尤其他不擅讲自己的故事。儒门夫子有告诫识人知人当“听其言而观其行”,考察朋友也要“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我对金庆人格与心性的信任与称许,关于他的过去现在,乃是更多得自于他的太太晓燕。

 

还得来说“来广营艺术团”。2008-2009那一年,多半是因小陈夫妻以工作室为家的那份温热与甜美——清贫节俭的日子也可以过得很温热很甜美——那个朴素甚至冷落的荒郊野外的院落成为我那年周末光顾最多的地方。有段时间几乎每个周末都去。执着的艺术执业者难免忙碌,例如我们共同的朋友文庆就是个大忙人。因此那些在来广营的周末与深夜,我发现自己更多时候是在金庆的工作室和晓燕、还有另外一个小朋友S姑娘一起聊天。说起S姑娘,她也是小陈夫妻给我的大大惊艳: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居然“拖油瓶”样携一朋友“同居”!晓燕给我讲起这故事,理由乃是:她和S姑娘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相约在京同甘苦共患难,和金庆恋爱后自然要考虑共同生活,晓燕十分为难地说起S姑娘事,不料金庆一口承诺说,让她跟我们一起住好了!

 

金庆“爱的能力”是超越性别的:他似乎天生就有一颗不计利害的赤子之心。

那间空荡荡的由厂房改造而成的工作室。我最初提笔写下这些字行的时候,那间以及“来广营艺术团”其他空荡荡的由厂房改造而成的工作室都即将消失。而在我第二次、第三次提笔修订这些字行的时候,我已经再度见证了金庆另外一间“由厂房改造而成的工作室”再度消失,而金庆则第三次乃至第四次、第五次,以神奇的速度、激情与审美,替自己在京郊打造出崭新而有味的艺术空间与生活空间。业已消失许久的来广营深处黑夜与温柔抚摩下的工作室,在我们的怀念中,却始终美艳非凡。

空中楼阁样吊着两个小小房间,一面住着小陈夫妻,一面住着S姑娘。金庆因为我们的初相见高兴到沉醉那晚,我去过他们小小的卧室,那是我生平见过的最简陋的新房,但其中生长着最质朴丰满的人世之爱:纯真、无邪、付出再付出,超越功利与计较,不求回报。似乎只有童话中才有的属人的水深土厚的温暖,就这样冉冉开放在这朴素甚至冷落的荒郊野外的院落中的一角,南瓜花碗口大,自植的角瓜与蛇豆绿盈盈在雨雾中偎依笑闹……这些植物的相关记忆当然不直接属于那些秋夜冬夜。但这些植物的芬芳气息似乎就是我们共同经历的生命的气息。

 

冬天的夜晚来广营相当寒冷,城乡结合处由废弃厂房改装而来的工作室顶高墙薄人烟少,暖气是房东自供,只能聊胜于无。我和晓燕以及S姑娘聊天时都得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不敢脱下。但即使现在遥想那些寒冷的夜晚也会十分温暖,甚至相当幸福。

关于金庆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听晓燕一点一滴娓娓道来。他远在闽南的家乡,会做好吃的梅干菜会种清香的铁观音的淳朴良善的妈妈爸爸,男儿一样志气刚强有责任心的姐姐……听到最多的还是金庆如何不计利害好善乐施的“好人好事”,“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对金庆似乎是那么自然而然天生就会的事。而这些是金庆本人不会主动告诉我的,或许他真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性所禀,无从说起。做人,难道不该就是这样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