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汉风精舍
积分:1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精品真迹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4年
  • 展厅面积:
    300平米
  • 地  区:
    黑龙江-哈尔滨
您所在的位置:汉风精舍>画廊动态>正文

【名家访谈】牛志晔—墨色苍茫抒心境,画笔

2019-01-04 12:51:50 来源: 汉风精舍公众号     作者: 大立

【名家访谈】牛志晔—墨色苍茫抒心境,画笔从容看浮生

 

牛志晔的画作唯美、具有诗意,一直以来对他笔下氤氲的景象,淋漓的笔墨印象相当深刻,很想当面看他挥毫泼墨。在北京满树金黄,气候微凉的初冬季节,我如约来到志晔的画室“半簃”。室内茶香弥漫,蕉叶新翠,伴着午后的阳光,我们从过去聊了起来……

 

《古城之晨》68cm×68cm  2017

 

牛志晔 :受父亲影响,我小时候就跟着父亲身边涂鸦。12岁时到少年宫学习绘画,启蒙老师王建图先生把我带入艺术之门,让我对绘画痴迷。当时我在班里不是最聪明的,但最勤奋,经常画画到天明,九二年美校毕业。

 

《唐人诗意》35×66cm 2018

汉风精舍:不同于北方山水画家的大山大水风格,你的画有如梦幻诗般的感觉,《秋满囤 》是你最初绘画题材吗?

 

牛志晔:我从小生活在农村,《秋满囤》画的是我家秋收的一角。在最初学画时,以临摹《芥子园画谱》,临习古人,学习技法为主,后来学习西画素描、色彩和现代构成。《秋满囤》获东方奖是对我最初绘画的肯定,当时吴冠中先生是主任评委。我喜欢绘画,喜欢画身边熟悉的景象,田园风光、老北京胡同、红墙……

 

《觅境图》45x68cm 2018

 

汉风精舍:你的绘画题材和风格都经过了哪些演变过程?

 

牛志晔:绘画风格的形成和画家的性格、经历、学养的形成是分不开的,有先天(天赋)也有后天学习两部分。起初谈不上什么风格,随着学习认知提高,就会趋向不同的审美取向,从而逐步形成风格。

我学画之初,大概二十年多是学习技能的层面。随着笔墨的提高,思考也就多了,认知也在深入,慢慢的形成现在的面貌。

 

 

而题材方面,我自幼在农村长大,也就自然画一些身边的农家小景了。这些田园风情,我很熟悉。至今画起来还是很亲切 ,得心应手。也就产生了《秋满囤》(1993)、《谁家烟火黍饭香》(2007)的一系列作品,从青涩到成熟。

 

画古都风情是上世纪九十年末开始的。一九九九年我的《胡同》获日本东京“王森然美术创作展”银奖,画的是北京琉璃厂南侧的梁家园胡同。

 

 

儿时爷爷家就住在这里,每年春节会去给爷爷拜年。那时我很小,对哪里都很陌生而好奇。出院不敢走远,记得胡同很窄,斑驳的高墙将天空挤成一条曲线,尽头好像隐约露出半个城楼。自行车从中徜徉,时而留下一串清脆的铃声,空中掠过的鸽群留下悠扬的鸽哨声,让我心随天际。

 

 

这是老北京给我儿时的记忆,最真、也是最深的情感。每画“胡同”,耳畔似乎隐约还有清脆的铃声,所以我画的古都风情里常有自行车的出现。

 

 

画红墙是2001年开始的。那时故宫东侧的南池子大街有一古建筑皇室窚,红土黄瓦,是收藏明清皇室档案的地方。香港雲峯画廊和牛氏艺术中心就设在这里。(虽为牛氏与我无关,经理牛永和先生与我同姓罢了。)他们经营当代实力派画家。每年为我举办个人展览。牛经理人很好,对艺术有自己的见解,我们常在一起闲谈。

 

 

有一次聊至日暮,我出门离去,回首一瞥,让我惊呆了。残阳一抹余辉落在斑驳沧桑六百年红墙之上,那种红似火而不灼、鲜艳却分明是沉静与肃穆。国槐枝干萧瑟劲挺的投影到墙面,在红墙上画出虚实相映的优美线条,风过枝动,变化迷离,如梦似幻。动静之间,残阳消逝,我却还呆立着,身边的美在不经意间感动了我,给我激情,让我执著。后来我又将这一感觉融入佛教古寺领域。

 

 

后来江南去多了,水乡古镇也就画的多了起来。山西大院我也曾有作品《晋商旧事》。

年越四十,虽过不惑之年,但仍有诸多困惑不解。对人生人性仍然不明。懵懂之际也亦有所感知。数年前曾作江南姑苏客,於苏、扬二州林园闲居近月。体察古人心迹,窥其一斑,似有心得,然知不可深,偶翻《陶庵梦记》、《闲情偶记》释卷不能夜寐,欲从中觅得一解。故置於案头,常读之。又向文人笔记诗词中去寻,文人情怀於滴水中可见汪洋。

 

 

心性大开,笔锋逆转,所作林园之图皆自心之图,非江南之园,可谓心园,心归之园,即心源也!

至此作画为自娱尔,其乐非他人可知。近自滛,妙处不可言说。

 

 

汉风精舍:江南水乡、安徽古民居,苏州园林都出现在你的画作中,你喜欢旅游还是为了绘画到了那么多地方?

 

牛志晔:说不好,在自然中寻求新的画境,而画境又在回归自然过程中体现画家的感动。下雪和雨天也会让我心动,山边水岸,听急雨穿林,看冰封雪飘。而心情低落时,西山戒台寺后山是个清净的地方,舒缓压力,调解心境。

 

 

我喜欢苏州,姑苏文人通灵的才思与恬淡的生活,让我倾心。苏州园林流淌着吴文化的古雅音符,回廊曲折,幽深的空间,淡泊的意境,无不体现了古人与自然交流的体验,对人生哲理的体察。晨烟漫步竹径,蕉窗听雨读书,姑苏园林让我心醉、神往,园林它滋养了我的心性,使我拥有了自家的园林。

 

 

当年去苏州时,还有个小故事。苏州环秀山庄环境幽雅宁静,有戈裕良叠山当属之最。因游客很少,让我更能身心悠然。遇一保洁老人,与其闲聊,他是“老苏州”,深谙园林文化,从五代广陵王钱元璙讲到明申时行,清汪民改环秀山庄。他每日在此收拾,其乐自知。使我想起少林寺扫地老僧,高人无处不在。

从江南的园林文化,我体会到南方和北方人文、性格等方面的不同,南方人更低调含蓄,而北方人豪放厚实,这些从建筑上也都有体现。有时间我想把这方面的感悟写出来。

 

 

汉风精舍:看到你写的诗,能感受到你的洒脱与从容,而且你多次提到了苏轼,他哪方面的特质更吸引你?

 

牛志晔:苏轼是我非常喜欢的人,无论从他对词的贡献以及在绘画史上他提出的文人画理念,都对后世影响深远。而他在经历了人生的数次坎坷后,仍然那样洒脱,都是我非常敬佩的。当我前几年再次读到他的那首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时,突然让我对很多事情有了合理的解释。当人换个角度看问题时,很多挫折和不如意也就都能释怀了。

 

 

汉风精舍:你现在的画作与之前的风格有些不同,意境更趋空灵了。

 

牛志晔:随着人生的阅历不同,对事物的感悟也会不同,而画境也是心境的反应。现在我更喜欢画得简淡,画面的色彩少了,空灵的意境也是我想追求的效果。原来水彩与水墨结合的绘画方法,市场非常认可,而我现在的每一幅画都极为安静。画面中弹琴的人多采取俯视或仰视的角度,俯视时更符合我内心的状态,表达心里的孤寂……

我将我这几年对生活的感受融入到我的绘画意境当中。但是这种画风也是暂时的,随着心境的不同还会有变化。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