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礼巴堂艺术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油画 西洋艺术品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3年
  • 展厅面积:
    50平米
  • 地  区:
    上海-徐汇-其他
您所在的位置:礼巴堂艺术空间>画廊动态>正文

威廉·格那尼兹与福伦丹的不解之缘

2017-09-07 16:37:54 来源: https://mp.weix    

礼巴堂藏画系列(二):威廉·格那尼兹与福伦丹的不解之缘 

 

2017-09-07 艺思 

礼巴堂艺术空间

雅昌店铺现已上线!

 

识别以上店铺二维码,或直接点击公众号“绘画藏品”菜单,即可进入店铺浏览。

礼巴堂,为艺术而艺术。我们相信,艺术需要“传呈”,打造更具亲和力的“传呈”通道是我们的不二宗旨。

 

目前店铺在售的德国二十世纪绘画藏品中,主要来自始建于十七世纪的德国Schloss Eringerfeld艾菲德古堡及杜塞尔多夫知名画廊收藏。题材涵盖了人物、风景、静物、花卉、动物,以及极具现代风格的抽象及当代艺术作品。这些创作于特殊历史时期的画作清晰地折射出了艺术家们的时代精神,具有相当高的人文艺术价值,同时也具备较高的收藏和观赏价值。

 

 

本期为您介绍德国著名绘画艺术家威廉·格那尼兹(Wilhelm Gdanietz)的作品。

 

威廉·格那尼兹(Wilhelm Gdanietz,1893-1962)是一位擅长室内和静物题材的画家,也是版画家。他曾于1911年至1918年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师从克劳斯·迈耶(Claus Meyer)、历史画家爱德华·冯·格布哈特(Karl-Franz-Eduard von Gebhardt)和威廉·斯帕茨(Willy Spatz)。之后还曾在Franz Kiederich的工作室学习。学习的后半期,一战开始打响,1918年11月挑起战争的德国最终宣告战败。

 

第一次世界大战使德国耗费了1500亿的财富,近200万德国人葬身战场,工业生产下降57%,农业收成下降50%,经济频临崩溃。战败后大量海外殖民地及经济权益被瓜分。

 

“一战”的残酷严重挑战着原有的传统和道德,冲击着人们固有的思想观念,战后的德国充斥着空虚、忧郁和迷惘。在艺术创作中,很多艺术家也开始宣泄起悲观厌世的情绪。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荷兰阿姆斯特丹以北20公里的福伦丹(Volendam),这个毫不知民的小渔村,却逐渐成为欧洲艺术家采风创作的世外桃源。

 

如今的福伦丹仍然保持着传统风貌

 

这是一个偏远到只有运河船或马车才可以到达的小渔村。这样的偏僻位置使得福伦丹不像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等其他荷兰城市或欧洲城市普遍的那样,而是几乎没有被现代化、工业化以及战争阴影影响到,仍然保持着淳朴的原始风貌。

 

 

如今的福伦丹仍然保持着传统风貌

身着民族服装的福伦丹女孩

 

这里的房屋整齐规划,色彩鲜艳,很有荷兰当地特色。而身穿荷兰传统民族服装的渔民们也成为了这里独特的一道风景。福伦丹人在外界人士看来是如此真诚、质朴、健康和快乐。他们的需求如此微薄,甚至连酗酒这样的社会弊病都不曾沾染到。他们五颜六色的服装和小木屋里塞满了装饰品的玩偶之家,激发了艺术家的想象力和收藏家的喜爱。这使得它吸引了大量艺术家纷至沓来。

 

一个叫Leendart Spaander的当地人机智地发现了其中的商机--由于当地几乎没有像样的酒店,他把他的家提供给到访的艺术家借宿,不久他的家就成了欧洲艺术家来往聚集之地。1881年,他索性在福伦丹购买了一家酒吧,并将其改造成Hotel Spaander斯班德尔艺术酒店,这家酒店一直经营至今。在这所酒店,他把房间布置成典型的福来登装饰风格,然后将他们租给艺术家。只要另付费用,他甚至还能提供模特--Spaander的七个女儿就经常为艺术家摆pose。之后Spaander还在酒店兴建了工作室,并提供给希望延长在福伦丹逗留时间的艺术家,这使得艺术家们的创作更加便利了。

 

Hotel Spaander旧貌

 

1927年,威廉·格那尼兹来到这里,这个淳朴的小渔村顿时成为了他毕生的创作源泉。

 

格那尼兹描绘了一位又一位福伦丹渔民,这些原本社会地位低下的渔民,在他的笔下却散发出传统生活的贵族气质。他们定格于过去,拒绝穿现代服装,画中主人公似乎象征着一个几乎消失的时代。虽然他们饱经风霜的脸庞体现了海上生活的严酷性,但在红色长袍的掩映下,却拥有一种独特的灿烂。

 

Wilhelm Gdanietz作品

 

福伦丹村民成为此后格那尼兹毕生作品的主要题材。甚至在20世纪30年代返回德国之后,为了保持真实性,艺术家将他在杜塞尔多夫的工作室进行改造,复制成一个福伦丹小屋,还配备了来自该地区以及荷兰其他地区的物品、家具和服饰。

 

在之后3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尽管艺术界流派更迭,格那尼兹却完全不受影响,始终以坚持不懈的激情,继续着对福伦丹人的刻画创作。

 

在动荡的战争年代,格那尼兹的作品成为了一股清流,提醒着人们保持本真,保持对传统的敬畏、和对下层劳动人民的专注、尊重。

 

礼巴堂藏画:《豆蔻》 布面油画  71*55cm

Wilhelm Gdanietz为数不多的以福伦丹少女为主角的绘画作品。作品富有谐趣,对镜梳妆的女孩会不会是Spaander的七个女孩之一呢?

 

礼巴堂藏画:《仙人掌》 木板水粉画  53*44cm

Wilhelm Gdanietz的早期写生作品

 

格那尼兹的多幅作品曾被佳士得伦敦、阿姆斯特丹佳士得拍卖。作品Im Gelben Seidenkleid(黄色丝绸礼服)被记录收藏于柏林国家美术馆。另一幅作品Oude Volendammer met Fuik (老沃兰登人和渔栅)被Spaander酒店永久收藏,并且这幅收藏被视为福伦丹艺术遗产的指南。格那尼兹的作品Volendammer in Interieur 2010年由Enkhuizen Zuiderzee博物馆收购。

 

 

 

更多藏品,敬请光临店铺主页浏览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