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藏品
您所在的位置:同人艺术>藏品>藏品详细
罗汉系列5

罗汉系列5

  • 编  号:234625
  • 作  者:皮六炎
  • 销售状态:待售(不可在线交易)  
  • 库  存: 1
  • 售  价:议价
买家服务热线: 400-669-0999

(平台服务时间:周一到周五 9:00-17:00)

罗汉系列5
同人艺术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0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8年
  • 展厅面积:
    1000平米
  • 地  区:
    江西-景德镇
藏品信息 作者信息 交易评论 购买咨询 本店铺其他藏品
创作年代 不详
作品分类 陶瓷紫砂- 瓷器-当代瓷 品种 其它 器型 瓷塑
皮六炎

皮六炎

出生年份: 1957
籍  贯: 江西-景德镇

作者介绍

“鬼才”当然不是指“很有才能的鬼”

“鬼才”是指那些脑筋怪异,拥有别人没有的聪明的颇奇特的怪人。他们无论做什么,总能想出奇招且总能获得出人意料的让人满意的效果。例如唐中期一批诗人,包括韩愈孟郊李贺等,作诗不循常规,好标异立新、惊世骇俗、追求力度和意境,形成一个特殊的流派。其中尤其是李贺,风格诡怪奇谲,想象力丰富如天马行空,被古人称为诗中的“诗中鬼才”。

李贺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金铜仙人辞汉歌并序 ,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

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

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

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

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

渭城已远波声小。

李贺的诗才在于“融、变、情、空”四者交汇。融者,容纳世界的一切,触摸思想中,宇宙中的所有奥秘,好与坏,正与邪,虚与实的界限不复存在,最终吞吐天地,囊括宇宙;变者,在世间无常变化中看清千丝万缕,放下自己的执着和固有,当道德伦理统统放开,形散随意,神散随心,最终在无尽变幻中抓紧世间的脉搏,引领潮流;情者,当束缚不再存在时,自身所思所想化为长河流动,顺意释放才华,在才华中灌入自己的生命力,最终心有所归,创造风骚;空者,漠视世俗种种,思绪天马行空,手握干坤任意扩展,抛开顾忌率性而为,最终在平凡中提炼神韵,在虚无中凝练真实。

今天我还要说一位景德镇瓷雕大师“鬼才”皮六炎。

“鬼才”皮六炎有四鬼:脾性鬼,学艺鬼,点子鬼,作品鬼。

脾性鬼。皮六炎生在江西樟树市大鱼村的一个皮氏家里,小家伙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滴熘熘地转,特招人喜欢,皮父满心欢喜,找算命先生,即兴拍案赐名“六炎”。“皮六炎”虽难登高雅之堂,可日后成名,“皮六炎”三字却教人铭永难忘。

一天,香港有家大洗浴中心,需要一批“贵妃出浴”(瓷雕)作品,作品要求立意新奇,该公司李老板遍访港陆大地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有人向他举荐“景德镇皮六炎”。景德镇路上来了个长头发的中年人。李老板迎了上去。“师傅”你认识皮六炎吗?

“你找他有什么事?”李老板递上名片,说明来意,中年人笑着说:“我就是,你怎么找到我?”“‘皮六炎’这名怕全世界未必有第二个!” 100万多的业务就这样在笑谈中轻松谈妥了。脾性惯异的外在表现是行为怪诞

小时候皮六炎喜欢到处涂鸦,尤其酷爱玩泥巴,小伙伴喜欢舞枪弄枪,衣蔸糖果、弹弓,在河边掷瓦片打水漂,可皮六炎袋里总揣把小刀,独处在一边捣腾泥巴。有时将人家好端端地一块良田抠挖出许多小坑坑,坑洼边摆放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小泥人。有次一个农民到皮母处告状,结果可想而知,皮六炎除挨一顿皮肉之苦外,“塑具”也付之一炬。“塑具”烧了,可以再做,小竹片有的是,书上不也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只不过从此皮六炎的“创作”转入“地下”了。他每“创作”完后,便挖个坑,把工具藏起来,然后把农民的农田填平,可每次回来,浑身还是泥水。为此皮六炎不知挨过多少打骂,打骂之后,小家伙回来依旧是“泥人”,皮母实在说不了了,也就随他去,只是不给他新衣穿,皮六炎可不计较这些,破衣、烂衣、哥姐不穿的,他都穿。从无怨言,只要能遮羞,只要能让他玩泥巴。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到中国高薪聘请中国员工。江西省外贸公司与日签约后,聘请省城各大院校从事木雕、泥雕、美工方面的专家,迅速对一些高素质青年民工进行培训。员工出国后一个个被遣返回国,它们根本上不了操作台,外贸公司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正发愁,有人向公司举荐了皮六炎。面对四个月要向日本输送80多名熟练研修生的任务,皮六炎可谓受命于于危难之际。他一改原先教授们的做法,将教科书扔向垃圾箱,然后捏来只公鸡,一只活的一只杀了脱了毛的。在讲台上将两只公鸡展示给民工看,然后用粉笔在黑板上分解公鸡的结构,各部位大小比例,从不同角度看,不同角度画,再讲怎样泥塑雕刻,理论联系实际,完全从事基础教育,综合教育,力避理论上的空话、大话、套话,不到三个月80多个学员个个能熟练操作,刻、画、塑都有模有样。80多年研修生漂洋过海,再也没有一个因不能操作而揩掉,日本人对中国人竖起了大姆指,公司老板对皮六炎也竖起了大姆指。

在培训研修生期间,皮六炎给学员命题创作,题目是“醉汉”(泥塑),可谁好谁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都看皮六炎金口定论。谁知皮六炎说:“是驴是马牵出来熘熘”。学员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皮老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皮六炎吩咐学各自带上自己的作品爬上教室后山坡,然后命令学员将自己的作品从同一高度下滚,再领学生来到山脚下。“同学们,儒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思想精髓,儒家讲究圆润墩实和谐。一件好作品内容内涵可以夸张,但形式不能过份夸张,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不好,一件好作品从山上滚下来是不会有多少损坏的,剩下得越多越好,你们看吧!谁好谁歹?……”一堂别开生面的艺术课,使学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艺术的真谛。

学艺鬼  皮六炎是个美术多面手,他挥笔能画中国画、油画、水彩画、水粉画、素描、速写,提刀能做木雕、瓷雕、泥雕、徽雕、根雕、板画。然而他学艺的经历却是奇异的。他从画几十年,没读过正规艺术院校,用他的话说“艺术家之长都是我的老师,书本、生活、中华大地几千年的雕塑人物更是我的老师。”

皮六炎小时候随父母四处迁徙,居无定所,这样走南闯北倒给皮六为大开了眼界,为日后他的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在乡下,在破烂的老屋里,破旧的祠堂里,破败的庙宇里,经常可以看到皮六炎象精灵一样出没。有时他站在庙宇的某尊菩萨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潜心观察,仔细揣摩,整天沉默寡言,象着了魔似的,为此他还被奶奶拉去“扫过杀”。说是他撞见了老屋的鬼。可惜那些精美的文化遗产,那些几千年来积淀下来木雕、石雕、镂雕,在那动乱年代被破“四旧”砸掉了,皮六炎至今说起仍痛心疾首。

皮六炎观赏描摩的不仅仅是静物、动物和人体他同样也有兴趣。

有一次,一位姓张的未婚女子,红颜怒目找到皮母,说皮六炎不学好,到澡堂里直勾勾地看女人。12岁的男孩对女人会有什么兴趣呢?皮母纳闷,趁儿子不在家时,在儿子房里翻查“答案”,一折腾,从儿子床底下翻出一本厚厚的“人体素描大全(外国版)”书中有各种姿态的裸体女人,另有几张画纸,画纸上画有裸体女人,显然这是儿子的习作,习作笔法稚嫩,但总体看来,曲线柔和圆润,似水般流畅,结构比例和谐匀称。其中一张:眼大眸明,牙齿皓白整齐,鼻子竖直,颈脖顶长,胸凸腰细,臀部丰实圆滑……1974年,17岁的皮六炎高中毕业下放到江西省安义县园艺农场,一干就是5年,5年的历练,历练了皮六炎的人生,更历炼了皮六炎的艺术。一天皮六炎以一个知青为模特,暗地里捏出了个泥人——浓眉大眼,胡须拉茬;上身赤裸,块块肌肉隆起,条条筋脉突出,一个憨态可掬的壮实汉子,展现在知青面前,知青们乐了,都争做模特,索要“自己”的纪念品。有个活泼开朗的女知青刘霞也争着要做模特。捏雕女人?皮六炎起初很不愿意,可他实在扭不过人家的一次次乞求。捏毕,皮六把作品赠给刘霞。高高隆起的胸脯,丰腴圆润的臀部……把一个活力四射的青春少女所特有的柔美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1977年皮六炎参加了全国美术院校招生考试,当时安义县有50多人报考,监考老师看到皮六炎的考卷无不啧啧称赞,门外同伴也都说皮六炎考上美院没问题,散场后有同伴邀皮六炎钓鱼,第二天文化考试皮六炎浑然不知,他以为考美术不考文化,与同伴津津有味地钓鱼。这次与上艺校失之交臂。

皮六炎刚走上工作岗位,时逢改革开放,永修县各乡镇大办木雕,竹雕等工艺厂,皮六炎走南闯北,常常给一些工艺厂设计样品,做艺术顾问。皮六炎充实极了,其艺术才能也得以充分体现。永修县县政府、县文化局多次下文,为皮六炎增资,聘皮六炎为各工艺厂家艺术顾问,县文化馆艺术创作员,每年为皮六炎放假一月,说是皮六炎的“艺术创作月”,皮六炎为永修县文化馆争得了许多荣誉,同时也为各工艺厂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皮六炎肩扛钻头,衣揣雕刀,涉足销各地,这途中皮六炎汲取了充足的艺术营养。用他的话说:“钻头钻出了我坚实的艺术人生。”

点子鬼。“万物有灵收眼底,衣冠人物出手奇”皮六炎雕塑作品不仅点子鬼且多怪。一天,皮六炎工作之余与友人来到“柘林工艺品有限公司”。公司王老板怎么满脸愁云,面对一堆木杖发呆。堆放在墙角千多根木杖,清一色地都雕有一只黄色的中国龙,木杖下端裂口大开……这批木杖是欧洲市场退回来的,公司正面临吃国际官司,惨!不仅血本无归,还要赔人家的损失,公司举步维艰。皮六炎不急不忙说道:“你们的产品设计并没多大问题,但材质含水量高,出口由于时间的推移和湿度温度的变化,木杖自由会开裂,老人全身支撑会断会伤人……”皮六炎句句珠玑,正中要害,王老板眼睛一亮:“奇人,你说下去。”皮六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变造型——将一龙变九龙,将中国龙变欧洲龙;加说明——本木杖非金属器物,使用者不能全力支撑,含水量应有在85%至98%之间,否则可能会出现裂口;换包装——废除以往不透气的塑料装运,改用彩丝带捆绑。一千多根拐杖经皮六炎的“点化”,条条“画龙点睛”,“腾飞”于欧洲市场,为王老板挽回五十多万元经济损失,同时也打开了市场。

作品鬼。“五百罗汉”和“108将”系列微雕更是令人惊叹。“明朝奇巧人日王叔远,能以经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其情态”明未文人魏学洢对“奇巧人王叔远”推崇备致。王权远“径寸之木”,皮六炎1厘米之作,谁雕更“微”?不知古代与现代长度单位换算是否有异,按如今的换算法,论大小,王叔远的微雕是皮六炎的3.33倍。皮六炎又怎不感动世人?

1990年皮六炎怀揣微(瓷)雕“五百罗汉”(如其说“五百罗汉”倒不如说一把‘绿豆’”)到新加坡参展,展品一出手,立刻引起轰动,不到1厘米的五百个罗汉个个憨态可掬,尊尊神态各异,令世人大跌眼镜。展出不到三天参观者达3万人次,一时间周边的放大镜也成了紧缺货。新加坡各家报刊纷纷连载,有的整版,有的头条,电视台滚动播出。“皮六炎”声名大震。后某收藏家以每尊1000元收购这500罗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皮六炎最崇尚原生态自然美。皮六炎穿行于沟沟寨寨,常常会遇到奇异的古树根,怪木头,皮六炎就地取材,根据树根(木)的纹理走势略施刀法,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跃然在世人面前。双龙戏珠、麻姑献寿、八仙漂海、仙女散花……当地老百姓看之不禁目瞪口呆,纷纷领皮六炎到他们家山前屋后及柴堆里寻“宝”。

景德镇瓷质最好世人皆知;景德镇制瓷工艺最繁杂,要想作品更完美,艺术走向更高峰,只有扎根于具有千年制瓷文化的景德镇了。千年庆典的窑火仍在皮六炎心里燃烧,他舍不得离开景德镇,皮六炎象一匹驰聘的骏马,在景德镇陶瓷界游刃有余。

陶瓷工艺最为复杂的莫过于雕塑。首先泥塑成型难:瓷泥收缩不均匀会开裂;再上色釉难:各部位颜色各异,浓淡不一;烧制更难,作品厚薄不一,窑火温度不同,会产生窑变。

传统雕塑制作是:瓷土分块倒模,在各模块上上色釉,然后将各模块拼接成型(模胚内空、轻薄),成型后再在模面扫色(淡淡地上层色)然后低温焙烧……此等翻模雕塑沿袭千年,其优点,烧制成功率高、轻盈,成本低(可倒模反复生产),缺点是:线条简单,色泽晦涩,造型呆板。用皮六炎的话说:“板块拼奏的‘机器人‘表情呆滞,只能是平常百姓家的饰物,不能上上流社会的收藏架”。皮六炎要否定千年雕塑史,开创新纪元,要搞“原创雕塑”了,消息一传开,皮六炎立刻遭到馋言的围攻,有人说他“挑战千年雕塑史,自我苦吃”,也有好心人劝说“皮仔,你是来景德镇赚钱的,不是来搞科研的”

秉性孤傲的皮六炎全不理会这些,他主意定了,九头牛也拉不回。

原创雕塑是在一团瓷土上雕刻,上釉烧制。说是雕塑(倒模)难,原创雕塑更是难上加难。首先是瓷土硬的干涩容易开裂,软的重心下坠成不了型,在选瓷土上皮六炎就化费了一两年功夫,雕刻更要一气呵成,不然瓷土在自然干燥过程中收缩不均匀,这边雕那边裂,高温釉下运用更是难,不同层面不同线条上不同色釉,吹釉上色必须区别对待,速度快捷。皮六炎从事上釉这项试验就达上千次;最后是高温燃烧,仅管如此,过火前(因变裂)成型率也只有10%左右,过火时经过窑变,作品成功率仅30%,规格大于15尺寸的更是稀罕物,这些年来皮六炎也只烧制了几件《飞天》、《沉思》。如今,皮六炎在原创雕塑道路上迈步8年了,8年来他费了多少心血,谁能知晓?前3年就因此倾家断产,弹尽粮绝,差点干不成了,是景德镇的陶瓷家张文彬老师伸出了援手,给他提供试验场地。如今皮六炎成功了,他摘取了“原创雕塑第一人”的桂冠(新加坡报业称)填补了雕塑中的空白,他的原创作品墩实厚重,线条褶皱曲折细腻,深浅凹凸层次分明,重工加彩丰富多变,造型生动协调神形兼备,作品吸收了水墨画的意境,感染力极强。

皮六炎创作理念更“神”了,他大块拉胚,泥胚随意流动,手起手落之间,泥土定型了,在皮六炎眼里,泥土便有了生命,那定型是泥土的生命在定格,于是他便与“活物”对话,你是“飞天”,我不能把你刻成罗汉,你是山鬼我不能把你刻成达摩……然后根据泥土的走势动刀雕刻。因此皮六炎的原创作品没有两件相同的,个个是孤品,尊尊是极品。都说当年景德镇曾山东大师的“十八罗汉”打遍了景德镇的天下。皮六炎的原创作品现在是任何人很难克隆得出来。

皮六炎的雕塑作品在美国、法国、新加波,香港、上海等地展示引起了巨大反响。《人民画报》称其为“雕塑艺术鬼才”《新加波联合早报》专题采访,江西电视台专题报道……其作品《博》被美国某着名大学珍藏。《生命》、《启示》、《源》被大英博物收藏。粉彩,素胎《十八罗汉》被中国收藏家视为佛教雕塑不可多得的藏品。栩栩如生、神态迥异的水泊梁山好汉108将原创雕塑彩瓷正在申报吉尼斯记录……皮六炎的作品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皮六炎也想带徒,可这瓷雕要思维敏捷,成型雕塑、拉胚上釉等动作要一气呵成,没有几十年的艺术功底,根本上不了台面。这原创,这功底真是难找第二张“皮”了,再说,这原创工序繁造价高,本身也是赔本的买卖,怕是谁也不愿穿这张“皮”了。

人说景德镇藏龙卧虎。这话不假!

“鬼才”当然不是指“很有才能的鬼”

“鬼才”是指那些脑筋怪异,拥有别人没有的聪明的颇奇特的怪人。他们无论做什么,总能想出奇招且总能获得出人意料的让人满意的效果。例如唐中期一批诗人,包括韩愈孟郊李贺等,作诗不循常规,好标异立新、惊世骇俗、追求力度和意境,形成一个特殊的流派。其中尤其是李贺,风格诡怪奇谲,想象力丰富如天马行空,被古人称为诗中的“诗中鬼才”。

李贺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金铜仙人辞汉歌并序 ,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

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

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

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

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

渭城已远波声小。

李贺的诗才在于“融、变、情、空”四者交汇。融者,容纳世界的一切,触摸思想中,宇宙中的所有奥秘,好与坏,正与邪,虚与实的界限不复存在,最终吞吐天地,囊括宇宙;变者,在世间无常变化中看清千丝万缕,放下自己的执着和固有,当道德伦理统统放开,形散随意,神散随心,最终在无尽变幻中抓紧世间的脉搏,引领潮流;情者,当束缚不再存在时,自身所思所想化为长河流动,顺意释放才华,在才华中灌入自己的生命力,最终心有所归,创造风骚;空者,漠视世俗种种,思绪天马行空,手握干坤任意扩展,抛开顾忌率性而为,最终在平凡中提炼神韵,在虚无中凝练真实。

今天我还要说一位景德镇瓷雕大师“鬼才”皮六炎。

“鬼才”皮六炎有四鬼:脾性鬼,学艺鬼,点子鬼,作品鬼。

脾性鬼。皮六炎生在江西樟树市大鱼村的一个皮氏家里,小家伙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滴熘熘地转,特招人喜欢,皮父满心欢喜,找算命先生,即兴拍案赐名“六炎”。“皮六炎”虽难登高雅之堂,可日后成名,“皮六炎”三字却教人铭永难忘。

一天,香港有家大洗浴中心,需要一批“贵妃出浴”(瓷雕)作品,作品要求立意新奇,该公司李老板遍访港陆大地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有人向他举荐“景德镇皮六炎”。景德镇路上来了个长头发的中年人。李老板迎了上去。“师傅”你认识皮六炎吗?

“你找他有什么事?”李老板递上名片,说明来意,中年人笑着说:“我就是,你怎么找到我?”“‘皮六炎’这名怕全世界未必有第二个!” 100万多的业务就这样在笑谈中轻松谈妥了。脾性惯异的外在表现是行为怪诞

小时候皮六炎喜欢到处涂鸦,尤其酷爱玩泥巴,小伙伴喜欢舞枪弄枪,衣蔸糖果、弹弓,在河边掷瓦片打水漂,可皮六炎袋里总揣把小刀,独处在一边捣腾泥巴。有时将人家好端端地一块良田抠挖出许多小坑坑,坑洼边摆放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小泥人。有次一个农民到皮母处告状,结果可想而知,皮六炎除挨一顿皮肉之苦外,“塑具”也付之一炬。“塑具”烧了,可以再做,小竹片有的是,书上不也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只不过从此皮六炎的“创作”转入“地下”了。他每“创作”完后,便挖个坑,把工具藏起来,然后把农民的农田填平,可每次回来,浑身还是泥水。为此皮六炎不知挨过多少打骂,打骂之后,小家伙回来依旧是“泥人”,皮母实在说不了了,也就随他去,只是不给他新衣穿,皮六炎可不计较这些,破衣、烂衣、哥姐不穿的,他都穿。从无怨言,只要能遮羞,只要能让他玩泥巴。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到中国高薪聘请中国员工。江西省外贸公司与日签约后,聘请省城各大院校从事木雕、泥雕、美工方面的专家,迅速对一些高素质青年民工进行培训。员工出国后一个个被遣返回国,它们根本上不了操作台,外贸公司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正发愁,有人向公司举荐了皮六炎。面对四个月要向日本输送80多名熟练研修生的任务,皮六炎可谓受命于于危难之际。他一改原先教授们的做法,将教科书扔向垃圾箱,然后捏来只公鸡,一只活的一只杀了脱了毛的。在讲台上将两只公鸡展示给民工看,然后用粉笔在黑板上分解公鸡的结构,各部位大小比例,从不同角度看,不同角度画,再讲怎样泥塑雕刻,理论联系实际,完全从事基础教育,综合教育,力避理论上的空话、大话、套话,不到三个月80多个学员个个能熟练操作,刻、画、塑都有模有样。80多年研修生漂洋过海,再也没有一个因不能操作而揩掉,日本人对中国人竖起了大姆指,公司老板对皮六炎也竖起了大姆指。

在培训研修生期间,皮六炎给学员命题创作,题目是“醉汉”(泥塑),可谁好谁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都看皮六炎金口定论。谁知皮六炎说:“是驴是马牵出来熘熘”。学员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皮老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皮六炎吩咐学各自带上自己的作品爬上教室后山坡,然后命令学员将自己的作品从同一高度下滚,再领学生来到山脚下。“同学们,儒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思想精髓,儒家讲究圆润墩实和谐。一件好作品内容内涵可以夸张,但形式不能过份夸张,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不好,一件好作品从山上滚下来是不会有多少损坏的,剩下得越多越好,你们看吧!谁好谁歹?……”一堂别开生面的艺术课,使学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艺术的真谛。

学艺鬼  皮六炎是个美术多面手,他挥笔能画中国画、油画、水彩画、水粉画、素描、速写,提刀能做木雕、瓷雕、泥雕、徽雕、根雕、板画。然而他学艺的经历却是奇异的。他从画几十年,没读过正规艺术院校,用他的话说“艺术家之长都是我的老师,书本、生活、中华大地几千年的雕塑人物更是我的老师。”

皮六炎小时候随父母四处迁徙,居无定所,这样走南闯北倒给皮六为大开了眼界,为日后他的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在乡下,在破烂的老屋里,破旧的祠堂里,破败的庙宇里,经常可以看到皮六炎象精灵一样出没。有时他站在庙宇的某尊菩萨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潜心观察,仔细揣摩,整天沉默寡言,象着了魔似的,为此他还被奶奶拉去“扫过杀”。说是他撞见了老屋的鬼。可惜那些精美的文化遗产,那些几千年来积淀下来木雕、石雕、镂雕,在那动乱年代被破“四旧”砸掉了,皮六炎至今说起仍痛心疾首。

皮六炎观赏描摩的不仅仅是静物、动物和人体他同样也有兴趣。

有一次,一位姓张的未婚女子,红颜怒目找到皮母,说皮六炎不学好,到澡堂里直勾勾地看女人。12岁的男孩对女人会有什么兴趣呢?皮母纳闷,趁儿子不在家时,在儿子房里翻查“答案”,一折腾,从儿子床底下翻出一本厚厚的“人体素描大全(外国版)”书中有各种姿态的裸体女人,另有几张画纸,画纸上画有裸体女人,显然这是儿子的习作,习作笔法稚嫩,但总体看来,曲线柔和圆润,似水般流畅,结构比例和谐匀称。其中一张:眼大眸明,牙齿皓白整齐,鼻子竖直,颈脖顶长,胸凸腰细,臀部丰实圆滑……1974年,17岁的皮六炎高中毕业下放到江西省安义县园艺农场,一干就是5年,5年的历练,历练了皮六炎的人生,更历炼了皮六炎的艺术。一天皮六炎以一个知青为模特,暗地里捏出了个泥人——浓眉大眼,胡须拉茬;上身赤裸,块块肌肉隆起,条条筋脉突出,一个憨态可掬的壮实汉子,展现在知青面前,知青们乐了,都争做模特,索要“自己”的纪念品。有个活泼开朗的女知青刘霞也争着要做模特。捏雕女人?皮六炎起初很不愿意,可他实在扭不过人家的一次次乞求。捏毕,皮六把作品赠给刘霞。高高隆起的胸脯,丰腴圆润的臀部……把一个活力四射的青春少女所特有的柔美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1977年皮六炎参加了全国美术院校招生考试,当时安义县有50多人报考,监考老师看到皮六炎的考卷无不啧啧称赞,门外同伴也都说皮六炎考上美院没问题,散场后有同伴邀皮六炎钓鱼,第二天文化考试皮六炎浑然不知,他以为考美术不考文化,与同伴津津有味地钓鱼。这次与上艺校失之交臂。

皮六炎刚走上工作岗位,时逢改革开放,永修县各乡镇大办木雕,竹雕等工艺厂,皮六炎走南闯北,常常给一些工艺厂设计样品,做艺术顾问。皮六炎充实极了,其艺术才能也得以充分体现。永修县县政府、县文化局多次下文,为皮六炎增资,聘皮六炎为各工艺厂家艺术顾问,县文化馆艺术创作员,每年为皮六炎放假一月,说是皮六炎的“艺术创作月”,皮六炎为永修县文化馆争得了许多荣誉,同时也为各工艺厂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皮六炎肩扛钻头,衣揣雕刀,涉足销各地,这途中皮六炎汲取了充足的艺术营养。用他的话说:“钻头钻出了我坚实的艺术人生。”

点子鬼。“万物有灵收眼底,衣冠人物出手奇”皮六炎雕塑作品不仅点子鬼且多怪。一天,皮六炎工作之余与友人来到“柘林工艺品有限公司”。公司王老板怎么满脸愁云,面对一堆木杖发呆。堆放在墙角千多根木杖,清一色地都雕有一只黄色的中国龙,木杖下端裂口大开……这批木杖是欧洲市场退回来的,公司正面临吃国际官司,惨!不仅血本无归,还要赔人家的损失,公司举步维艰。皮六炎不急不忙说道:“你们的产品设计并没多大问题,但材质含水量高,出口由于时间的推移和湿度温度的变化,木杖自由会开裂,老人全身支撑会断会伤人……”皮六炎句句珠玑,正中要害,王老板眼睛一亮:“奇人,你说下去。”皮六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变造型——将一龙变九龙,将中国龙变欧洲龙;加说明——本木杖非金属器物,使用者不能全力支撑,含水量应有在85%至98%之间,否则可能会出现裂口;换包装——废除以往不透气的塑料装运,改用彩丝带捆绑。一千多根拐杖经皮六炎的“点化”,条条“画龙点睛”,“腾飞”于欧洲市场,为王老板挽回五十多万元经济损失,同时也打开了市场。

作品鬼。“五百罗汉”和“108将”系列微雕更是令人惊叹。“明朝奇巧人日王叔远,能以经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其情态”明未文人魏学洢对“奇巧人王叔远”推崇备致。王权远“径寸之木”,皮六炎1厘米之作,谁雕更“微”?不知古代与现代长度单位换算是否有异,按如今的换算法,论大小,王叔远的微雕是皮六炎的3.33倍。皮六炎又怎不感动世人?

1990年皮六炎怀揣微(瓷)雕“五百罗汉”(如其说“五百罗汉”倒不如说一把‘绿豆’”)到新加坡参展,展品一出手,立刻引起轰动,不到1厘米的五百个罗汉个个憨态可掬,尊尊神态各异,令世人大跌眼镜。展出不到三天参观者达3万人次,一时间周边的放大镜也成了紧缺货。新加坡各家报刊纷纷连载,有的整版,有的头条,电视台滚动播出。“皮六炎”声名大震。后某收藏家以每尊1000元收购这500罗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皮六炎最崇尚原生态自然美。皮六炎穿行于沟沟寨寨,常常会遇到奇异的古树根,怪木头,皮六炎就地取材,根据树根(木)的纹理走势略施刀法,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跃然在世人面前。双龙戏珠、麻姑献寿、八仙漂海、仙女散花……当地老百姓看之不禁目瞪口呆,纷纷领皮六炎到他们家山前屋后及柴堆里寻“宝”。

景德镇瓷质最好世人皆知;景德镇制瓷工艺最繁杂,要想作品更完美,艺术走向更高峰,只有扎根于具有千年制瓷文化的景德镇了。千年庆典的窑火仍在皮六炎心里燃烧,他舍不得离开景德镇,皮六炎象一匹驰聘的骏马,在景德镇陶瓷界游刃有余。

陶瓷工艺最为复杂的莫过于雕塑。首先泥塑成型难:瓷泥收缩不均匀会开裂;再上色釉难:各部位颜色各异,浓淡不一;烧制更难,作品厚薄不一,窑火温度不同,会产生窑变。

传统雕塑制作是:瓷土分块倒模,在各模块上上色釉,然后将各模块拼接成型(模胚内空、轻薄),成型后再在模面扫色(淡淡地上层色)然后低温焙烧……此等翻模雕塑沿袭千年,其优点,烧制成功率高、轻盈,成本低(可倒模反复生产),缺点是:线条简单,色泽晦涩,造型呆板。用皮六炎的话说:“板块拼奏的‘机器人‘表情呆滞,只能是平常百姓家的饰物,不能上上流社会的收藏架”。皮六炎要否定千年雕塑史,开创新纪元,要搞“原创雕塑”了,消息一传开,皮六炎立刻遭到馋言的围攻,有人说他“挑战千年雕塑史,自我苦吃”,也有好心人劝说“皮仔,你是来景德镇赚钱的,不是来搞科研的”

秉性孤傲的皮六炎全不理会这些,他主意定了,九头牛也拉不回。

原创雕塑是在一团瓷土上雕刻,上釉烧制。说是雕塑(倒模)难,原创雕塑更是难上加难。首先是瓷土硬的干涩容易开裂,软的重心下坠成不了型,在选瓷土上皮六炎就化费了一两年功夫,雕刻更要一气呵成,不然瓷土在自然干燥过程中收缩不均匀,这边雕那边裂,高温釉下运用更是难,不同层面不同线条上不同色釉,吹釉上色必须区别对待,速度快捷。皮六炎从事上釉这项试验就达上千次;最后是高温燃烧,仅管如此,过火前(因变裂)成型率也只有10%左右,过火时经过窑变,作品成功率仅30%,规格大于15尺寸的更是稀罕物,这些年来皮六炎也只烧制了几件《飞天》、《沉思》。如今,皮六炎在原创雕塑道路上迈步8年了,8年来他费了多少心血,谁能知晓?前3年就因此倾家断产,弹尽粮绝,差点干不成了,是景德镇的陶瓷家张文彬老师伸出了援手,给他提供试验场地。如今皮六炎成功了,他摘取了“原创雕塑第一人”的桂冠(新加坡报业称)填补了雕塑中的空白,他的原创作品墩实厚重,线条褶皱曲折细腻,深浅凹凸层次分明,重工加彩丰富多变,造型生动协调神形兼备,作品吸收了水墨画的意境,感染力极强。

皮六炎创作理念更“神”了,他大块拉胚,泥胚随意流动,手起手落之间,泥土定型了,在皮六炎眼里,泥土便有了生命,那定型是泥土的生命在定格,于是他便与“活物”对话,你是“飞天”,我不能把你刻成罗汉,你是山鬼我不能把你刻成达摩……然后根据泥土的走势动刀雕刻。因此皮六炎的原创作品没有两件相同的,个个是孤品,尊尊是极品。都说当年景德镇曾山东大师的“十八罗汉”打遍了景德镇的天下。皮六炎的原创作品现在是任何人很难克隆得出来。

皮六炎的雕塑作品在美国、法国、新加波,香港、上海等地展示引起了巨大反响。《人民画报》称其为“雕塑艺术鬼才”《新加波联合早报》专题采访,江西电视台专题报道……其作品《博》被美国某着名大学珍藏。《生命》、《启示》、《源》被大英博物收藏。粉彩,素胎《十八罗汉》被中国收藏家视为佛教雕塑不可多得的藏品。栩栩如生、神态迥异的水泊梁山好汉108将原创雕塑彩瓷正在申报吉尼斯记录……皮六炎的作品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皮六炎也想带徒,可这瓷雕要思维敏捷,成型雕塑、拉胚上釉等动作要一气呵成,没有几十年的艺术功底,根本上不了台面。这原创,这功底真是难找第二张“皮”了,再说,这原创工序繁造价高,本身也是赔本的买卖,怕是谁也不愿穿这张“皮”了。

人说景德镇藏龙卧虎。这话不假!

“鬼才”当然不是指“很有才能的鬼”

“鬼才”是指那些脑筋怪异,拥有别人没有的聪明的颇奇特的怪人。他们无论做什么,总能想出奇招且总能获得出人意料的让人满意的效果。例如唐中期一批诗人,包括韩愈孟郊李贺等,作诗不循常规,好标异立新、惊世骇俗、追求力度和意境,形成一个特殊的流派。其中尤其是李贺,风格诡怪奇谲,想象力丰富如天马行空,被古人称为诗中的“诗中鬼才”。

李贺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金铜仙人辞汉歌并序 ,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

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

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

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

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

渭城已远波声小。

李贺的诗才在于“融、变、情、空”四者交汇。融者,容纳世界的一切,触摸思想中,宇宙中的所有奥秘,好与坏,正与邪,虚与实的界限不复存在,最终吞吐天地,囊括宇宙;变者,在世间无常变化中看清千丝万缕,放下自己的执着和固有,当道德伦理统统放开,形散随意,神散随心,最终在无尽变幻中抓紧世间的脉搏,引领潮流;情者,当束缚不再存在时,自身所思所想化为长河流动,顺意释放才华,在才华中灌入自己的生命力,最终心有所归,创造风骚;空者,漠视世俗种种,思绪天马行空,手握干坤任意扩展,抛开顾忌率性而为,最终在平凡中提炼神韵,在虚无中凝练真实。

今天我还要说一位景德镇瓷雕大师“鬼才”皮六炎。

“鬼才”皮六炎有四鬼:脾性鬼,学艺鬼,点子鬼,作品鬼。

脾性鬼。皮六炎生在江西樟树市大鱼村的一个皮氏家里,小家伙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滴熘熘地转,特招人喜欢,皮父满心欢喜,找算命先生,即兴拍案赐名“六炎”。“皮六炎”虽难登高雅之堂,可日后成名,“皮六炎”三字却教人铭永难忘。

一天,香港有家大洗浴中心,需要一批“贵妃出浴”(瓷雕)作品,作品要求立意新奇,该公司李老板遍访港陆大地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有人向他举荐“景德镇皮六炎”。景德镇路上来了个长头发的中年人。李老板迎了上去。“师傅”你认识皮六炎吗?

“你找他有什么事?”李老板递上名片,说明来意,中年人笑着说:“我就是,你怎么找到我?”“‘皮六炎’这名怕全世界未必有第二个!” 100万多的业务就这样在笑谈中轻松谈妥了。脾性惯异的外在表现是行为怪诞

小时候皮六炎喜欢到处涂鸦,尤其酷爱玩泥巴,小伙伴喜欢舞枪弄枪,衣蔸糖果、弹弓,在河边掷瓦片打水漂,可皮六炎袋里总揣把小刀,独处在一边捣腾泥巴。有时将人家好端端地一块良田抠挖出许多小坑坑,坑洼边摆放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小泥人。有次一个农民到皮母处告状,结果可想而知,皮六炎除挨一顿皮肉之苦外,“塑具”也付之一炬。“塑具”烧了,可以再做,小竹片有的是,书上不也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只不过从此皮六炎的“创作”转入“地下”了。他每“创作”完后,便挖个坑,把工具藏起来,然后把农民的农田填平,可每次回来,浑身还是泥水。为此皮六炎不知挨过多少打骂,打骂之后,小家伙回来依旧是“泥人”,皮母实在说不了了,也就随他去,只是不给他新衣穿,皮六炎可不计较这些,破衣、烂衣、哥姐不穿的,他都穿。从无怨言,只要能遮羞,只要能让他玩泥巴。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到中国高薪聘请中国员工。江西省外贸公司与日签约后,聘请省城各大院校从事木雕、泥雕、美工方面的专家,迅速对一些高素质青年民工进行培训。员工出国后一个个被遣返回国,它们根本上不了操作台,外贸公司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正发愁,有人向公司举荐了皮六炎。面对四个月要向日本输送80多名熟练研修生的任务,皮六炎可谓受命于于危难之际。他一改原先教授们的做法,将教科书扔向垃圾箱,然后捏来只公鸡,一只活的一只杀了脱了毛的。在讲台上将两只公鸡展示给民工看,然后用粉笔在黑板上分解公鸡的结构,各部位大小比例,从不同角度看,不同角度画,再讲怎样泥塑雕刻,理论联系实际,完全从事基础教育,综合教育,力避理论上的空话、大话、套话,不到三个月80多个学员个个能熟练操作,刻、画、塑都有模有样。80多年研修生漂洋过海,再也没有一个因不能操作而揩掉,日本人对中国人竖起了大姆指,公司老板对皮六炎也竖起了大姆指。

在培训研修生期间,皮六炎给学员命题创作,题目是“醉汉”(泥塑),可谁好谁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都看皮六炎金口定论。谁知皮六炎说:“是驴是马牵出来熘熘”。学员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皮老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皮六炎吩咐学各自带上自己的作品爬上教室后山坡,然后命令学员将自己的作品从同一高度下滚,再领学生来到山脚下。“同学们,儒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思想精髓,儒家讲究圆润墩实和谐。一件好作品内容内涵可以夸张,但形式不能过份夸张,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不好,一件好作品从山上滚下来是不会有多少损坏的,剩下得越多越好,你们看吧!谁好谁歹?……”一堂别开生面的艺术课,使学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艺术的真谛。

学艺鬼  皮六炎是个美术多面手,他挥笔能画中国画、油画、水彩画、水粉画、素描、速写,提刀能做木雕、瓷雕、泥雕、徽雕、根雕、板画。然而他学艺的经历却是奇异的。他从画几十年,没读过正规艺术院校,用他的话说“艺术家之长都是我的老师,书本、生活、中华大地几千年的雕塑人物更是我的老师。”

皮六炎小时候随父母四处迁徙,居无定所,这样走南闯北倒给皮六为大开了眼界,为日后他的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在乡下,在破烂的老屋里,破旧的祠堂里,破败的庙宇里,经常可以看到皮六炎象精灵一样出没。有时他站在庙宇的某尊菩萨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潜心观察,仔细揣摩,整天沉默寡言,象着了魔似的,为此他还被奶奶拉去“扫过杀”。说是他撞见了老屋的鬼。可惜那些精美的文化遗产,那些几千年来积淀下来木雕、石雕、镂雕,在那动乱年代被破“四旧”砸掉了,皮六炎至今说起仍痛心疾首。

皮六炎观赏描摩的不仅仅是静物、动物和人体他同样也有兴趣。

有一次,一位姓张的未婚女子,红颜怒目找到皮母,说皮六炎不学好,到澡堂里直勾勾地看女人。12岁的男孩对女人会有什么兴趣呢?皮母纳闷,趁儿子不在家时,在儿子房里翻查“答案”,一折腾,从儿子床底下翻出一本厚厚的“人体素描大全(外国版)”书中有各种姿态的裸体女人,另有几张画纸,画纸上画有裸体女人,显然这是儿子的习作,习作笔法稚嫩,但总体看来,曲线柔和圆润,似水般流畅,结构比例和谐匀称。其中一张:眼大眸明,牙齿皓白整齐,鼻子竖直,颈脖顶长,胸凸腰细,臀部丰实圆滑……1974年,17岁的皮六炎高中毕业下放到江西省安义县园艺农场,一干就是5年,5年的历练,历练了皮六炎的人生,更历炼了皮六炎的艺术。一天皮六炎以一个知青为模特,暗地里捏出了个泥人——浓眉大眼,胡须拉茬;上身赤裸,块块肌肉隆起,条条筋脉突出,一个憨态可掬的壮实汉子,展现在知青面前,知青们乐了,都争做模特,索要“自己”的纪念品。有个活泼开朗的女知青刘霞也争着要做模特。捏雕女人?皮六炎起初很不愿意,可他实在扭不过人家的一次次乞求。捏毕,皮六把作品赠给刘霞。高高隆起的胸脯,丰腴圆润的臀部……把一个活力四射的青春少女所特有的柔美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1977年皮六炎参加了全国美术院校招生考试,当时安义县有50多人报考,监考老师看到皮六炎的考卷无不啧啧称赞,门外同伴也都说皮六炎考上美院没问题,散场后有同伴邀皮六炎钓鱼,第二天文化考试皮六炎浑然不知,他以为考美术不考文化,与同伴津津有味地钓鱼。这次与上艺校失之交臂。

皮六炎刚走上工作岗位,时逢改革开放,永修县各乡镇大办木雕,竹雕等工艺厂,皮六炎走南闯北,常常给一些工艺厂设计样品,做艺术顾问。皮六炎充实极了,其艺术才能也得以充分体现。永修县县政府、县文化局多次下文,为皮六炎增资,聘皮六炎为各工艺厂家艺术顾问,县文化馆艺术创作员,每年为皮六炎放假一月,说是皮六炎的“艺术创作月”,皮六炎为永修县文化馆争得了许多荣誉,同时也为各工艺厂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皮六炎肩扛钻头,衣揣雕刀,涉足销各地,这途中皮六炎汲取了充足的艺术营养。用他的话说:“钻头钻出了我坚实的艺术人生。”

点子鬼。“万物有灵收眼底,衣冠人物出手奇”皮六炎雕塑作品不仅点子鬼且多怪。一天,皮六炎工作之余与友人来到“柘林工艺品有限公司”。公司王老板怎么满脸愁云,面对一堆木杖发呆。堆放在墙角千多根木杖,清一色地都雕有一只黄色的中国龙,木杖下端裂口大开……这批木杖是欧洲市场退回来的,公司正面临吃国际官司,惨!不仅血本无归,还要赔人家的损失,公司举步维艰。皮六炎不急不忙说道:“你们的产品设计并没多大问题,但材质含水量高,出口由于时间的推移和湿度温度的变化,木杖自由会开裂,老人全身支撑会断会伤人……”皮六炎句句珠玑,正中要害,王老板眼睛一亮:“奇人,你说下去。”皮六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变造型——将一龙变九龙,将中国龙变欧洲龙;加说明——本木杖非金属器物,使用者不能全力支撑,含水量应有在85%至98%之间,否则可能会出现裂口;换包装——废除以往不透气的塑料装运,改用彩丝带捆绑。一千多根拐杖经皮六炎的“点化”,条条“画龙点睛”,“腾飞”于欧洲市场,为王老板挽回五十多万元经济损失,同时也打开了市场。

作品鬼。“五百罗汉”和“108将”系列微雕更是令人惊叹。“明朝奇巧人日王叔远,能以经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其情态”明未文人魏学洢对“奇巧人王叔远”推崇备致。王权远“径寸之木”,皮六炎1厘米之作,谁雕更“微”?不知古代与现代长度单位换算是否有异,按如今的换算法,论大小,王叔远的微雕是皮六炎的3.33倍。皮六炎又怎不感动世人?

1990年皮六炎怀揣微(瓷)雕“五百罗汉”(如其说“五百罗汉”倒不如说一把‘绿豆’”)到新加坡参展,展品一出手,立刻引起轰动,不到1厘米的五百个罗汉个个憨态可掬,尊尊神态各异,令世人大跌眼镜。展出不到三天参观者达3万人次,一时间周边的放大镜也成了紧缺货。新加坡各家报刊纷纷连载,有的整版,有的头条,电视台滚动播出。“皮六炎”声名大震。后某收藏家以每尊1000元收购这500罗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皮六炎最崇尚原生态自然美。皮六炎穿行于沟沟寨寨,常常会遇到奇异的古树根,怪木头,皮六炎就地取材,根据树根(木)的纹理走势略施刀法,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跃然在世人面前。双龙戏珠、麻姑献寿、八仙漂海、仙女散花……当地老百姓看之不禁目瞪口呆,纷纷领皮六炎到他们家山前屋后及柴堆里寻“宝”。

景德镇瓷质最好世人皆知;景德镇制瓷工艺最繁杂,要想作品更完美,艺术走向更高峰,只有扎根于具有千年制瓷文化的景德镇了。千年庆典的窑火仍在皮六炎心里燃烧,他舍不得离开景德镇,皮六炎象一匹驰聘的骏马,在景德镇陶瓷界游刃有余。

陶瓷工艺最为复杂的莫过于雕塑。首先泥塑成型难:瓷泥收缩不均匀会开裂;再上色釉难:各部位颜色各异,浓淡不一;烧制更难,作品厚薄不一,窑火温度不同,会产生窑变。

传统雕塑制作是:瓷土分块倒模,在各模块上上色釉,然后将各模块拼接成型(模胚内空、轻薄),成型后再在模面扫色(淡淡地上层色)然后低温焙烧……此等翻模雕塑沿袭千年,其优点,烧制成功率高、轻盈,成本低(可倒模反复生产),缺点是:线条简单,色泽晦涩,造型呆板。用皮六炎的话说:“板块拼奏的‘机器人‘表情呆滞,只能是平常百姓家的饰物,不能上上流社会的收藏架”。皮六炎要否定千年雕塑史,开创新纪元,要搞“原创雕塑”了,消息一传开,皮六炎立刻遭到馋言的围攻,有人说他“挑战千年雕塑史,自我苦吃”,也有好心人劝说“皮仔,你是来景德镇赚钱的,不是来搞科研的”

秉性孤傲的皮六炎全不理会这些,他主意定了,九头牛也拉不回。

原创雕塑是在一团瓷土上雕刻,上釉烧制。说是雕塑(倒模)难,原创雕塑更是难上加难。首先是瓷土硬的干涩容易开裂,软的重心下坠成不了型,在选瓷土上皮六炎就化费了一两年功夫,雕刻更要一气呵成,不然瓷土在自然干燥过程中收缩不均匀,这边雕那边裂,高温釉下运用更是难,不同层面不同线条上不同色釉,吹釉上色必须区别对待,速度快捷。皮六炎从事上釉这项试验就达上千次;最后是高温燃烧,仅管如此,过火前(因变裂)成型率也只有10%左右,过火时经过窑变,作品成功率仅30%,规格大于15尺寸的更是稀罕物,这些年来皮六炎也只烧制了几件《飞天》、《沉思》。如今,皮六炎在原创雕塑道路上迈步8年了,8年来他费了多少心血,谁能知晓?前3年就因此倾家断产,弹尽粮绝,差点干不成了,是景德镇的陶瓷家张文彬老师伸出了援手,给他提供试验场地。如今皮六炎成功了,他摘取了“原创雕塑第一人”的桂冠(新加坡报业称)填补了雕塑中的空白,他的原创作品墩实厚重,线条褶皱曲折细腻,深浅凹凸层次分明,重工加彩丰富多变,造型生动协调神形兼备,作品吸收了水墨画的意境,感染力极强。

皮六炎创作理念更“神”了,他大块拉胚,泥胚随意流动,手起手落之间,泥土定型了,在皮六炎眼里,泥土便有了生命,那定型是泥土的生命在定格,于是他便与“活物”对话,你是“飞天”,我不能把你刻成罗汉,你是山鬼我不能把你刻成达摩……然后根据泥土的走势动刀雕刻。因此皮六炎的原创作品没有两件相同的,个个是孤品,尊尊是极品。都说当年景德镇曾山东大师的“十八罗汉”打遍了景德镇的天下。皮六炎的原创作品现在是任何人很难克隆得出来。

皮六炎的雕塑作品在美国、法国、新加波,香港、上海等地展示引起了巨大反响。《人民画报》称其为“雕塑艺术鬼才”《新加波联合早报》专题采访,江西电视台专题报道……其作品《博》被美国某着名大学珍藏。《生命》、《启示》、《源》被大英博物收藏。粉彩,素胎《十八罗汉》被中国收藏家视为佛教雕塑不可多得的藏品。栩栩如生、神态迥异的水泊梁山好汉108将原创雕塑彩瓷正在申报吉尼斯记录……皮六炎的作品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皮六炎也想带徒,可这瓷雕要思维敏捷,成型雕塑、拉胚上釉等动作要一气呵成,没有几十年的艺术功底,根本上不了台面。这原创,这功底真是难找第二张“皮”了,再说,这原创工序繁造价高,本身也是赔本的买卖,怕是谁也不愿穿这张“皮”了。

人说景德镇藏龙卧虎。这话不假!

 

 

 

 

 

 

 

 

 

 

 

 

 

 

 

 

 

 

 

 

 

 

 

 

 

 

 

 

 

 

 

 

 

 

 

 

“鬼才”当然不是指“很有才能的鬼”

“鬼才”是指那些脑筋怪异,拥有别人没有的聪明的颇奇特的怪人。他们无论做什么,总能想出奇招且总能获得出人意料的让人满意的效果。例如唐中期一批诗人,包括韩愈孟郊李贺等,作诗不循常规,好标异立新、惊世骇俗、追求力度和意境,形成一个特殊的流派。其中尤其是李贺,风格诡怪奇谲,想象力丰富如天马行空,被古人称为诗中的“诗中鬼才”。

李贺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金铜仙人辞汉歌并序 ,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

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

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

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

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

渭城已远波声小。

李贺的诗才在于“融、变、情、空”四者交汇。融者,容纳世界的一切,触摸思想中,宇宙中的所有奥秘,好与坏,正与邪,虚与实的界限不复存在,最终吞吐天地,囊括宇宙;变者,在世间无常变化中看清千丝万缕,放下自己的执着和固有,当道德伦理统统放开,形散随意,神散随心,最终在无尽变幻中抓紧世间的脉搏,引领潮流;情者,当束缚不再存在时,自身所思所想化为长河流动,顺意释放才华,在才华中灌入自己的生命力,最终心有所归,创造风骚;空者,漠视世俗种种,思绪天马行空,手握干坤任意扩展,抛开顾忌率性而为,最终在平凡中提炼神韵,在虚无中凝练真实。

今天我还要说一位景德镇瓷雕大师“鬼才”皮六炎。

“鬼才”皮六炎有四鬼:脾性鬼,学艺鬼,点子鬼,作品鬼。

脾性鬼。皮六炎生在江西樟树市大鱼村的一个皮氏家里,小家伙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滴熘熘地转,特招人喜欢,皮父满心欢喜,找算命先生,即兴拍案赐名“六炎”。“皮六炎”虽难登高雅之堂,可日后成名,“皮六炎”三字却教人铭永难忘。

一天,香港有家大洗浴中心,需要一批“贵妃出浴”(瓷雕)作品,作品要求立意新奇,该公司李老板遍访港陆大地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有人向他举荐“景德镇皮六炎”。景德镇路上来了个长头发的中年人。李老板迎了上去。“师傅”你认识皮六炎吗?

“你找他有什么事?”李老板递上名片,说明来意,中年人笑着说:“我就是,你怎么找到我?”“‘皮六炎’这名怕全世界未必有第二个!” 100万多的业务就这样在笑谈中轻松谈妥了。脾性惯异的外在表现是行为怪诞

小时候皮六炎喜欢到处涂鸦,尤其酷爱玩泥巴,小伙伴喜欢舞枪弄枪,衣蔸糖果、弹弓,在河边掷瓦片打水漂,可皮六炎袋里总揣把小刀,独处在一边捣腾泥巴。有时将人家好端端地一块良田抠挖出许多小坑坑,坑洼边摆放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小泥人。有次一个农民到皮母处告状,结果可想而知,皮六炎除挨一顿皮肉之苦外,“塑具”也付之一炬。“塑具”烧了,可以再做,小竹片有的是,书上不也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只不过从此皮六炎的“创作”转入“地下”了。他每“创作”完后,便挖个坑,把工具藏起来,然后把农民的农田填平,可每次回来,浑身还是泥水。为此皮六炎不知挨过多少打骂,打骂之后,小家伙回来依旧是“泥人”,皮母实在说不了了,也就随他去,只是不给他新衣穿,皮六炎可不计较这些,破衣、烂衣、哥姐不穿的,他都穿。从无怨言,只要能遮羞,只要能让他玩泥巴。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到中国高薪聘请中国员工。江西省外贸公司与日签约后,聘请省城各大院校从事木雕、泥雕、美工方面的专家,迅速对一些高素质青年民工进行培训。员工出国后一个个被遣返回国,它们根本上不了操作台,外贸公司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正发愁,有人向公司举荐了皮六炎。面对四个月要向日本输送80多名熟练研修生的任务,皮六炎可谓受命于于危难之际。他一改原先教授们的做法,将教科书扔向垃圾箱,然后捏来只公鸡,一只活的一只杀了脱了毛的。在讲台上将两只公鸡展示给民工看,然后用粉笔在黑板上分解公鸡的结构,各部位大小比例,从不同角度看,不同角度画,再讲怎样泥塑雕刻,理论联系实际,完全从事基础教育,综合教育,力避理论上的空话、大话、套话,不到三个月80多个学员个个能熟练操作,刻、画、塑都有模有样。80多年研修生漂洋过海,再也没有一个因不能操作而揩掉,日本人对中国人竖起了大姆指,公司老板对皮六炎也竖起了大姆指。

在培训研修生期间,皮六炎给学员命题创作,题目是“醉汉”(泥塑),可谁好谁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都看皮六炎金口定论。谁知皮六炎说:“是驴是马牵出来熘熘”。学员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皮老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皮六炎吩咐学各自带上自己的作品爬上教室后山坡,然后命令学员将自己的作品从同一高度下滚,再领学生来到山脚下。“同学们,儒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思想精髓,儒家讲究圆润墩实和谐。一件好作品内容内涵可以夸张,但形式不能过份夸张,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不好,一件好作品从山上滚下来是不会有多少损坏的,剩下得越多越好,你们看吧!谁好谁歹?……”一堂别开生面的艺术课,使学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艺术的真谛。

学艺鬼  皮六炎是个美术多面手,他挥笔能画中国画、油画、水彩画、水粉画、素描、速写,提刀能做木雕、瓷雕、泥雕、徽雕、根雕、板画。然而他学艺的经历却是奇异的。他从画几十年,没读过正规艺术院校,用他的话说“艺术家之长都是我的老师,书本、生活、中华大地几千年的雕塑人物更是我的老师。”

皮六炎小时候随父母四处迁徙,居无定所,这样走南闯北倒给皮六为大开了眼界,为日后他的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在乡下,在破烂的老屋里,破旧的祠堂里,破败的庙宇里,经常可以看到皮六炎象精灵一样出没。有时他站在庙宇的某尊菩萨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潜心观察,仔细揣摩,整天沉默寡言,象着了魔似的,为此他还被奶奶拉去“扫过杀”。说是他撞见了老屋的鬼。可惜那些精美的文化遗产,那些几千年来积淀下来木雕、石雕、镂雕,在那动乱年代被破“四旧”砸掉了,皮六炎至今说起仍痛心疾首。

皮六炎观赏描摩的不仅仅是静物、动物和人体他同样也有兴趣。

有一次,一位姓张的未婚女子,红颜怒目找到皮母,说皮六炎不学好,到澡堂里直勾勾地看女人。12岁的男孩对女人会有什

交易评论

购买咨询

0条评论0位网友参与

我要留言

请您登录后再留言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暂无留言,做第一个留言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