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会员

四海名家
积分:1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专业 环境优美 赶超静笃斋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2年
  • 展厅面积:
    2000平米
  • 地  区:
    四川-成都-其他

分支机构

您所在的位置:四海名家>艺术家>艺术家详细页面
张大路

张大路 在艺搜查询

出生年份: 1951
籍    贯: 四川-成都

艺术简介

1951年生于四川新都。四川省美协会员,成都市美协、书协会员,新都画院副院长,四海画院加盟画家。其作品力图熔中西于一炉,铸中国画新的样式,无论花鸟、人物,构图新颖,设色鲜明,气韵生动,手法独到,既有传统笔墨功底,又有现代状物造型,且具有浓厚的唯美风格,配合其极具功夫的书法,给人以沁入心脾的美感,是一位有潜力的实力派艺术家。曾参加过国家级重大展览。并为出版社、博物馆等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中国拍卖》有专栏推介。

踏着美的弦律大步前行

―――张大路书画艺术赏析

四海画院院长、《四海名家》主编、作家、

资深收藏家、鉴赏家:李任仕

 

美,是艺术的真缔。真善美,是人类的普世价值。艺术一定要美,美术即美的艺术,理所当然更必须美。丑恶的东西,是绝不可称为艺术的,而只能是对艺术的亵渎。

这是著名画家张大路的基本创作理念,是其几十年艺术探索和创作的执著追求,也是我对张大路书画作品的强烈感受和基本认知,是我多年来一直喜欢收藏他的画作的冲动所在。

张大路,1951年出生于四川新都,曾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专业,受教于著名画家张晓刚、雷洪、冯星平诸先生,从事职业书画创作至今也已近40年。在四川画界,他远不如一些台面上的著名书画家那样知名和炙手可热。因为按照习惯思维,他只是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省美协会员,成都市书协会员,虽然头上还顶着四川省民进书画院国画艺委会主仼、成都市民进画院副院长、四海画院副秘书长、新都区美协副主席、新都画院副院长、成都市成华区美协副主席、成都市花鸟画会委员等桂冠,但毕竟在中国美协名单上还榜上无名。而在现今社会,只有中美协、中书协会员才是更过硬的牌子。

然而,我却认为,他的画作,其水平,其品位,其个性、特色,决不亚于不少具有中国美协会员头衔的书画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这也不仅是我的看法,而是不少书画界同道,包括一些书画名家的看法,也是不少爱家和资深收藏家的看法。我的朋友、中国著名花鸟画家、中国美协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大写意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当代花鸟画》(大型学术性双月刊)主编、曾任第十二、十三、十四届“当代中国花鸟画展评委兼学术主持”的颜泉先生,在一次画展上看到张大路的几幅作品,就对之赞赏有加。就在同一展览上,好些来自各地的藏家对张大路画作的关注,也远胜于一些名头对他大的画家。这又印证了一个民间广为流传的说法,比如鉴定,他些几十年泡在古玩市场的玩家,就比不少“专家”懂行得多、识货得多。

张大路有比较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和绘画功底,且极其才气,有非常的艺术感悟力、创新精神和创作能力。他书、画兼善,画路宽广,尤精花鸟、人物,有自已独特的绘画语言的艺术个性风格,自成一格。其艺术追求唯美,着力表现内心对真善美的追求。其作品善把传统笔墨功底同现代状物造型,包括西画技法、色彩镕于一炉,融会贯通,构图精妙,墨彩斑斓,意随心至,气韵生动,化俗为雅,蕴含新意。经过近40年创作、探索,其画作已经形成花鸟、人物和西部风情三大系列。其花鸟多姿多彩,艳而不俗,格调高雅。其人物则同花鸟情景交融,精心地以花鸟衬托人物,烘托其内心世界,表过诗化的意境。其西部风情画则专注于生动、传神地反映川西民俗风情,极具生活趣味。由于其唐诗功底较深,书法亦精到飘逸,其古典诗意画更别有一番情趣、风味。观其画,花美逼人,人美如花,每一幅都充满了美的弦律和情韵,充满了浓浓的巴蜀味道和生活气息,给人以浸入心脾的美的享受,给人以十分亲切的、愿意同其亲近的冲动,无论高雅之士亦或普通大众,都会从内心喜欢、欣赏,故是一位极具发展和增值潜力的实力派画家。中国著名花鸟画家颜泉及众多书画名家和书画经济人、收藏家,都对其作倍加赞赏。

由于张大路艺术水平高且独具个性,自成一格,而目前价位不高,市场看好,故其作品极具收藏价值。

以我观察,在中国书画市场,除多数投资型藏家,其眼光主要盯在大家、名家(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不会亏本)外,真正的、或比较纯粹的藏家,都更看重作品是否有水平、有品位、有个性艺术特色;而书画经纪人则尤看重买家、包括大众买家是否喜欢?销路是否好?像张大路这样的作品,专家看好,藏家看好,经纪人也看好,应该说应该说,肯定是因为他的作品既有较高的专业水准,又有,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而这种共赏,就都统一其美中。他用内之于外化于其画作中的真善美,征服了所有这些雅俗中的人。我曾断言,高居于艺术殿堂之上的中国书画只有走入大众生活,才有其真正兴旺发达的基础。当然这并不要求、也不应要求所有中国书画种都走向大众,但却必然会有一些走向大众。这也不是中国书画走向衰落和媚俗,更不是行画盛行,而是中国书画的一支变革,而且是有益和有意义的变革。笔墨当随时代,时代也需要这样的变革。而引领这种变革的,不是让大众买得起的商品画乃至假画,而是有很高艺术水准、大众又买得起;既继承了深厚的中国书画艺术的传统,又随时代发展需要而具有现代精神和风格的别具一格的创新画。张大路的画,可以说也是这样的画,因此也就具有生命力。

当然,也必然还有其他一些、乃至比此更引人震撼的、引领这种发展方向的创新。时代不同了。在这种创造、创新深入人心的时代,画家队伍远不像六七十年前乃至一百年、几百上千年前那样寥若星辰,就像什么怪异都可能发生一样,什么样的奇迹也都可能发生。

 

                                         2015-11-20于锦城聚园淡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