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天星艺术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8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3年
  • 展厅面积:
    200平米
  • 地  区:
    上海-静安
您所在的位置:天星艺术空间>展览>展览详情

默想——贺春业水墨作品展

展览介绍

   在爱中宁静

文/范学德(作家,现居芝加哥)

 

十一月初从芝加哥到北京,行程太紧,到要离开的那个上午才有时间去见贺春业兄,这还是因为他家就在去机场的路上。等到跟他在机场再见的时候我竟然有了些后怕,亏得去了一趟贺家,不然,亏大发了。下次回国一定再见。

兄弟相见就不必说了,最令我激动的就是看到了贺兄创作的一批国画。

到他家前贺兄就告诉我,说他创作了一些水墨画。我还纳闷,他以前不是画这个的啊,怎么转行了。再说了,中国国画都烂成什么样了,他居然敢趟这趟浑水。我没看好,心想,贺兄是闲了,玩玩票而已。

到北京那几天够忙、够乱,心都快入乡随俗——浮躁了。又加上要赶飞机,我真的静不下心来。怎么也没想到,第一眼看到了贺兄的画,我就被吸引住了,我慢慢地看,一幅又一幅地看,看过了,回头再看,走到画前看,退到屋内最远的地方甚至上到楼上往下看,看着看着,我的心静了,越来越宁静,一种喜悦溢满了宁静的心。

梵高(文森)和他的弟弟提奥相继过世后。提奥的妻子约翰娜阅读了梵高写给提奥的大量信件,她告诉朋友说:“文森的信帮助我承受生活中的无常,让我能够心平气和地接纳自己,让我体会到什么是‘安宁',文森和提奥两个人都认为这是心灵的最高境界。从读信的那年冬天起,我虽然还是孤单,但是我找到了安宁。”(注1)

贺春业水墨画最大的特点就是宁静或者说安宁,用现在一个流行词来说,就是静美。但这静美之静非不动也,而是画面上各个不同的部分达到了内在的和谐,而这和谐则是从画家的心里流出来的。

粗看贺兄的画几乎是单色,或两三种颜色,或黑,或灰,或橘黄,或水绿,或深蓝,淡蓝。粗一看,整个画面就是这一色,从上流到下,或者从东流到西,似乎极其简单。但近前细细地看,在这一色中就有了许多的变化,色与色之间的过渡几乎不可见,而节奏,也慢得出奇,就这样,浑然成为一体,而万千气象全蕴育其中,正所谓静水深流。拿什么来比喻这静呢?就像你在高山雪原上看到一个小湖或者大湖,没有受到人的污染,恰巧那一日风停了,水平如镜,这镜中之静,正是万千不同的水波达到了和谐。

古人评画第一就在“气韵生动”,在贺春业的画中,这气韵之气,就是一个静气。

静美之静并不仅仅在于和谐,也在于纯净,干净。只有纯净之静,才是事物回到了它的本来面目,初始的状态。看贺兄的画作时我就不断地为他点赞,一再说,干净,真干净。几乎没有什么杂色,线条也没有什么怪异、奇异、特异,从上到下,里里外外,甚至可以说从开始到结束,它就是它本来的那个样子,始终一贯,是它之所是,是谓纯。

我跟贺兄说,我在你的画中看到了结构。我们聊到了塞尚,我们俩人都喜欢塞尚。贺兄在画中力图抓住一种大结构。几条横线,竖线,横是横,竖是竖,平则平矣,直则直矣,几乎无圆形,连弯,也是慢慢地转,这就凸显了一种由结构而造成的大气。静者,大也,这大就在于它的结构是简简单单的,又是实实在在的。

画也像文章一样,如其人吧。我在看贺兄的画时就想,他贯注在画中的静气到底在哪里?我想,就是因为他与上帝和好了吧。因着这和好,深知自己被爱着,这至大至纯的爱,使他的心安宁了。正如奥古斯丁所说,主啊,我们的心如果不安息在你的怀中,便不会安宁。

当然,虽然是外行,我还是跟贺兄坦诚地谈了自己的批评意见,最主要的就是在那些浅色的作品中,他画的蜻蜓或小鱼的颜色重了一些,太显眼,影响了整个画面的和谐。还有他那个小印章如果用淡色而不用红色,也许会更好一些。至于借绢纸的纹理,再推进色块微小的变化,这就有待于他的新探索了。

 

注1,转引自临风著《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第 285页